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妃常难求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梧桐半死清霜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七十八章 梧桐半死清霜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旁边的大姐口无遮拦的说,显然是在提醒温音绕公主了,又是做什么发出来那司马牛之叹呢,温音绕公主也自然明白,是大姐意有所指了,“我好像已经培养出来情感。 !”

    “感情是失去理智的东西,要果真人人都有感情,世界距离分裂不久了,凡存在都是和合理的,包括现在的一切场景,您为了这些人,已经让自己遍体鳞伤,现在想一想,究竟是何苦呢,公主!”二姐跟着也是随声附和起来。

    几多年来,对很多很多的遭遇,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虽然时常不说,不过都心照不宣,现在,公主还变本加厉起来,九霄美狐不应该为了任何人牺牲自己,且这样彻底,他们看到这样的公主,洞见到了未来的危机。

    尽管,现下已经危机四伏……

    但是,温音绕公主已经将拯救人类当做了自己分内之事,且还乐此不疲,对于此事,言人人殊,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她呢,完全是一条道儿走到黑。

    “公主,究竟您要带着我们去看什么啊?”二姐心直口快,一句话已经问到了温音绕公主的脸,温音绕公主面色稍霁,“你不觉得,现在的太阳有问题吗?已经是姹紫嫣红的季节了,但是现在呢,还是一片冰天雪地。”

    她说。

    二姐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遂扬眉不解的看着温音绕公主,喃喃道:“公主,这好像与我们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天下变亦或者不变,对于我们来说,不都要生存。”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旁边大姐的面色,希冀大姐能在必要的时间,帮助自己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大姐毕竟也是聪明人,知道她在焦急的给自己察言观色,立即也是一本正经起来。

    因此,脚下那绵软的白云,那样停顿在了云层,“公主,您这是到哪里去啊,往前走,危险了。”她明显的,已经感觉到了温暖。

    妖族,无论是是谁,无论从到下多么厉害,都缺少靠近太阳的本能,如果说太阳是阳,那么月亮是阴,他们能轻而易举的靠近月亮,汲取月亮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力。

    但是想要靠近日色,却是会灰飞烟灭的,即便现在情况逐渐的在改观,不过越发往前走,越发汗流浃背却是一定的,这么一来,大姐也是焦心起来,得想一个什么办法,让公主打消了这种荒谬的想法。

    人类果真会感谢温音绕公主呢,姐妹花都感觉,那是不可能的,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但要都和姐妹花一样本着这样的念头,事情更加是复杂了,她看着大姐那趑趄不前的模样,又是看着自己头顶的雨伞,立即道:“为什么不走了呢?”

    回眸,清波已经落在了她的面,大姐皱眉,“公主,这再往前走,要是有什么危险,我们不能很快离开的。”

    “但是不往前走,却已经失败啊。”温音绕公主也是一本正经的轩眉,这让另外两个追随着简直无言以对,温音绕公主是赌气的模样,她们决定一边追陪温音绕公主,一边还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巫妖王创立妖族已经几千年了,这几千年,经历过的事情是那样的多,可以说哦,能到今时今日,您想想吧,我们都是劫后余生的漏之鱼,生命已经这样不堪了,还希望您做任何事情都三思而后行。”

    大姐说。

    “您这仅仅是为了您的爱情罢了,这一点,我们都是理解的,但是您要是连自己的性命都牺牲掉了,想来,这爱情也是没有什么趣味的。”二姐说。

    听到两个女孩那加重了语气的谆谆告诫,温音绕公主不免皱眉,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万里长江漂玉带,一轮红日滚金球,已经距离红日越发的近了,她自己都有一种昏眩的感觉,并且逐渐开始汗流浃背。

    但是她呢,丝毫没有放弃的意念与打算,她摆摆手,大概是赌气的成分较多了。“你们要不去,也罢了,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我是,我去去来。”她一边说,一边作势要离开这里。

    “公主,现在我们真的希望您能多考虑考虑,您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是一只妖。”大姐的语声很是激动,睚眦欲裂的看着温音绕公主,温音绕公主被如此瞠目,不免也是动气。

    她立即回眸,用一种恩断义绝的口吻,冷冷的说:“你们的命令是服从,既然不愿意和我去,那么,在这里等着也是了,连等着也有这样的抗议,究竟又是想要做什么呢?”

