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毒妇重生向善记 > 第308章 番外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8章 番外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耶律瑾刮了面理了发泡了澡换了身新衣裳,衣上熏了淡香,清新雅致的味道,他站在铜镜前半晌,有些恍惚。

    寝宫内,花吟与昭儿相处融洽,宫外里三层外三层重兵把守,耶律瑾隔着窗棂在外头站了许久,一时竟有些情怯难行。室内花吟手上缠了红绳,正教昭儿翻花,昭儿专心致志学的认真,翻来翻去也就那几个花样,昭儿渐渐上了手,花吟忍不住夸道:“昭儿你好聪明。”昭儿甜甜笑,“是娘教的好。”圆圆的眼睛,满满的孺慕之情,花吟对这声娘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斜阳透过窗棂照在室内的地面上,斑驳光影,一大一小俩个身影偎依在一处,浅笑安然,岁月静好,耶律瑾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生怕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他思到极致的幻影。

    室内,昭儿犹犹豫豫的又开口了,“你真的是我娘吗?”

    花吟摸摸她的头,“不知道呀。”

    昭儿不干了,“那我叫你娘你为什么答应?”

    花吟歪头看她,“因为我答应了你开心啊,反正我也不吃亏。”

    昭儿嘟嘴,“我看你也不像我娘,你看上去只有十几岁!”乌丸娟娟的娘就是一个胖乎乎的妇人啊,她身体软软的暖暖的,那才是娘该有的感觉嘛。

    花吟转而去拿桌上的果子吃。

    昭儿又恼,“你刚才还拿我威胁我父王,我娘是天底下最最好的人,她怎么会舍得伤害我!”

    花吟想解释之前那个她不是她,又怕解释不清楚,眼珠子转了转,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虽然不可能是母女,但一定还有其他关系,我们这么像。”

    昭儿猛点头。

    花吟又说:“你说啊,会不会是咱们的娘先跟了我爹生了我,然后又跟了你爹生了你,所以咱们算是同母异父的亲姐妹?”

    昭儿顿住。

    耶律瑾听不下去了,推门进来。

    里头的俩人又同时愣住。

    许久未以这样的面目示人,耶律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说:“别胡说八道,你生了昭儿,昭儿确确实实是咱们的女儿。”

    花吟唔唔点头,又往嘴里巴拉了一口酥糖,含糊不清道:“虽然我不大清楚,不过你回头可以问问其他几个。”

    耶律瑾不明所以,也未往心里去,走了过去,将昭儿抱在怀里,含笑看向花吟,“你只是将前事忘了,不着急,会慢慢想起来的,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昭儿这才恍然回神,大叫一声,“啊!你是我父王么?你真的是我父王么?”

    耶律瑾被这一声喊,又不好意思了,“父王这样不好么?”

    “太好!太好看了!昭儿竟不知父王这样好看!”昭儿丝毫不吝赞美之词,情绪很是激动。

    花吟闷闷的来了句,“也就一般吧,毕竟岁数也大了。”

    耶律瑾突然觉得,方才那胡子白刮了。

    太后初见花吟,悲喜交加,眼泪流了一箩筐,相处半个时辰后,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倒也天真烂漫。”

    彼时花吟吃了满嘴的东西,口渴不行,一口牛饮了太后喝剩的半杯浓茶,咽了半口,又吐了满地,“好苦。”人家只喜欢吃甜的。

    耶律瑾怜爱的扯出她塞在袖子里的帕子擦了她的嘴,说:“不喜欢?换果汁吧。”

    花吟眨眨眼睛,“嗯,谢谢昭儿爹。”

    耶律瑾无力纠正,随她吧。

    太后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说:“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比什么都好,只是儿啦,你问过那个幽冥子了吗?她这样子能治好吗?”

