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历史粉碎机 > 第四二零章 开天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二零章 开天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抢亲而已,算不了什么大事!  大唐连公主都抢亲呢!  白居易他哥白敏中当宰相时候给皇帝选了个驸马,结果人家那驸马不干直接跑路,白敏中硬是追杀数百里把人给抓回来成亲。宋朝时候东华门外放榜,那些达官显宦家都派出家奴拿着棍子等候,看着哪个顺眼直接架回去洞房,为争夺一个新科进士都有当场械斗的,当然  当然,这依然没什么卵用!  因为人家抢回去是做正妻,他这抢回去只能做妾。  所以一个时辰后,崭新出炉的大唐冠军侯,柱国,冠军大将军,河中经略使杨丰,怀抱着美人走出皇宫的时候,就不得不面对李盈母亲还有一大堆亲戚那阴沉的目光了。  “我,我得回去了!”  李盈柔弱地说道。  杨丰凝视着她的双眼,突然间很是霸道地吻在她嘴上。  而且居然还动用了舌头。  可怜李盈这样的小女生哪玩过这个,一下子就像触电般瞪大了眼睛,浑身颤抖着在那里茫然地任由他摆布,不过这种事情通常是无师自通的,很快她就开始享受这种从未有过的快乐了,甚至还有些生涩地开始迎合着。而在他们前方,李盈的母亲面沉如水,那些亲戚一副痛心疾首,而那年轻男子却只能咬牙切齿,但杨丰两旁那些具装骑兵的马矟让他们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俩在马背上玩长吻。  就这样过了一分钟,杨丰才恋恋不舍地,带着一丝唾液线抬起头。  “去吧,回去等着我!”  他把目光迷离的李盈放下说道。  紧接着他把目光转向了那年轻男子,毫不客气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大笑一声催马离开。  这就可以了。  这就等于被他预订了,谁敢娶李盈就得小心被他弄死。  话说这时候的他可算得上权势熏天,不到三十岁的封疆大吏,侯爵,紫袍金袋,在皇帝面前受宠到随意出入皇宫,和宰相杨国忠好到狼狈为奸,和虢国夫人还有绯闻,手中还掌握兵权,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军事集团,连安禄山这样的儿子被打成废人都得忍着,其他达官显贵们,只要不是脑子缺点什么都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激怒他。这里面同样也包括了李宓在内,虽然李宓不可能让自己女儿去给他做妾,但就算让自己女儿一辈子不出嫁,也不能嫁给别人,那等于是向杨丰挑衅,如果他始终不让李盈出嫁,反而会让杨丰始终保持对他的尊重,当然,就算他敢嫁也没人敢娶,谁敢娶李盈可就是和杨丰为敌了,这样李盈就可以一直待字闺中等着他了。  话说杨丰可不是无脑抢亲的。  第二天,大明宫。  “胡闹,简直胡闹!”  李隆基无语地说道。  “陛下,我们真两情相悦,要不您给我们赐个婚?”  杨丰一边和他下棋一边说道。  “让朕也陪你胡闹?他是赵郡李,朕把一个世家之女赐婚你为妾?你是想逼李宓以死相拒吗?”  李隆基说道。  “呃,那算臣没说好了!”  杨丰赶紧说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玉环姐姐在一旁吃着冰糖荔枝笑吟吟地说道。  “贵妃请赐教?”  杨丰赶紧虚心求教。  “听说你还会抚琴,还自创了一首新曲?”  玉环姐姐说道。  “贵妃,这很花时间的。”  杨丰愕然道。  “我很缺时间吗?今日你就别回去了,留下来教我这首新曲,什么时候教会了,什么时候我就告诉你如何抱得美人归!”  玉环姐姐说道。  “陛下?”  杨丰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李隆基。  “你还会抚琴?先抚来听听。”  李隆基笑着说。  “不行,妾身学会了,再给陛下一个惊喜,听三姐说他这新曲堪比诸多古曲,且意境高远,颇有山林隐逸之风,妾身倒是很好奇,他一个酒色财气的年轻人是如何来得山林隐逸之风。”  玉环姐姐说道。  李隆基宠溺地笑了笑,随即将目光转向杨丰说道:“那你今晚就留在宫中教贵妃吧!还有,你那镇妖塔是怎么回事?西域漠北有妖气,这可是真得?你是如何看出那妖气的?还有漠北妖气郁结成形,已然降生出妖孽又是怎么回事?速速给朕交待清楚!”  