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折锦春 > 第948章 抚华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48章 抚华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子殿下轻咳了几声,微带喘息地道:“三皇兄说来说去,终不过只是‘据你推测’、‘据你猜想’罢了,你说皇妹妹杀了人,人证何在?物证何在?”

    三皇子闻言,神情微滞。

    “还有身份真假一说,亦是莫明。”太子殿下的语声继续传来,沉着而又清晰:“若是单凭那几个仆役以及三年前便身故的秦世章,便要指证皇妹妹有欺瞒之罪,吾以为,还是欠考量了。三皇兄立功心切,未免操之过急。”

    到底是太子殿下,一开口就拿住了三皇子话中的漏洞。

    的确,从开始到现在,三皇子说的始终都是他的猜测,却没有一点实质上的证据。

    众人的视线,此时便又都转向了三皇子,看他如何应对。

    三皇子温温一笑,并未直接回答太子,而是转向了中元帝,揖手道:“父皇,儿臣正要将人证带来,父皇瞧着,是不是现在就把人叫过来?”

    中元帝微带不喜地看了他一眼,语声微凉:“既是有人证,为何不早说?”

    三皇子心下凛了凛,连忙陪笑道:“父皇恕罪,因先要将前因说清,才能引出后面的人证与物证,故儿臣一开始便没有”

    “罢了罢了,快去把人叫上来吧。”中元帝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面上微带不虞。

    三皇子再不敢多话,提步走去殿门,向守在那里的邢有荣说了几句话。

    邢有荣一时却是不敢应下,回身往殿中看了看,便瞧见中元帝向他挥了挥手:“你照老三的话去做。”

    “诺。”邢有荣应了一声,便躬着腰退了下去。

    三皇子缓步回至殿中,向着中元帝深深地行了一礼:“父皇,趁着人证未至之前,儿臣还有件事要说。”

    中元帝“唔”了一声,皱起了眉:“老三,勿要再故弄玄虚。”

    三皇子恭声应了个是,便行至了众人围坐的中间位置站了,面朝中元帝说道:“父皇,儿臣因着要细查皇妹妹的来历,这一来二去的,却是查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而这个消息,只怕在座的大多数人,是头一次听说。”

    言至此,他故意停顿了片刻,似是为了让诸人都能听得仔细,方才续道:“儿臣查出,便在元年之时,流放辽西的桓家,被人偷走了一个女婴,而这个女婴,正是桓氏最小的女儿——桓氏十三娘。而巧的是,十三年后,亦即是中元十三年的夏末秋初之际,桓家的这个十三娘,却是找到了。”

    此语一出,满座皆静。

    然而,再下个瞬间,便有轻微的吸气声响了起来。

    三皇子转身往旁看了看,目中再度划过了一抹得色,不紧不慢地道:“想来诸位也都听出来了。的确,这事说来也真是巧得很。因为,皇妹妹被人发现公主身份的那一年,也正是中元十三年。而更巧的是,桓家找到的这个十三娘,也正是流落在江阳郡的青州城。说到这里,诸位只怕不免要想,怎么竟会这样地巧,流落在外的晋陵公主,竟然与桓氏十三娘同处一城,且更是在同一年、同一月、同一时刻,各自被亲人找到。这难道不奇怪么?”

    大殿中,再度陷入了一片死寂。

    只是,这死寂却又并非纯然的静,因为,有一些什么正在这死寂之下蒸发着,仿佛只待一个契机,那些东西就要冒将出来,将一切焚烧成灰烬。

    此时的中元帝,已然不再去看秦素了。

    他垂目望着御案上的那叠口供,眸光如幽幽深井,叫人难以揣测。

    “晋陵,你无甚话可说么?”蓦地,他开了口,冰冷的语声如殿外疾飞的雪,刮得人浑身冰凉。

    秦素于座中向上欠了欠身,神态很是沉静:“回父皇的话,儿臣暂且无话可回。”

    “哦?”中元帝抬起了头,冰寒的视线忽如利箭,直直刺向了秦素。

    秦素却仍旧一派安然,拂了拂火焰般灼亮的红裙,又抬手抚向鬓边华胜。

    直到那一刻,众人才惊觉,今晚的秦素,朱衣如火、金钗如焰,美得格外耀眼。

    自进宫以来,她还从不曾穿过如此鲜艳的衣衫,而这样穿着的她所焕发出的美艳,竟叫每个人都有了片刻的眩晕。

    那是一种极为剧烈、张扬乃至于狂妄的美,如同燃烧的大火,只消看上一眼,那视线中便似也沾了火苗,“毕毕剥剥”一路烧灼,直灼进人的眼底,再由眼底蔓延至心间。

    “启禀陛下,人来了。”殿门外传来了邢有荣的语声。

    “宣。”中元帝淡然地吐出了一个字,收回视线,望向了悬垂至地面的重重锦帷,似是在出神。

    邢有荣拉开殿门,将两个戴着长幂篱的女子,让进了殿中。

    那两个女子一高一矮,因幂篱覆面,并瞧不见她们的脸,只能瞧出高的那个似是年长些,而年幼的那个一身茜裙,衣着精雅秀致,一望而知不是普通人。

    陪着她们一同进来的,乃是三皇子身边最得力的大监——金有平。

    金有平似是早已得了嘱咐,进殿之后,便不慌不忙地伏地奏道:“启禀陛下,启禀诸位殿下,这两名女子,年长者为青州秦府之大夫人俞氏,年幼者为桓氏十三娘。”

    大多数人皆是吃了一惊,或是装作吃了一惊,场中唯一面色不变的人,唯有秦素。

    便在金有平说话之时,俞氏与桓十三娘皆是摘下了幂篱,伏地跪拜,礼数很是周全。

    三皇子便向金有平挥了挥手:“金大监先下去罢。”

    金有平应声退下,那厢中元帝便将身子向龙椅上一靠,淡声道:“抬起头来。”

    俞氏与桓十三娘同时抬起了头,俞氏的神情倒还镇定,那桓十三娘却是一副楚楚之姿,娟好的眉眼间盈盈欲语,极为惹人怜爱。

    秦素扫眼看去,心下陡然一惊。

    那一刻,她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下首跪着的桓十三娘,眉眼绢秀,形容柔弱,生得颇为秀丽。

    阿蒲!?

    桓氏十三娘,居然是秦家德晖堂的小鬟——阿蒲!?

    怎么竟是她?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