    幽冥子?也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他那个好徒弟趁乱跑了。

    耶律瑾柔和一笑,也不言语,只双目含笑的盯着花吟看,不管如何,她终究回到了他身边不是么?不论是何种模样,即便她现在心性犹如孩童,他无法再同成年人那般,与她心有灵犀,推心置腹,但他爱她,大不了男女之爱转换成父女之情,他会#宠#她一辈子,像#宠#爱昭儿那样。

    太后冷静过后又忧心忡忡道:“可是王上,你真的确定她就是满满吗?她现在这样貌看上去也不过十五六,可仔细算起来,满满也该二十七八了啊。”

    耶律瑾盯住花吟的眼,笑意更深,“满满就是满满,孤又怎会弄错。”

    太后尤自不信的样子,耶律瑾无奈,说:“幽冥子不会拿这事诓孤,他没活的不耐烦到那种程度,”言毕,心念一动,“母后,你可还记得这个……”

    花吟就在耶律瑾身侧,他伸手过去,直接掀开她领口一角,露出锁骨一片,那下头赫然印着“瑾”字。

    那样的触目惊心,耶律瑾亦是心中一痛,一时竟忘记拿开手。却不知原本正往嘴里塞东西的人,眸色骤然一变,眼睛眨了眨,反手就给了耶律瑾一个大耳刮子。

    这一耳光甩的响亮,不仅将耶律瑾打傻了,在场所有人都被她给吓懵了。

    花吟面色一沉,眸中喷火,瞪着耶律瑾的眼神,几乎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娘,你怎么打父王啊?”昭儿最先反应过来。

    花吟一个眼刀子甩过去,“再废话连你一起打!”

    昭儿嘴唇颤了颤,想哭。

    花吟却一拢衣裳,走了。

    耶律瑾呆了会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安抚昭儿的情绪,大步追了出去。

    才一转眼功夫,花吟就跑的没影了,宫人不敢拦,都跟后面小跑着,那浩浩荡荡一大阵,耶律瑾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正要相问,花吟回身就踹了他一脚。

    耶律瑾生受了,好言道:“满满,你这是怎么了?”

    花吟一脸不耐烦,根本不同他说话,对他又抓又挠又踹又咬,十八般武艺用尽。

    耶律瑾从来没对付过这样的女人,起先还有些手忙脚乱,顾头不顾尾,脸被抓了几道口子,胳膊被咬了,某处不可描述的部位还挨了一脚,幸好不重。后来他直接将她缚住手脚,总算制住,人也被她折腾的狼狈不堪。

    送回乾坤殿后,耶律瑾又不能一直抓住她不放,况且她一直动来动去没完,他到底心软怕她弄伤自己,更舍不得用绳索捆住她,只一声声叮嘱,“我放开你,你不要乱跑了啊,好吧?别乱跑,乖啊。”

    松了手,好了,不跑了,她开始暴走,见人就打,见东西就摔。

    耶律瑾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乾坤殿被她砸了个稀巴烂,还要跟着后头护着,防止飞溅的瓷器木屑伤了她。

    然后她就点了火折子,要火烧乾坤殿了,耶律瑾不能再坐视不理了,拉住她的手,说:“不能烧。”

    花吟就慢慢的,慢慢的蹲下,将火折子对准了他的衣袍下摆。

    一直折腾到天黑,大概是力竭了,花吟一个踉跄,耶律瑾自她身后扶住她,就见她双目紧闭,昏睡了过去。

    耶律瑾抱住她,急招太医查看,诊了半天,一个个眉头深锁,直言娘娘体内气血翻涌,不似常人,又验出她体内仿似有成百上千种毒物彼此冲击,这些毒物相生相克,时强时弱。太医大胆揣测大抵也是因为这些毒物作怪,导致娘娘性情不稳。

    耶律瑾听的面色阴冷,咬牙切齿,这幽冥子真的拿花吟做药人了,他真敢!

