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 > 311 恨之入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311 恨之入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用看了!”阎烬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嗯?”冉横玉看着他,一脸的不解,“嗯,你觉得看这些书没用吗?咱们找不到线索?”

    “不是,只是你都买错了而已!”阎烬说着,从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拿着另外一本书递到冉横玉的面前。

    “”冉横玉看着阎烬手中那本书,确实跟自己买的不一样,这本书,要小一些,要薄一些,就好像一个短篇的爱情故事书一样,冉横玉确定自己没有看过。

    “这个”自己买的那些都是错的?齐姝是在这本书上看到的?

    “是了!”阎烬点了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想,“作者叫润!”

    “”好吧,冉横玉觉得自己的做法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你去问的齐姝?她见到你难道不觉得害怕吗?”

    “我并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阎烬开口说道,“我让齐教授帮我问的!”

    “”好吧,冉横玉觉得自己就不该问的,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是说,一孕傻三年,她这会儿已经开始傻了?

    “我知道,你是因为心善!”眼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已经怀疑自己的智商了,阎烬这才开口说道。

    “”冉横玉翻了个白眼,这个安慰真没什么作用!“书上讲了什么?”

    “我随意看了一下,讲了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阎烬开口说道。

    冉横玉接过阎烬手上的书,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挑了挑眉,“很凄美的爱情故事?”

    “嗯!”阎烬点了点头,他对这种故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所以,看的也不是那么的认真。

    “行了,这个交给我就行了!”冉横玉挥了挥手,特别淡定的说道,这方面,她肯定比他在行的!

    “你慢慢看,不要着急,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阎烬开口提醒道,毕竟,现在她怀了孕,跟以前不一样。

    “嗯!”冉横玉点了点头,事实上,这根本就不用她提醒,她要是困了,就算是想撑着不睡,也是没有这个毅力的!

    然而,冉横玉低估了这本,原本以为看一会儿就该睡着了的她,就完全被这本书吸引了注意力。

    熬了大半夜,要不是阎烬以没收这本书为威胁,说不定她还得继续看下去,第二天一早,冉横玉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放在床头的这本书就拿了过来继续看,一直到中午,冉横玉终于把这本书给看完了!

    凄美吗?冉横玉想,应该有点吧!

    原来,这本书讲的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相爱,却因为阴差阳错,分隔两地,在见面的时候,女人也嫁做人妇,而男人却还是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

    然而,因为这个女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婚姻,所以,这个男人哪怕在恋恋不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女人的面前破坏她平静的生活。

    可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自己自愿嫁给她的丈夫的,而是因为对方的身份,被逼无奈才嫁给他的。

    这个女人整日活在痛苦之中,只想着从这个禁锢自己的牢笼中解脱出来,这个女人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救赎!

    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这个男人带她离开!无论如何,只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痛苦的男人就好!

    再然后,这个男人就想了一个办法,绑架,汽车爆炸,李代桃僵,这么一件轰动整座城市的大事儿,终于把那个女人成功的解救出去!

    然而,好事多磨,就在他们以为可以安心的迎接自己幸福生活的时候,却意外的查出了那个女人得了绝症!

    最终,那个女人死了,而那个男人,则把这个女人的尸首带走了!

    所有人都觉得他该把那个女人的尸体火化了,可是,那个男人却不听任何人的建议,执意的带走了女人的尸首,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最爱的女人已经没了,他坚信,总有一天,那个女人会回到他的身边!

    冉横玉觉得,这个男人可能已经走火入魔了!

    已经去世了的人,如何回来?

    看完了一遍,冉横玉又看了一遍,当然,看第二遍的时候,冉横玉的速度要快得多,这一次,主要是为了寻找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高官?结婚?绝症?

    高官?结婚?生子血崩?

    这其中,是不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还有这个润是谁?这个故事是他胡编乱造的?还是他根据谁的真实故事写出来的?还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

    不行,冉横玉觉得,这事儿还得问一问自己的老爸。

    可是,问老爸,又要勾起他的伤心事儿,这让冉横玉有点迟疑,算了,还是等阎烬回来的时候,跟他好好商量商量。

    “大嫂大嫂!咱们今天要去哪儿?”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蝴蝶终于渣渣呼呼的跑了上来,一脸激动欢喜的模样。

    “赫连洆的伤势怎么样了?”冉横玉问道。

    “据说还在医院躺着呢!不过恢复的不错!”蝴蝶开口说道,“军人嘛,原本底子就不错,恢复也比一般人要快的!”

    “也不知道徐薇有没有被赫连夫人欺负去!”冉横玉说道。

    “放心吧!”蝴蝶开口说道,“赫连洆又不是傻子,你没听说那天他就让老大给他安排两个小兵守着大门!赫连夫人想要进去都不行,就算她想欺负徐薇,也没有那个机会啊!”

    冉横玉听到蝴蝶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显然,并不赞同这样的说法。

    挖空心思的想要收拾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找不到?

    当然,冉横玉并不希望自己说对了!

    可是,就偏巧被她们给撞上了!

