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妻威 > 第二四零章:重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四零章:重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儿臣不敢徇私枉法,只请父皇允许,重审此案。”长宁叩头。

    金雀头的宝石坠子哗啦啦响动,女孩未曾起身,倒是身后的秦太傅三人连连叩头:“恳请陛下重审此案。”

    “恳请陛下重审此案!”外面的老臣不知何时进来,跟着拜倒。

    郑安侯看着他们一张纸老迈的脸,顿时跌坐在地。

    秦家果然是树大根深,不声不响地,秦太傅便请动了这么多的老臣相助。

    必定是几日方谦拦驾时说的那番话,让他们意识到柳家一案有冤。

    一旦此事定性,他郑安侯绝没有什么好下场,自然,也就不需要畏惧。

    何况大公主归来,明显与秦家亲厚。

    郑安侯转瞬间明白,大势已去。

    他以为羽翼未丰的小丫头,竟不知不觉间,将秦家收拢到麾下,如今突然发难,却是陛下都没法阻挡的洪流。

    “好,太傅,就由你来主理,率三司重审此案。”皇帝果然应下。

    “多谢陛下恩典。”秦太傅等叩首。

    “多谢父皇。”长宁盈盈一拜,站起身。

    皇帝却在一瞬脱力。

    长宁静静看着,目光微抖。

    这件事对于父皇来说,的确是较难承受。

    柳家满门已尽数被斩,如今若是成功翻案,就是他此生最大污点。

    长宁闭上眼。

    错就是错。

    父皇的错,也是错。

    岂能因为他是受了蒙蔽,就遮遮掩掩,令真相不能大白于天下。

    皇帝起身先一步离开。

    秦妃上前搀扶,皇帝却甩开她的手,独自回宫。

    这边皇帝离席,众妃自然要散。

    陈妃第一个起身追上皇帝,抬手去扶,竟然没被甩开,顿时大着胆子道:“陛下来臣妾宫中吧,六皇子昨日新书了一副字,正想请您品鉴呢。”

    皇帝冷冰冰瞥她一眼。

    陈妃一个激灵,表情有些惶恐,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皇帝已经甩开她的手自己回宫。

    “这个时候还不忘邀宠,陈妃娘娘可真是胆大心‘细’啊。”有人娇笑,各自回宫。

    陈妃脸色也很难看,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只得灰溜溜离开。

    另一边郑贵妃看向兄长,郑安侯急忙摇头。

    她耐住性子,狠狠瞪了眼长宁,拉着楚乐阳拂袖离开。

    “郑安侯,还请你将相关证据如数上缴。”秦公允来到郑安侯身前。

    郑安侯咯咯怪笑,撑着站起身。

    “秦大人这话说得,当初柳家一案,证据都已经清查,上缴的刑部,本侯又能交出什么,您说是吗康老大人?”郑安侯冷冷回头。

    刑部尚书康大人嘴角抽了抽。

    这条老狗,竟然还想拖他下水。

    “此案当初是郑大人全权负责,结案时所上缴的证据全在刑部封着,我刑部绝无拆动。”康尚书道。

    长宁远远听着,鼻间轻哼。

    这些顺风倒的老滑头,现在就开始互相推诿了。

    她走过来。

    “大殿下。”几位老臣退半步躬身。

    “不必多礼。”长宁施施然道,转对老太傅屈膝一礼。

    “殿下,使不得。”秦太傅连连摆手。

    长宁郑重按下他的手:“使得。老太傅不畏权威,公正无私,这是长宁代外祖父柳一战,向老太傅道谢。”

    她屈膝标准,谢礼施过,又对秦公允父子颔首。

    秦太傅绷直肩膀受下,其后才行君臣之礼,率秦公允父子三人同时拱手对长宁。

    长宁也淡然受下。

    众臣看过脸色各有变化。

    如今,大公主同秦家亲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倒是郑安侯,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自己给自己树敌。

    这一夜的事风一般流传。

    种种猜测都有。

    不过聪明过人者大抵也能猜到,郑安侯这是弄巧成拙,自作自受。

    “陛下有旨,交由三司重审柳一战谋逆案!”

    传旨的太监风驰电掣,连夜将圣旨送往相关人等家中。

    就连身在天牢的宋宜晟都接到了解押转往刑部大牢的调令。

    幽深晦暗的大牢中,脚镣哗啦啦作响。

    宋宜晟步履蹒跚地走在昏黄的灯光下,不忘冷笑。

    “老狗,自作自受。”

    “说什么呢,快点走!”牢头推搡,宋宜晟踉跄两步,垂发凌乱,却加快了步子。

    “侯爷!”他刚一出门,就看到杨德海冲过来。

    宋宜晟脸色一亮,只见杨德海塞了银子,押运官掂量着钱袋子,比划一下。

    杨德海立刻冲上来:“侯爷。”

    宋宜晟隔着囚车抓住他的手:“你来了。”

    杨德海喉头动了动:“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若非他一时犹豫放走方谦,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我落人瓮中,步步是错,也不差你的一桩。”宋宜晟将碎发拨倒耳朵后面,露出微有些脏的脸。

    “侯爷,令者要我问您,东西在哪儿,他说取了东西就可以救您。”杨德海低声,目光有些不解,显然不清楚这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宋宜晟冷笑。

    “那东西只有我能取,你让令者去联系郑安侯,配合郑安侯救我出去。”

    “侯爷,那郑安侯如今自身难保,”杨德海急道:“他不出卖您就已经是万幸,怎会”

    “出卖我,那就一起死好了。”宋宜晟阴戾一笑。

    杨德海微怔。

    “她还活着,她成了公主,”宋宜晟喃喃,“除了我,还有谁知道如何对抗她。”

    杨德海看着自己被宋宜晟抓出血条的手背,“侯爷?”

    宋宜晟松开手:“你去告诉郑安侯,我有足以摧毁她的证据,但这前提是他要按我原本的计划走,不要再想着让我顶罪。”

    “那令者说的东西?”杨德海犹豫。

    宋宜晟盯着他:“德海,我知道你现在还是没有想起从前的一切,但你要记住,我们是从小长大的情分,我的一切从没有瞒过你,你也一直真心助我。”

    杨德海垂头。

    “你以为令者为什么这么轻易认我这个矩子?我若将东西给他,他还会管我的死活?”宋宜晟冷笑。

    “令者他”杨德海将话吞了回去。

    他是失忆,但不是傻。

    人心的复杂,他早有领教。

    何况自宋宜晟入狱至今,令者的表现他也看在眼里。

    杨德海纵然受过令者的救命之恩,却也并非是非不分。

    “好了好了,快走吧!”押运官挥着鞭子开始赶人。

    “德海,”宋宜晟伸手抓着他的衣袖不肯放手,“如果令者不肯相救,你一定要替我把话带给郑安侯”

    “啪!”押运官一鞭子抽在他裸露的手腕,一道血痕在宋宜晟手臂上狰狞蜿蜒。

    宋宜晟还不肯撒手,拼着挨打吼道:“我能信的人只有你了,只有你!”

    杨德海眼睛一红,一把攥住押运官的鞭子,虎目狠瞪。

    “干什么!劫囚啊!”押运官一看就知道自己不是杨德海的对手,立刻威吓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宋宜晟松手,连连拱手赔笑,一边催促:“你快走吧。”

    杨德海闷声闷气,丢掉鞭子离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