    **

    耶律瑾守了花吟一夜,天快亮时,整个人困的就有些昏昏沉沉,突然耳尖一动,就听一声极弱极压抑的哭声,耶律瑾突然就惊醒了,左右看了眼,掀开被子,就见里头的人眼睛哭的通红。

    耶律瑾心内又痛又不忍,又不敢靠的太紧招她厌烦,只放低了声音,问,“你怎么了?”

    花吟嘤嘤嘤哭个不停,说:“对不起,呜呜呜……”

    耶律瑾柔柔的看着她,“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花吟:“呜呜呜……像我这种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还是让我死了好了,”言毕,一咕噜翻下床就要撞墙自杀。

    于是这一天又在花吟的痛哭忏悔和各种手段尽出的自杀中度过。

    当夜,耶律瑾再也没气力守着她不睡了,但也不敢让她离了自己的视线,于是五年来第一次没有陪昭儿睡,而是拥着她歇下了。

    昭儿不高兴,跟旭王子抱怨,“我父王怎么那样啊?要了娘就不要昭儿了。”

    旭王子:“……”

    昭儿踹了他一脚,“我说话你怎么不回答?”

    旭王子想了想,“别人家都是爹和娘在一起睡啊。”

    昭儿沉默了会,说:“那你说从今后我就要一个人睡了?”

    旭王子又想了想,点点头,“不过我听说只有爹和娘睡在一张床上,才能有小孩,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弟弟妹妹吗?”

    昭儿半信半疑,说:“旭哥哥没骗我?”

    旭王子迟疑了。

    昭儿说:“那好,我信你了,要是我娘不给我生弟弟妹妹,你就生一个给我玩!”

    旭王子说:“我不会生!”

    昭儿大怒,“不会生也要生!”

    旭王子怂了。

    **

    耶律瑾被折腾了两天一夜,次日也未准时起床早朝,众大臣表示十分的非常的理解,陛下寻回了娘娘,造人重要,造人重要啊!

    花吟捏着额头坐起身,就看到身侧躺了个男人,偏头一瞧,嗨,长的还挺好看,不过为什么和她睡在一起?

    她很冷静,开始慢条斯理的动了动身子,查看是否有任何不适。

    然后她推了推耶律瑾。

    耶律瑾也差不多要醒了,他微微眯眼,见晨光下她的脸美的炫目,他有些恍惚,也很满足,笑容尚未散开,花吟拧眉瞪他,“你昨晚把我给睡了?”

    声音冷静淡定,耶律瑾这才清醒了几分,有些不确定,“满满?”

    “不是,”花吟回的很快,又说:“你可以叫我小四。”

    耶律瑾:“……”

    花吟说:“我的那个蠢货师父按照我心性的不同类型,给我们取的代号。”

    耶律瑾暗道:这个终于可以好好沟通说话了?正要开口相问。

    花吟说:“起来吧?我饿了。”

    耶律瑾应声起床,花吟的目光在他身上看了一遍,内外衣穿着整齐,嗯嗯,继而又面无表情道:“哦,原来你昨晚没睡我。”

    耶律瑾:“……”

    二人才洗漱完毕,昭儿就小喜鹊般欢快的跑来了。

    “父王,昨晚昭儿睡的好迟好迟,你不陪昭儿,昭儿都睡不好。”昭儿撒娇道。

    耶律瑾心内一阵愧疚,抱住她亲了亲脸。

    花吟冷眼旁观,想说几句,又生生忍住了。

    早膳盛了上来,昭儿也不动筷子,就坐在小椅子上说说笑笑,耶律瑾跟往常一般,自己先不吃,而是一勺勺的喂她。父女二人默契十足,昭儿都不用说的,只一个眼神,耶律瑾就将她想吃的东西送到她嘴里。

    “啪”

    父女二人怔住,齐齐看向花吟,就见她搁了筷子。

    盯……

    盯……

    耶律瑾不知她这又是怎么了?不着痕迹的将昭儿护住,就怕她突然又暴走了。

    “她自己不会吃么?”花吟指指昭儿,面容冷肃又正经。

    耶律瑾说:“会吃,就是不喂的话吃的不多,我怕她饿着。”声音怎么听着有些弱呢?