    “我们哪里有那样的意思了,公主,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你,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公主。”两个女孩都着急了,眼睛闪烁,看着面前的温音绕公主。

    温音绕公主冷笑,斥道:“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危险,你们不用劝谏了。”

    “要有这样浪费时间的念头,不如跟在我的身后,难道人总是要好行小惠不成,还要让人记得住自己,这未免也刁钻的很了。”

    温音绕公主因为侃侃而谈,让两个姑娘都大惊失色,这和之前那个弄性尚气的温音绕公主简直判若两人。之前的温音绕公主呢,做什么事情还是与现在一样果敢冷厉坚决,但是……

    但是毕竟,她做一切事情都是以我为心的,都是将自己看作了重点的,完全没有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的,但是现在的温音绕公主呢?

    多了一抹瞻前顾后的心,做事情知道首尾呼应,但是已经不将自己的生生死死看作是衡量某些事情的唯一标准了,这让他们较难过,以至于过了很久,还是不能释怀,眼睛那样看着面前的温音绕公主。

    或者说,恋爱的确是检验一个人的标准,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涂改液,也是让一个人改头换面的催化剂,现下,那催化剂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温音绕公主,目下的温音绕公主是什么样子呢?

    是一个多情的,美丽的姑娘,她的妖媚与美艳是没有人能与之针锋相对的,但是心逐渐酝酿出来的善良与慈爱,也是让人完全不可思议的,这么一来,一个人即便是再瞻前顾后,其实也会忘记很多很多的细节。

    她是完全不管不顾了,对于很多事情,完全有了自己的看法,面对危险,也是彻彻底底不怕了。

    看到这样一股风果敢的温音绕公主,她们不知究竟应该是庆幸多点儿,还是伤感多一点儿,无论如何,应该将给自己族群谋福利的事情放在首当其冲的第一位啊,但是温音绕公主呢,分明连自己都不管不顾了。

    满眼睛都是人族,人族果真会感激他们吗?不,不,她们两姐妹认为,人族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好了,要去,跟着我,少废话才是好的,岂不闻多做事,少说话吗?”温音绕公主几乎是狠狠的皱眉,“要不去,在这里等着罢了,我去看看究竟有什么究竟,断不会让你们遭遇到什么无妄之灾的。”

    她一边说,一边舒口气,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姐妹俩面面相觑了会儿,无可奈何,只能跟在主子背后。

    “我做一切,不光光是因为自己,也不光光是因为玄十天,已经多少年了啊,妖族总是不能让人彻彻底底的接受,我逐渐需要改变这根深蒂固的概念。”

    “连您自己都知道,已经根深蒂固,还怎么改变啊。”旁边的大姐嘟囔一句,却看到温音绕公主已经回眸,深谋远虑的说;“难道,我们果真不想要找一个必然的出路吗?难道浑浑噩噩的活着,莫名其妙的是几千年,这是我们想要的不成?”

    温音绕公主一边说,一边怅然的叹口气,旁边的大姐其实也时常想,这样的生活毕竟没劲,但是总不能承认了说出口,只能叹口气,不说一句话。

    看到温音绕公主已经说了她的心思,二姐跟着也是沉吟起来,温音绕公主洒然一笑,已经握住了两个姐妹的手。

    “他们相信我们还是不相信,愿意得到我们帮主还是不愿意,那是他们的事情,要我们连这样的局面都不能改变,那是我们的无能与过错,且不要找那么多的理由与借口,先看看情况是什么,再揆情度理,才是我们深谋远虑呢。”

    她说,一边说,一边又道:“自古言独木难支,一个好汉三个帮,现在,我需要的是和你们凝固在一起,不是一盘散沙一样,我们都需要力量在一起,好了,权当是无缘无故的帮助我。”

    “幼年,我喜欢凌霄花,而妖族是没有的,你不时常也是在坊间给我采摘,现在到底年深日久,是你忘记了,还是不愿意帮帮我呢?”温音绕公主几乎是带着一种恳求的伤感了。

    面对这样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孩,面对那充满了憧憬的眼睛,面对那惶恐的眼神,任何一个人大概都是不能拒绝的,思及此,两个姑娘只能点点头。“好了,怕了你了,既然如此,好歹的也是帮帮您,只是一点,我们共同进退是,您莫要个人英雄主义。”

    “我何尝有过那样瞻前不顾后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也明白了。”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越发接近阳光,那种炽烈的感觉越发是浓郁起来,三个人都疲惫不堪,只能用自己的灵力来与之抗衡,其余两个还没有感觉什么呢,但是温音绕公主自己呢,已经感觉疲倦的很了。

    只能举步维艰的走着,尽管已经走了很久了,但好像距离眼光还是很远很远似的,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漂浮在天空的石头,这些玲珑有致的石头,白天是在地面看不到的。

    在万里无云的天界,石头其实是宝光四射的星星,只有到了夜深人静,悬挂在一片宝蓝色的天幕,石头才能熠熠生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