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信号传输的方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六章 信号传输的方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如果实力强,那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我如果证道成功,那是因为站在别人的墓碑上;

    或许,这是对眼下陈茹最好的诠释,陈茹证道成功,葬下的是一心为星辰奉献的安吉尔姑妈,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意外的结局,也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结局,但既然已经成了既定结局,那么多余的感觉和情绪则在刹那间成了没有意义的废料。

    陈茹身形飘浮在空中,长发飘飘,颇有一种梁羽生笔下白发魔女练霓裳的既视感,这是一个癫狂的女人,也是一个坎坷的女人,当然,现如今也是一个强大的女人。

    苏白不清楚现在到底应该以何种态度去面对陈茹,当然,他更清楚的是眼下这座巴黎王子公园球场内外的法兰西高级听众们应该比自己更加地苦恼。

    昔日,荔枝来到英伦抹去一座城,西方的诸多大佬没人愿意舍身出来去阻拦荔枝,而眼下,在西方无大佬这个关键时刻,已经证道成功的陈茹完全有能力甚至能超出荔枝当初所做的一切给整个西方世界留下属于她的一份礼物。

    球场内外的法兰西高级听众们在此时倒是没人逃跑,或许,他们也清楚,想跑也跑不掉;

    逃跑,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失去了其本身附带的意义,倒不是说高卢雄鸡的团结和视死如归的精神如何如何,毕竟陈茹没证道前就能杀得他们鸡飞狗跳,更何况证道后且他们又失去了一位半步证道的姑妈。

    或许,在场的绝大部分听众以及现在其他国家正在关注着刚刚这一场对决的听众们心里都在庆幸着,庆幸着这已经是一个时代的尾声了,否则以现如今东方的强势,就算其中一个大佬是因为没收到火车票留下的,但东方也在同一时间内被西方多出了两名大佬。

    好在时代即将落幕,否则接下来很大可能将是东方听众圈子长时间压制西方圈子的时间段,到时候,先有一个荔枝,再有一个陈茹,可能以后的东方听众会将这两个女人奉为自己的榜样,一次一次地过来尝试踩着西方听众圈子去实现自己的进阶,慢慢地,东西方对峙的格局将慢慢地变成东方圈子的独大,而西方圈子也将慢慢地沦为跟美洲非洲一样的小圈子。

    广播是一个农夫,它种菜时得看收成,一旦东方那边收成更好,那很可能会加大那边的播种面积同时也会自然而然地减少其他地方的播种面积。

    所以,现在看来,大时代的落幕,至少给了现如今的西方听众们一些安慰,至少,他们不用去太过担心以后和未来以及随之而来的责任等等一系列问题。

    陈茹的身形缓缓地在苏白身边落了下来,“你还需要多久进阶?”

    这是陈茹的问题,但关键的并不是问题的本身,而是陈茹流露出了想要“金盆洗手”的意思,否则按照证道之前陈茹的习惯和设想,应该是一路杀杀杀穿过去,绝不会多此一问。

    苏白眼眸中的灰白二色已经开始逐渐变淡了,疲惫感也正在不断地减弱,与之对应的,是苏白的气息也在不断地慢慢增长着。

    “现在就可以收手,你是不是不方便了。”苏白问道,其实苏白也猜出些什么了。

    陈茹微微一笑,“广播刚刚给了我警告,我被限制了很多的自由。”

    “特殊人士,待遇就是不一样。”苏白调侃道。

    “如果你还需要杀戮,我可以无视广播的警告,它最大的惩罚,无非就是将我拉入一个故事世界进行封印罢了,它最终,还是需要将我送到火车上的。”陈茹说道,“毕竟,我还答应过你三件事,我说过,无条件。”

    “不必了,刚刚看你们两个女人争着证道,感悟也挺深的,我现在需要恢复一些精力和气血,等这些补充完毕之后,进阶到高阶听众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已,只是可惜了,皮亚尼奇那家伙跑了。”

    陈茹有些意外地看了苏白一眼,道:“原来,你早就醒了。”

    是的,如果苏白没醒的话,他肯定会继续不惜一切代价追杀皮亚尼奇,无论他跑到哪里去,无论陈茹是否会继续帮他。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苏白笑了笑,目光投向了另一侧,“有个老朋友在那里,我们是借着圣保罗教堂的法阵回去么?”