    “让她自己吃!”

    “慢慢来吧。”

    花吟瞪。

    昭儿不爽了,“你前几天也叫爹爹喂了,你怎么好意思说我!”

    花吟面上一颤,不忍回首的样子,“不要和我提那几个蠢货!”

    昭儿嘟嘴,“你不是我娘,我娘才不会这么对我!你一定是坏人假扮的!”言毕自桌肚底下踢了花吟一脚。

    耶律瑾察觉了,略略斥责道:“昭儿,不许对你娘无礼!”

    昭儿一下子就委屈了,“父王不好,父王有了这个娘就不要昭儿了,父王昨晚都不陪昭儿睡了,现在又骂昭儿,呜呜……”

    耶律瑾一下子就心疼的不行,展开怀抱就要抱她。

    花吟噌地就火了,一把拽开耶律瑾,隔在父女二人中间。

    昭儿原本就在假哭,事发突然,反瞪大了眼看花吟,一双大眼睛又圆又亮。

    耶律瑾被花吟挡在身后,原本多精明的一个人啊,在涉及到女儿的问题上,习惯使然,只有爱护、纵容,没有原则的。他说:“昭儿还小,你别跟她……”

    花吟回转头瞪他,“你说这孩子管我叫娘?”

    耶律瑾:“是啊!”

    花吟:“那这么说这孩子我也有份啰,那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她?”

    耶律瑾摊手,当然。

    于是乎,最终,昭儿默默的拿起了碗筷,敢怒不敢言。

    吃过饭,昭儿就走了。

    哼,亲娘跟后娘一样,这地方没法待了!

    撤了膳食,上了热茶,花吟端着架子开始和耶律瑾讲道理,“孩子被你惯的太厉害了,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会害了孩子……”

    耶律瑾双眸含笑的看着她,连连附和,“是,是,是,孩子娘说的是。”

    花吟紧接着又道:“虽然孩子不是我生的……”

    耶律瑾:“……”

    花吟:“但应该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所以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耶律瑾:“……”

    花吟:“我这几日也算是回过味来了,我师父大概是嫌弃那几个蠢货,连带着把我也嫌弃了,他走的那样匆忙,丢垃圾一样的扔下我,我也是有自尊的,啊,虽然我是被连累的。但他都这样对我了,我要是再巴巴的回去就没意思了,既然你说了那孩子是我这个身体和你生的,那我就勉为其难住下来吧。”

    耶律瑾大喜,呃,虽然这话听着十分的极其的古怪。

    花吟抿了口茶,继续道:“但是有些话我必须和你说清楚,虽然你长的还不错吧,但是毕竟我和你没有接触过,要我从今后服侍你和你同床共枕,那是没门的。当然,孩子都已经生了,我也不是那种迂腐矫情之人,咱们先相处相处,若是将来生了感情再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不过这之前,请你尊重我。啊,虽然相夫这一条暂时我是做不到了,但教子我还是非常愿意亲力亲为的,毕竟,我现在吃你的住你的,总也要做点事。况且,昭儿那孩子真的非常聪明,若是再在你手里教下去,我看就废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有我一半血液的生命就这样被你捧杀了。我的一番忧虑你要理解,夫妻间教导孩子,最忌讳一个打一个拦了,你要和我一条心。”抬眼看他。

    耶律瑾赶紧表态,“孩子娘说的是。”

    “嗯,”花吟点头,“那么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耶律瑾终于问出心中疑虑,“你们到底有几个?”

    花吟捏了捏额角,一脸难以启齿的样子,“其实吧,我也没和她们几个打过交道,但是我听幽冥子和流风说过……”得,这位冷静自持又自诩为充满智慧的,角色转变的倒快,知道被丢弃后,连师父师兄也不叫了。

    “……说是他们按照我初初醒来的心性特点给我们按照数字排了名字,大概有七个吧?前天那个暴力狂,昨天那个爱哭鬼,哦,你最先遇到的那个弱智(明明人家只是心里年龄小好不好)……”突然就不想讲了。

    “还有呢?”

