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天影之门 > 第四百四十章 青山绿水(三十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章 青山绿水(三十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菲林会维护你的安全,让你呆在一个没有人会羞辱和嘲笑你独自抚养孩子的地方,当他有能力时,就会去找你和人们的孩子。”

    “你有没有想过跟人们一起走?人们可以离开公鹿堡,你和菲林,然后现在就到上河?”

    “我不能离开公鹿堡,关于这点我也已经尽菲林所能向你解释过了。”

    “我知道你解释过了,他也试着了解,但菲林不认为你不能走。”

    “我为国王所执行的任务是……”

    “那就别做了,让别人做。跟菲林一起走,过人们自己的日子。”

    “我不能。事情没那么简单,国王不会准许菲林就这么离开。”人们不知怎么地就站远了,只见她把双手交叉在胸前。

    “赫尔墨斯走了,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回来。

    克里克国王一天比一天虚弱,陛下也准备随时继承王位。如果你所说陛下对你的感觉有一半是真的,等到他真的当上国王,难不成你还想呆在这里么?

    他为什么想留你?卡兹,难道你看不出来一切正逐渐瓦解?近邻群岛和渡轮镇只是个开端,劫匪不会因此罢休。”

    “所以菲林才更应该留下来执行任务,若有需要的话,为人们的人民而战。”

    “一个人无法阻止他们。”艾莉安娜指出。

    “没有人像你这么固执,为什么不把你所有的固执拿来为人们而奋斗?为什么人们不远走高飞,过河到内6远离劫匪过人们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人们得为了毫无希望的目标而放弃一切?”

    菲林无法相信她竟会说出这些话。

    如果这话是从菲林口中说出来,那便形同背叛,但她却把这些说的很稀松平常,好像人们和那个不存在的孩子比国王和五大公国加起来还重要。菲林无法回答她。

    “唔。”她平视着菲林,“对我来说这是真的。如果你是菲林的丈夫,而我也生了人们的孩子,这对我来说就有这么重要,而且比世上任何东西都重要。”

    那菲林该怎么说?菲林明知她不会满意,但还是得实话实说:“你对我来说也如此重要,非常重要。

    但是,这也正是他要留在这儿的原因,因为你不会逃避闪躲那么重要的事,反而应该挺身捍卫它。”

    “捍卫?”她提高嗓门,“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人们无法保卫自己?但菲林明白。

    菲林曾站在劫匪和菲林的侄儿女之间,差点就没命了。当你经历过这些,再来跟菲林谈捍卫!”

    菲林沉默了。不仅是她的话深深刺伤了菲林,这番话也让菲林想起自己曾抱着一个孩子,眼睁睁看着血沿着她那冰冷的小手流下来。

    菲林无法想象再度经历这种事情,但若这是菲林的任务,他责无旁贷。

    “不能就这样逃避,艾莉安娜。人们要不就是挺身奋战,否则就只得在战败后遭屠杀。”

    “真的么?”她冷冷地问菲林,“这只是因为你把对国王的忠诚摆在人们之前吧?”

    菲林无法面对她的双眼,只见她嗤之以鼻地说道:“你就像博尔赫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跟他有多像!”

    “像博尔赫斯?”菲林可给弄糊涂了。她这么说可真令菲林出乎意料地吃惊,更别说她的语气好像把这当成一项过失。

    “没错。”她倒很肯定。

    “因为我效忠国王?”菲林还是弄不清楚。

    “不!因为你把国王看得比你的女人……或是你的爱人,甚至是你的生命还重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是了!你看吧!你还真的不懂。你就只会忙碌着,然后表现出一副你知道所有了不起的事情、秘密和所有生过的重大事件的样子。

    所以,你不妨告诉菲林,为什么星彩痛恨博尔赫斯?”

    菲林此刻真是彻底迷失了,完全不知道这和菲林的不是有什么关系,但菲林知道艾莉安娜一定将两者联想在一起了,只得极为谨慎试着说道:“她为了菲林责怪他。

    她认为博尔赫斯把银辉带坏了……所以才有了菲林。”

    “就是了!你看吧!你看看自己有多傻,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有天晚上蕾姆告诉菲林,她那时喝多了点儿接骨木酒,他当时提到你,她则说到博尔赫斯和星彩。

    星彩原本爱着博尔赫斯,你这傻子,但他不娶她。他说他爱她但无法娶她,即使她的父亲愿意让她屈尊下嫁,只因他已经用生命和剑宣誓效忠自己的主子,也认为自己无法公私兼顾。

    喔,他说他希望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和她成亲,也希望自己在认识她之前没宣誓效忠,但还是一样,他说他就是无法娶她。