    “难道坐飞机?”陈茹反问道。

    “行,那我会会老朋友。”

    希尔斯是一个贵族,虽说在英伦落魄的贵族不少,但希尔斯明显不在此列,他有着属于自己的庄园,同时也有着自己的家族产业。

    “这里是我们家族的陈列室,里面有着几代人珍藏的古董,苏,里面还有你们中国的东西,因为我有一代祖先当初是英法联军的一员,而且还是炮兵,你知道的,炮兵可比那些步兵更方便装载一些私货回来,甚至大英博物馆也曾一度想要从我家这里收走一些东西但都被我家族里的人给拒绝了。”

    希尔斯像是一个地主老财一样给苏白介绍着自家的庄园,可惜他背上背着一个银质箱子,让他这个主人翁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苏白对于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也能从希尔斯的讲述中得知关于他们家的一些事情,其实希尔斯家里也曾在一个世纪前就落魄过,只是接连几代人都参军发了战争财,才算是把家族给维系了下来。

    进屋后,克丽丝很是恭敬地站在餐桌边,而餐桌上早就已经布置好了菜肴和美酒。

    希尔斯将自己的箱子放在了一边,松了松自己的筋骨,给苏白和陈茹都倒了一杯酒,问道:“刚刚外面那栋屋子是我家族的收藏,但这下面,是我的私人收藏,有兴趣下去看看么?这里我可是布置了三重阵法,没我的允许,谁都”

    “哦。”

    陈茹左手拿着一杯红酒右手掀开了一道光幕,然后直接走入了光幕之中。

    苏白对着希尔斯耸了耸肩。

    希尔斯深吸一口气,意思是我忍,不管他曾经在这个女人证道时表现出多么的不屑,但至少在眼下能够承认现如今整个西方都没人能够压制得住这个女人。

    顺着陈茹的光幕一路走下去,苏白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规模很庞大的地下室,里面陈列着许许多多的物件儿,有些是法器,也有些不是法器,只是纯粹的文物,但这里的陈列如果搭配上令人信服的历史依据足以秒杀全世界各大历史博物馆。

    “很精致。”陈茹评价道,这些基本都是希尔斯从古战场遗迹里冒着生命危险搬运出来的,而且希尔斯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对他们进行修复,或许,这也是家族血统的遗传吧,既然家族几代人都是文物大盗,血液里,自然是有着那一种对这种古老物件儿的情有独钟。

    苏白倒是对这些展品不是很感兴趣,他没有过多的闲情逸致去瞻仰那个破碎时代的文明之光,之所以到希尔斯这里落个脚,纯粹是为了休息一下。

    “对了,你怎么没把那个箱子带下来?我没猜错的话,箱子里应该装的是圣衣吧,你也真是恶趣味得很,完全了圣斗士星矢。”

    “我现在不想和你打。”希尔斯义正言辞地道,“我能感受到,你现在很疲惫,苏,你需要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境界提升到高阶时,我倒是不介意再和你来一场较量。”

    “跟她和那位法国姑妈一样?”苏白瞥了陈茹一眼,继续道,“谁赢谁证道?”

    “或许吧,但不至于那么难,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是这样。广播不是封闭了东西方的证道之地了么,我最近正在着手研究西方证道之地重启的方法。”

    “有把握么?”苏白问道。

    “那里是广播的收藏室,我不认为广播会彻底把它堵死做好放弃的准备,所以我觉得是有希望的,再怎么样,作为前任证道之地守护者,以后证道时回到证道之地去,才能给我那种想要的神圣感和仪式感,哪怕失败了,也觉得一直躺在那里长眠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苏白没搭理希尔斯的感叹抒情,而是看向了陈茹,陈茹对苏白竖起一根手指,意思是她可以帮苏白尝试打开东方证道之地,但得消耗掉一件事。

    就在这时候,苏白的手机响了,是希尔斯刚刚送给苏白的手机,毕竟苏白一次次自爆和破损身体的战斗,如果不是衣服有那件特殊的风衣可能早就变成裸、、男了,更别说什么手机了。

    “喂,胖子,怎么了?”

    “大白,你还活着啊?”

    “嗯”

    “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准备给他们套秦将铠了,是我们现在就弄还是等你们回来?”胖子问道。

    “胖子,还记得血尸么?”苏白问道。

    “啥?”

    “你信不信,等你给他们其中一人套铠甲时,可能前一秒,不是你被拉入故事世界就是那个人被拉入故事世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