    花吟盯住他看,说:“其实她们都不是重点啦,你只要记住我就行了,那些蠢货你记她们作甚?”一脸嫌弃。

    耶律瑾沉吟,念头一闪,说:“你怎么昨天前天的事都记得?”

    花吟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瞪着他,“不然呢?我只是偶尔神志错乱,我又没有失忆!”

    耶律瑾:“那你记得我是谁?”

    花吟:“当然!”她一撩开衣领,露出那个“瑾”字,鄙视道:“这是你烙下的?哼,睿智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还是心理变态啊?真不知当初是看上你哪儿了?哎,该不会你是强了我这身子才生了那孩子吧?”花吟越说越离谱,俩眼闪着激动的幽幽火光。

    耶律瑾明白了,幽冥子倒也不是完全骗了他,花吟确确实实是前事尽忘了,而她现在保存的记忆只是醒来之后的一年时间之内的所有记忆,虽然她的人格在无规律的变化来去,但记忆却是连贯的。

    就这样耶律瑾和这个自诩智慧超凡的花吟相安无事的相处几日后,除了每天被鄙视智商有些糟心外,其余时候倒也开心非常。突然有一天,她开始不说话了,一头扎进太医署,淡漠着一张脸,不停的做事。耶律瑾先是吃了一惊,还当自己哪里做错了,跟着后头哄了半天,也没见她搭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这是又壳子不换换了芯了?

    倒是昭儿开心的不行,这几日她都快被管疯啦。一朝得了自由,欢天喜地!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父王只陪着她的那个娘,夜里都不哄她睡觉了,昭儿也半句怨言都没有,甚至还热烈鼓掌,呜呜……那几日那个凶巴巴又啰嗦的娘就没什么不管的,就连睡觉的时间和姿势都得管,苦得她!

    耶律瑾原本在批奏折,花吟在他边上安安静静的写书,耶律瑾看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劝她早点歇着,刚到她身后站住,低下头,才轻轻开口说了一个字,“早……”

    “嘭!”毫无预兆的,花吟反手给了他一拳头,正中鼻梁骨,又准又狠。

    呃,俩注鼻血喷涌而下。

    耶律瑾用手背擦了下,在花吟拿起自己辛辛苦苦写了好几天的手稿正要对着烛火点燃时,他迅捷出手点了她的睡穴,让她安安稳稳的睡了。

    之前小四告诫过他,如果暴力狂出现,不用纵着她打砸,否则她耗费体力过度,连累的这具身体会非常非常累,二个,暴力过后干了坏事,那个爱哭的一准会出现,因为愧疚呗,然后又要死要活一番折腾。

    耶律瑾抱着她上了床,将她脱了鞋袜,这才叫宫人打了热水,亲自将她的手脚身子都给擦洗了遍,这才擦了自己面上的血迹,宫人们忍了半天,好不容易退出去,才噗嗤噗嗤笑了起来,他们的王,多凶残的一个人啊,现在被欺负的好惨啊!

    耶律瑾躺在床上,看着她柔和的睡颜,忍不住摩挲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最终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吻的深了,身子就有些异样了,他心中暗惊,慌忙止住。

    现在的她与他来说,更像个孩子,对一个孩子行那等事,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没关系,他可以等,等多久他都能忍住。

    空寂许久的心因为她而填满,他怎敢奢求太多。

    夜半,耶律瑾正睡的熟,脸上有些湿湿的痒痒的,难道下雨了?

