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明星大探长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关系复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关系复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记者现在误会邹诚手里有自己原来写的东西,所以他现在看着邹诚,无奈的点头说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你为什么给死者送花?”

    “你不是说你们不熟悉吗?”邹诚对记者问到,这明显就是一个很不正常的举动。

    “我当时做了一些事情,我给她道歉,所以送了花,写了对不起。”记者说道。

    “你这里指的事情是?”邹诚问道。

    记者面对邹诚的提问说道:“就是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不能具体一点吗?”邹诚没有放弃。

    记者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说道:“你还想要我说什么具体一点的,邻里之间拌嘴不是很正常吗?”

    “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工作了。”记者说完就站起来走了。

    看着出去的记者,梁莺啼对邹诚说道:“邹探长,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而且他说是邻里之间的拌嘴,我觉得不可能。”

    梁莺啼说自己觉得不可能,邹诚同样觉得不可能,邹诚说道:“你见过邻里之间拌嘴,会送花吗?”

    是啊,就算是你要道歉,你会送花吗?

    “他还在隐瞒。”梁莺啼说道。

    邹诚觉得是这样的,记者还在隐瞒,可是隐瞒的是什么?

    邹诚开始回忆自己在案发现场看到的所有东西,等等,邹诚突然说道:“我们去公寓一趟。”

    “是去找周怡吗?”梁莺啼问道。

    “不是,我想要去看看死者家里。”邹诚说道,当时邹诚在死者家里查看的时候,不仅仅是看到了卡片,好像还有一些衣服。

    邹诚带着梁莺啼,很快来到了公寓,直接上去三楼,进去死者家里。

    家里依然是灰尘密布,和邹诚通过案发现场看到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打开死者的衣柜,邹诚说道:“这是什么?”

    当时邹诚也看到了这些东西,但是没有注意,现在想一想,好像不简单。

    梁莺啼说道:“运动衣,韵律服啊。”

    “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邹诚继续问道。

    “运动,减肥”梁莺啼说道这里,立马停顿了一下,她说道:“死者当时已经开始减肥了。”

    “死者为什么要减肥?”邹诚对梁莺啼问道。

    “她很胖”梁莺啼觉得这个理由好像够了。

    “死者不是第一天胖了,为什么突然开始减肥?”邹诚的话,让梁莺啼立马说道:“恋爱了。”

    “是啊。”邹诚点头,只有恋爱,才会让一个人有动力去做一些事情,比如减肥。

    梁莺啼皱着眉头说道:“不会是和记者吧?”

    记者虽然离婚了,但是看起来还是一表人才,会喜欢死者吗?

    不是梁莺啼有偏见,她只是在怀疑这件事情。

    “减肥,送花,写上对不起”邹诚觉得这关系还是很复杂的。

    “我们必须要让记者说实话。”邹诚说道。

    “可是他拒绝和我们交谈这件事情。”梁莺啼觉得这是很麻烦的。

    邹诚笑着说道:“很简单,死者当时减肥,应该是报了减肥班的,我们只需要找到这个减肥班就好了。”

    “衣服上有名字,重塑人生减肥班。”梁莺啼看着衣服上的字说道。

    “走,我们过去。”邹诚带着梁莺啼,直接去了这个减肥班,将这个减肥班这几年的学员名单全部要了过来。

    挨个打电话,看看有没有人认识死者,当他们打了很多电话之后,终于是有一个人,说自己认识死者了,还说自己和死者是同一期的学员。

    邹诚约见了这个人,同样是一个胖胖的女人,看到邹诚的时候,还让邹诚给签了名。

    “你和死者熟悉吗?”邹诚对这个人问道。

    这个人对于死者死亡这件事情,同样很吃惊,她说道:“其实不是很熟悉,只是在减肥班聊过天,每次上课的时候,都在一起。”

    “她有男朋友吗?”邹诚对这个人问道。

    “她说她有的,还说什么工作很好,人很帅气,不过你也知道,减肥班的女生,都是对身材不自信的人。”

    “她们很多人都说自己有男朋友,不过基本上都是假的,我当时告诉她们我也有男朋友,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这个人说道。

    “她也是说谎的吗?”邹诚对这个女人问道。

    女人摇头说道:“我一直觉得她是说谎的,不过有一些,我在逛街的时候,看到了她和一个男人在吃饭。”

    “第二天在减肥班我问她的时候,她说是自己男朋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邹诚将记者的照片拿出来说道:“是这个人吗?”