说到最后他语气已经很严厉了。  “陛下,此事的确真的,臣的那仙人师傅为臣开了天目,陛下请看!”  杨丰立刻严肃地说。  说话间他将右手食指按在自己的额头。  李隆基和玉环姐姐迅速凑近,就看见他指下一道竖痕蓦然出现,紧接着就像睁开的眼一样,那竖痕处的皮肤缓缓向两旁分开,而杨丰也像便秘一样做出努力的样子,那皮肤随着他的努力越张越大,很快就成了一颗睁开的眼睛形状,在两人骇然的目光中杨丰挪开手指,那手指下赫然出现了一颗血红色的眼球,三只眼的杨丰就这样诡异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玉环姐姐惊骇地捂住了嘴。  “陛下,这就是天目,只是臣法力低微,维持不了多久,而且看东西还不甚明了!”  杨丰一副竭尽全力地表情说道。  说完之后,那第三只眼突然闭上紧接着消失了。  这时候他才长出一口气。  “此天目可辨人间妖邪,只是臣修炼时间太短,法力低微,一来无法轻易睁开,二来维持时间很短,三来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大概的妖气,想要看清何人是妖邪这个做不到,但自长安向北望,天之尽头妖气如夏季暴雨前的黑云般压在大地之上,由此可知北方之地必然有妖孽已降生,且整个北方都已经被妖气笼罩,臣说漠北只是推测,实际具体到何处臣也不知,臣只能看到这妖气的确在北,长安上空一片晴空。  西方虽然也有妖气,但远不如北方妖气浓郁。  臣请于西域建镇妖塔,向西域实我华夏之民,则足以压制那里的妖气并逐渐消除,但北方的妖气已经不是镇妖塔能压制了。”  杨丰说道。  李隆基深吸一口气。  他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怀疑,毕竟杨丰那第三只眼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了,既然杨丰都有天目,那看到妖气就没什么奇怪了,至于杨丰看不出太多,这个同样没什么奇怪,毕竟他只是仙人弟子,而且还是个刚刚入门的弟子,能力的确有限得很。  “你能推算出这妖孽在何处吗?”  李隆基说道。  “陛下,这个请恕臣无能为力,臣的师父只教臣一些简单的东西,像这种推演天机的玄妙之法,臣真得不懂,陛下还需另请高明。”  杨丰说道。  他肯定不能说得太明白。  他和安禄山有仇,这个全天下尽人皆知,他说是安禄山的话李隆基立刻就会想到他动机不纯,继而就会怀疑他这番鬼话的真实性,毕竟就算他真有天目,但他看到了什么别人依然是看不到的,他就算胡扯别人也不可能证明,李隆基也不是傻子,他搞得太露骨反而不好。而他只要说了北方有妖孽降生,那李隆基就肯定会召集神棍们推算这个妖孽,那时候杨国忠就可以动手了,那些神棍还不都是受他暗中豢养的,而且安禄山在朝中政敌其实一大堆,他独掌三镇那么多年挡了多少人的路,朝中多少巴不得他快倒下的,他倒下了才好空出位置给别人,这种情况下只要有带头的,那肯定群起而攻之。  只要绝大多数神棍都咬定安禄山就是那个妖孽,那么李隆基就是不信也信了。  只要他信了安禄山是妖孽,那么接下来肯定就得动手,先一步步削安禄山的兵权,比如把三个节度使拿掉一各,然后换上李隆基的亲信,如果安禄山忍了,那么李隆基就可以再进一步,再给他拿掉一个,期间可以给他加一些虚的官职。只要能顺利拿掉安禄山的河东和平卢两个节度使,只剩下一个范阳的时候,就可以召他入朝了,只要安禄山一入朝,那无非就是先封个高高的京官,接着分化瓦解他的嫡系军队,当分化瓦解得差不多了,随随便便找个罪名把安禄山满门抄斩完活。  这都是有标准套路的。  实际上只要李隆基相信了安禄山是妖孽,那么安禄山除了造反以外也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他不反也是死路一条。  造反却还有一线生机。  杨丰这套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无数血淋淋的例子证明了的,几乎可以说就是无解的。  “陛下,咱们这棋还下吗?”  杨丰小心翼翼地问沉思中的李隆基。  “不下了,你去教贵妃抚琴吧,朕要去三清殿参悟道法。”  李隆基淡淡的说道。  “呃,臣遵旨!”  杨丰说完赶紧起身。  “三郎,如今我大唐盛世,四海升平,兵强马壮,百姓安乐,就算有个小小的妖孽又有什么大不了,还能翻起多大浪花,你也不必太过忧虑!”  旁边玉环姐姐说道。  李隆基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