    不对啊。

    心思一转,就醒了,睁眼就见花吟半撑起身子,俯身看他,面上都是泪。

    大殿内燃着烛火,虽然隔着帷幔,但她的脸隐约还是看得见的,神情哀戚,满眼眷念。

    耶律瑾有些头疼,看来那个“好哭鬼”还是出现了啊。

    他起身,生怕她又要寻死觅活,展臂将她搂在怀里固定住,温言相劝,“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流了俩管鼻血而已,我血多。”

    花吟的头埋在他胸口,抽噎的更厉害了。

    耶律瑾将她揉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发顶。

    她哭了一阵,好歹缓和了情绪,从他怀里抬起头。

    耶律瑾看着她雾蒙蒙的眼,有种想吻去她泪痕的冲动,还是忍住了,哪料她突然捧住他的脸,吻住他的唇。

    耶律瑾愣了片刻,贪婪的与她的唇舌纠#缠起来,不过很快又放开她,“乖了,早些睡吧。”她拍她的后背,有轻又慢,打着拍子,以往哄昭儿养成了习惯。

    怀中的人儿又哭又笑的“噗嗤”了声。

    耶律瑾暗自犯嘀咕,这次情绪还转换的真快。

    “怀瑾,是我。”她柔声道。

    “嗯,”他应了声,呼了一口气,心尖儿狠狠一颤,难以置信,僵硬了表情,低低的,试探着问,“小狸?”她乌溜溜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又叫他想起了,他早已舍弃许久不用的爱称。

    “是我,”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重新扑进他的怀里,连声道:“是我,是我,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好想你!”

    他抱紧她,千言万语,难以尽述,只有紧紧的紧紧的抱紧她,心内一热,眼眶也湿润了,他低头,吻住她的唇,许久不曾放开,直到气喘吁吁,呼吸都快停止了,他已将她压#在身下,俯身看她,细细描摹着她的眉眼,他说:“真的是你么?真的是你么?满满?小狸?花吟?”

    她带着哭腔,“是我,是我。对不起,我这段时间蠢的要死吧?你可嫌弃我了?”

    “傻瓜!“他刮她的鼻子,眼泪砸在她脸上,“我只怕我不够爱你,你又要从我身边消失。小狸,我能再看到你,哪怕叫我减寿二十年,三十年,就算是明天就死去,我也死而无憾了。”

    花吟仰面咬住他的唇,不叫他乱说,吻了片刻,方说:“不分开了,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

    “不分开,”他低下头吻她的眉,吻她的眼,吻她的鼻尖,最后复又纠#缠住她的唇舌。

    干涸太久的灵魂,饥#渴数年的身体,几乎在瞬间就被点燃,衣衫尽退,碾转缠#绵,难舍难分。

    一次过后,他拥住她,缓了片刻,二人搂住说了会话。

    那些小四不愿意说的,花吟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了,又说:“我先前四年一直昏睡不醒,师兄无法,只得对我用了许多药,”后来大略是感觉没戏了,就将她当成玩具了,怎么随心所欲怎么来,用了很多刺激神经的草药,后来玩脱了,人是醒了,但却人格分裂了,幽冥子起先觉得还挺好玩,玩了一年,终于兜不住了,急于脱手了,这才故意暴露了行踪,但他又觉得啊,如今这个怪物怕是给谁都不愿意接手了,又要顾及自个儿面子,不想让耶律瑾看出来他是故意送回来的,于是就别扭的使了这个叫人无语的计策。

    耶律瑾又说起他和昭儿这些年,想她刻骨,念她入髓。

    说着说着,花吟在被子底下动了下,“咦”了声,又去亲他的嘴,亲过后又砸吧了两下嘴,很是俏皮的模样。

    耶律瑾心中好笑。

    她却突然扑到他身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方才我又没感觉。”

    耶律瑾亦是情动了,他嗓音暗哑,“再来?”颇为讶异她的热情。

    花吟在他身下就缠住了他,“来嘛,来嘛。”

    一#夜*蚀骨。

    次日,耶律瑾毫无意外的又起迟了,朝臣表示理解理解,耶律瑾则在考虑往后早朝的时间要不要推迟呢?