    时间就是在中午,蝴蝶带着冉横玉去市里的时候,恰巧在路边看到了赫连夫人和徐薇。

    “大嫂怎么办啊?我看徐薇不是赫连夫人的对手啊!”开车的蝴蝶对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冉横玉担忧的说道。

    “咱们要不要去帮她?”

    冉横玉看着,不由得皱了眉头,事实上,徐薇又怎么可能不是赫连夫人的对手?不过这因为她是长辈,所以不好对她动手罢了!

    “先停下来去看看!”冉横玉到底还是开口说道,无论是为了赫连洆,还是为了跟徐薇之间的情谊,都不能让徐薇随随便便的被欺负了。

    然而,就她们停车的时候,变故陡生,原本只是赫连夫人在说些什么,不知道怎么动起手来了,就见赫连夫人用力的去推徐薇,徐薇原本是轻巧的避开了,可是,就因为赫连夫人用力太猛,没有推到徐薇的情况下,便直接往路上扑了过去。

    马路上车来车往,这一扑就出了问题,还是徐薇,反应灵敏,一下子把赫连夫人拽了回来,自己却被刹车不及的黑色轿车给撞倒在地!

    “啊啊啊”赫连夫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徐薇,吓得一张脸瞬间就白了,扯着嗓子尖声大叫。

    冉横玉和蝴蝶,哪里还敢浪费时间,动作迅速的跑了出去。

    “徐薇徐薇”

    而此时,车上的司机也飞快的下车来!

    “啊啊啊”赫连夫人就跟失了魂一样,继续大声的尖叫着。

    “闭嘴!”冉横玉皱了皱眉,冷着声音说道,“徐薇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算是把喉咙叫破了,你也死定了!”

    “我我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赫连夫人听了冉横玉的话,终于不再尖叫下去,只是苍白着一张脸,结结巴巴的试图解释什么!

    “那个很不好意思,是我刹车太慢了,现在赶紧把人送医院,医药费什么的,我会负责!”

    “对对对,就是你,就是你,是你把她撞倒的,是你!跟我没有关系!”赫连夫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找到了替罪羔羊一样,特别大声的说道。

    冉横玉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长相特别帅气的男人,明明长着东方人的面孔,却有一双碧蓝色的眼睛。

    “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冉横玉开口说道,这时,蝴蝶已经把车开了过来,冉横玉跟蝴蝶一起,把徐薇扶上车。

    “无论如何,人是我撞的!”那个男人开口说道,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这是我的名片,医药费什么的,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

    “”冉横玉没有说话,她到底只是一个外人,没有办法替徐薇做决定。..

    不过,蝴蝶倒是非常爽快的从那个男人的手中把名片接了过来。

    “放心吧,咱们也不讹你,等她醒了,看她怎么说!”蝴蝶拿了名片,丢下这一句话之后,便飞快的上车了。

    赫连夫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因为自己被无视了而感到不高兴,本来非常乐意他们忘了她的存在。

    一直目送蝴蝶的车子离去,那个有着碧蓝色眼睛的男人这才转身回了自己的车上。

    副驾驶的位置,一个戴着墨镜的短头发女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目光一直恨恨的盯着蝴蝶的车子。

    “就这么恨吗?”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怨念,轻笑着问道。

    “恨之入骨!”短头发的女人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再怎么恨也得给我忍着,这次你要是再坏了我的事儿,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你能拿我如何?”

    “你以为,你还有多少利用价值?”

    “总比你那些乌合之众强!”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丢下这一句话之后,男人就发动了车子,飞快的离开。

    一瞬间,路边只剩下赫连夫人站在那里,好长的时间,刚刚才回过神来,连忙急匆匆的离开了!

    她真不是故意的,都是那个女人不知道好歹,她都说了,不要再去纠缠她儿子,可是那个女人,愣是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天天眼巴巴的跑去医院献殷勤。

    一个家道中落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她的儿子?

    跟她儿子结婚了,没有办法给她儿子一点帮助,这样的女人要了有什么用?

    哪里有童彤好?童彤家大业大,老爸更是军中高管,有他给儿子保驾护航,儿子还不能平步青云?

    哎!她这个做母亲的,几乎给儿子操碎了心,可是,儿子是个傻的,不仅不理解她的苦心,反而跟她对着干,实在让她伤心不已。

    赫连夫人在这边自怨自艾,而蝴蝶和冉横玉则带着徐薇去了医院,因为路上,冉横玉已经给赫连安去了电话,所以,当她们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

    就像冉横玉预料的那样,一番检查下来之后,得知徐薇伤得并不重,也就是一些皮外伤罢了!

    处理了伤口之后,便转到普通病房挂水去了。

    “大嫂,怎么回事啊?徐薇不是刚刚才从医院离开吗?怎么就出车祸了?”赫连安在帮忙把人转移到病房之后,这才开口询问。

    冉横玉看着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显然,那天这人喝的烂醉如泥抱着阎烬哭天喊地的印象太深,让她深深的明白了赫连夫人的杀伤力。

    “赫连夫人呗!”一旁的蝴蝶倒是没想那么多,直接开口就说了,“推人不成,差点把自己送到人家车轮子底下,徐薇心善,把她拽了回来,自己却被撞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