    “是他。”这个女人的记性还可以,她还记得记者的长相。

    女人继续说道:“当时她说她要好好减肥,然后帮自己男朋友戒酒戒烟,而且她还说自己成功了,他男朋友都不吸烟喝酒了。”

    听到女人的话,邹诚想起来了记者,好像确实不抽烟喝酒。

    “好的谢谢你,如果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希望你可以出面。”邹诚对这个人女人说道。

    “没问题。”女人拿着自己的包走了。

    梁莺啼说道:“记者看起来一表人才,但是现在看来连个男人都不算,和死者恋爱过,现在人死了,他居然都不闻不问。”

    “邹探长,你说会不会是他杀的死者?”梁莺啼现在对记者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邹诚说道:“有这个可能,所以让警员带他回警局,在外面问他他不愿意说,那么我们就直接带他回去警局好了。”

    邹诚就不信了,现在这么多证据,再将人带回去警局,他还能一言不发。

    梁莺啼和邹诚回去警局,之后记者就被警员带过来了。

    坐在审讯室里面,记者一脸无奈的看着邹诚,说道:“邹探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们现在怀疑你和一起谋杀案有关系,所以依法拘留你。”邹诚现在已经不是客气了,直接**律,你和谋杀案有关系,我们当然是要抓你了。

    听到邹诚的话,记者一脸错愕的说道:“我和谋杀案有关系?”

    “你和死者是恋人关系,我们已经找到了目击证人,你还和死者单独吃过饭,所以你今天对我说的话是假话,我有理由相信,你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你杀人。”邹诚说道。

    “我没有,我没有杀人。”记者喊道。

    邹诚没有理会记者的叫喊,他说道:“你和死者在一起,死者为了你愿意去减肥,也帮你戒烟戒酒。”

    “可是你觉得死者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不爱她,你想要甩掉她,所以你送了写着对不起的花给死者。”

    “但是死者好像不愿意放手,还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你担心被楼里面的其他人知道,你担心被你的同事知道,所以你杀了人。”

    邹诚的话刚说完,记者就喊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杀人。”

    “你的嫌疑是最大的。”邹诚现在就是要逼迫记者开口。

    怎么样他才能开口,那就需要你将他逼到他不开口不行的地步。

    “我真的没有杀人。”记者现在只能叫喊这一句话。

    “那你和死者到底是什么关系?”邹诚对记者问到。

    记者平复了一下心情,等待了很长时间才开口说道:“我当时和我妻子刚刚离婚,我搬来了这里,我有一天晚上喝多了酒,所以我上到了三楼”

    梁莺啼听到这里,立马有些气愤的说道:“你qingin了她?”

    “没有,我没有,你知道的,她是那种不太会拒绝别人的性格,我”记者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下去。

    邹诚说道:“在你的要求下,她同意了?”

    “是的,半推半就吧,我们发生了关系。”记者说道。

    “你是一个混蛋,你在利用她的同情心。”梁莺啼可以相信,死者是一个不会拒绝别人的人,记者利用了她的同情心。

    听到这里,邹诚说道:“你们发生了关系,可是当时你喝醉了,你早上醒来,你很恐慌,你害怕她报警。”

    “但是你发现她以为你是喜欢她,所以她认为你们是恋人,你松了一口气,因为恋人,这就不存在法律的问题。”

    梁莺啼接着邹诚的话说道:“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欢她,你只是和妻子刚刚离婚,你想要一个发泄的对象,所以你就利用她。”

    “在你发泄够了,或者是你找到了新的发泄对象之后,你就给了她一束花,写上对不起,你是告诉她,一切都结束了对不对?”邹诚对记者问到。

    记者低着头,无奈的点头说道:“是的,但是你们不了解她,她是不可能用这件事情威胁我的,所以我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杀人。”

    记者的话邹诚其实是明白的,死者是不可能用这件事情威胁他,因为死者的性格,就不会做这种事情。

    “那么为什么她失踪了,你也没有报警?”邹诚对记者问到。

    其他人不报警,可以理解,但是记者为什么不报警,他们可是有过恋人关系的。

    面对邹诚的这个问题,记者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张了几次口,都没有说出来话。

    邹诚觉得记者好像在纠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邹诚也没有着急,等着记者开口。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