    耶律瑾下了朝,听说花吟在太后那,就紧赶慢赶的过去了,刚踏入门口,就听花吟大着嗓门说:“王上的体力真是好!折腾一#夜都还有精神上朝,这男人我也是服气了。”

    耶律瑾脚底打了个滑。

    就听太后嘿嘿笑了,笑的有些暧#昧。

    花吟又说:“王上太会玩花样了,我也是长见识了,也不白费我阅览了那么多的春‘宫图,勉强也能跟上他的节奏,不至于太丢脸……”

    “咳咳……咳咳……”耶律瑾都快咳成气管炎了。

    他才露了个袍角,花吟一眼瞧到他,撒着欢儿就蹿了上去,勾住他的脖子,双#腿一蹬就夹住了他的腰,耶律瑾也是本能的一抱,托住她的屁#股,花吟朝着他的嘴唇就是一口,“啵”的一下很是响亮。

    昭儿刚巧进来,简直看呆了,还可以这样?

    太后也是一张老脸被这热情的场景羞的火#辣辣的,这会儿轮到她老人家气管炎犯了。

    耶律瑾看过去,太后就跟他使眼色,“注意点孩子,孩子。”

    耶律瑾随手就将花吟扯了下来,后者黏他黏的紧,黏黏糊糊。

    耶律瑾感觉到了不对劲,但当着太后的面也没多说。

    太后叫旭王子将昭儿带出去玩,昭儿一面被旭王子拉着走,一面扭头朝花吟使劲盯着瞧,啊啊啊啊,那是我的父王啊,你怎么可以对他那样?你那么大人了,还要父王抱,羞不羞啊?啊啊啊……

    太后清了两声嗓子,才说道:“能见到你夫妻二人这般亲密,哀家就算现在死了也瞑目了……”

    花吟一门心思都在耶律瑾身上,一会摸摸他的脸,一会抓抓他的手,耶律瑾就抽空轻拍开她的爪子。

    太后本想说几句老怀安慰的话,但眼前的俩人太辣眼睛,她就说不下去了,只得摇头道:“走吧,走吧,你们夫妇二人腻歪的我老太婆都看不下去了,回去吧……”

    于是花吟就愉快的拉着耶律瑾走了。

    出了寿康宫,耶律瑾拉着花吟的手几下一闪,就躲开了宫人,将她带到一处假山后,他是等不及要问她话,而花吟却当耶律瑾要跟她做不可描述之事,登时激动的小心肝儿扑通扑通,噘着殷红的嘴唇就送了上去,耶律瑾到底没忍住,先是狠狠吻了一番,这才放开她说:“你是谁?”

    花吟被吻的俏脸嫣红,媚眼如丝,嗔道:“讨厌,昨儿和人家做了一#夜羞羞的事,居然还问人家是谁?”

    耶律瑾一个头俩个大,心内又被她挑的有些火#热,按住她的手脚不叫她乱摸,说:“你不是花吟?”

    “讨厌,人家是小六啦,王上,人家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被你征服了,你超棒的!”

    耶律瑾顿时就不知道因为这句赞是该笑还是该哭了,表情就有些古怪了,但又想,花吟说过,她的记忆是连贯的,此时他对“她”做的事,花吟也是有感觉的,想通后,倒没了之前那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了,这才刮着她的鼻子说:“孤竟不知小狸还有这样热情的时候。”

    夜里,耶律瑾有些犹豫,理智告诉自己应该换一间房休息,但这个花吟缠他缠的紧,他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很正常的男人,真要推开她,实在是太考验他了,可要毫无顾忌的亲热,又觉得好奇怪。奈何,她身上的气味那般熟悉,被她磨蹭着磨蹭着,脑子一热,就糊涂了。花吟放的很开,叫的很大声,这一次下来倒叫耶律瑾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

    满足!

    耶律瑾捏着她的脸道:“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药,怎变的如此厚脸皮?”