    他对她说了些傻话,象是无论马儿多么愿意,它却只能佩戴一付马鞍什么的。

    所以,她就告诉他,那么,走吧,就走吧,追随这位对你来说比菲林还重要的主子,而他也这么做了。就像你一样,如果菲林那么告诉你,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她的两颊上红彤彤的,只见她甩甩头转身背对着菲林。

    这么看来,这和菲林的过错确实有关。而此刻就在故事的点滴片段加上别人的评述而逐渐成形时,令菲林感到心烦意乱。博尔赫斯次遇见星彩的故事。

    当时她坐在一棵苹果树下,吩咐他帮她把脚上的刺拔出来。很少女性会如此对她丈夫的属下如此要求,倒象是直率的年轻女仆对吸引她目光的年轻男子所提出的请求。

    还有,他在菲林那天晚上提到艾莉安娜和星彩时的反应,只是重复星彩所说有关马和马鞍的言论,让情况更清楚了。

    “银辉知道这些么?”菲林问道。

    艾莉安娜转身端详着菲林,她显然没料到菲林会问这个问题,却也忍不住要说完这个故事。

    “不。本来不知道。星彩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是博尔赫斯的主子,而博尔赫斯也没告诉她到底谁是他所效忠的主子。

    原本星彩根本不想理银辉,只因她心中仍有博尔赫斯,你知道。

    但是银辉很固执,根据蕾姆所言,他简直爱她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也因此赢得芳心。

    星彩那时答应了婚事,对他说好,她会嫁给他,但事后才知道他是博尔赫斯的主子,而且是在银辉吩咐他把一匹特别的马送给她时才知道的。”

    菲林忽然想起博尔赫斯在马厩看着星彩的坐骑说:“菲林训练过那匹马。”菲林不确定他在训练丝绸的时候,是否就知道这匹马是要送给他心上人的礼物,而且是她的未婚夫送的。

    菲林打赌一定是这样的。菲林总觉得星彩是因为银辉极度关心博尔赫斯而讨厌他,但现在这个三角关系可变得更微妙了,而且痛苦得多。

    菲林闭上双眼摇摇头,感叹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没有一件事情是单纯美好的,”菲林自顾自地说道,“总是包覆着一层苦苦的皮,也总是藏着酸酸的果核。”

    “是的。”艾莉安娜忽然间好像气消了似的坐在床边,而当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时,她也没赶菲林走。菲林握住她的手,心中翻搅着千般思绪。

    星彩如何厌恶博尔赫斯的饮酒嗜好,博尔赫斯如何唤回她的宠物小狗,和她如何把它放在篮子里随身携带,还有他如何注重自己的仪容和举止。

    “你无法看见一名女子,并不代表她也无法看见你。”喔,博尔赫斯。

    到现在他仍抽出时间照顾那匹她几乎已经不骑的马儿,而星彩至少也曾拥有一段美满的婚姻,和她所爱的男人度过了几年的美好时光;

    就算他们之间的关系因政治阴谋而变得复杂,但总还是欢欢喜喜的度过那几年。

    那么,艾莉安娜和菲林将拥有什么?就只有博尔赫斯现在拥有的这些而已么?

    菲林拥抱靠在自己身上的她,好久好久,如此而已。

    但是,在那夜这忧郁的拥抱中,人们反而比以往都更加亲近彼此。

    红船来袭的那些年,正值群山的伊尤国王在位时期,他的长子罗克斯之死让他的女儿芙萝娅成为群山唯一的王位继承人。根据他们的习俗,当她父亲逝世之后,她将成为群山的王后,亦即人们所说的“牺牲献祭”。

    因此,她和赫尔墨斯的婚姻不但象征人们将在动荡不安的时期获得盟友支持,更保证群山王国终将以“第七大公国”之名义加入五大公国的王国体系。

    群山王国仅和内6公国的提尔司及法洛交界,因而芙萝娅特别关心任何可能分离五大公国的内乱。

    她从小就受栽培要成为“牺牲献祭”,而她对人民的责任是她人生中格外重要的部分。

    当她成为赫尔墨斯的王妃时,五大公国的人民就成了她自己的人民;但她心中却也清楚知道,一旦她的父亲去世,群山王国的人民将再度要求她成为“牺牲献祭”。

    所以,如果处于她和她的人民之间的法洛和提尔司,不是五大公国的一部分,而是敌国,那么她该如何履行那项义务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