    花吟就扑到他身上,用胸埋了他的脸。

    小四回来过后,简直对过去几日的荒唐不忍直视,以前小六也犯花痴,但因对象是幽冥子和流风,就是有这色心色胆也没这机会,哪料小六刚过来,就和耶律瑾赤条条的躺在床上,那以前偷看过的春#宫可有了实战机会了,直接堕#落浪#荡的不成样子。

    小四扶额,思来想去,觉得已经没脸活在世上了,但是寻死吧,她又怕疼,在某一日从耶律瑾的寝宫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串佛珠后,仿似灵光乍现,一下就开了窍,于是决定出家。

    然后她找了平时宫女用来剪花枝的剪刀绞头发。

    耶律瑾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绞断了一大把了,耶律瑾那个急啊,那个气啊,握住她的手,剪刀对准自己胸口,“来,你要是真的觉得难受就往我身上捅,你尽管发泄,我绝不吭一声,只求你别跟自己置气,我求你!”最后三个字说的声音都颤了。

    花吟的眸中显出挣扎,眼睫渐渐沾了泪,她说:“怀瑾,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耶律瑾一怔,“花吟?”

    花吟眼中的泪更多了,异常挣扎的样子。

    耶律瑾夺了她手中的剪刀,一把抱在怀里,“没事,没事,会渐渐好起来的。”

    又一年过去,花吟吃着自己调配的药,还有幽冥子那个混蛋估计是良心过意不去,亦或者他权当花吟是实验对象了,又颠颠的跑来了,经过大半年的调理,花吟渐渐能控制住自己了,虽然也偶有失常的时候,耶律瑾权当调剂生活了,倒也甘之如饴。

    按照幽冥子的说法是,那些神经刺激性的药物,只是将花吟的某个特性给无限扩大化了,人还是那个人,又没有变成旁人。耶律瑾渐渐看开了后,倒不似之前对花吟的不同面那般的小心翼翼与不敢触碰,兴趣上来的时候,全将她给轮了一遍。

    这一年的赶牧节,花吟又有了身孕,耶律瑾走哪儿都将她带哪儿,生怕一个不错眼,她又在眼前消失了,这样的灾难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来一次了。会死人,死很多很多人!

    茫茫草原,远远的有远足苦行的僧尼路过,一姑子上前讨水喝。

    花吟对昭儿说:“昭儿,将你的水都给这位大师吧。”

    昭儿脆脆应了声好,直接拎着满满一袋水递了过去。

    那尼姑双手接过,念了声佛,缓缓抬起头来。

    花吟愣住,“吉云?”

    尼姑双手合十,“女菩萨认错人了,贫僧法号引渡。”她念了声佛号,转身。

    “等等,”花吟叫住她,自手腕内抽出一串念珠,“这个送你。”

    引渡捻着上头的珠子,上刻“不因恶小而为之,不因善小而不为。”她也不推辞,径自缠上手腕。

    远处,耶律瑾扬声喊,“你们在干什么呢?”边上站着旭儿。

    昭儿挥手,“做善事呢!”言毕拉住花吟的手,“母后,咱们走吧。”

    二人缓步离开,耶律瑾迎了上去,将她二人揽在怀里,千般不放心的样子,“你怀有身孕,就别到处乱走了,你们老叫我这样不放心,看看,我头发都白了。”

    昭儿哈哈大笑,迎风吹入耳中,盈满了幸福的味道。

    引渡站在原地好一会过去,引颈眺望,啊,那个人啊,自那年他将自己从陈国救出放她归家,他就宛若天神一般的存在,在她心中定格,一晃多少年啊。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远处,一个老尼在唤她。

    引渡赶紧跑上前,将手中的水袋递给老尼,“了缘师父,水。”

    老尼接过,饮毕,二人又继续苦行。

    引渡遥望天边白云,远处有人在歌唱,惆怅又释然的曲调:啊,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啦,如今我已放开,只希望他如今过的好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