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狂暴逆袭 > 第一六〇八章 我是不是也要自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六〇八章 我是不是也要自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一六〇八章我是不是也要自?

    “这这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金迈大惊失色,浑身都开始筛糠,心一股难言的恐惧疾速滋生。没有谁他更清楚,这些所谓的自者,全部都是他指使的。

    数以万计的抢劫犯,一部分来自城主府的护卫军,一部分来自城卫军,另一部分,更是来自金氏金融创投的黑保安。

    这些家伙,秉承他的旨意和命令,夷平了水流云的小院,抢走了水流西的一大锅几十吨的长生酒。

    更是想要了水流云和水流西的命来着。

    但是现在,一个个都口吐黑血,前来自。

    仿佛不自,下一步就会被天谴一粒粒的,将所有细胞全部bào zhà,最后不但尸骨无存,就是灵魂都会湮灭。

    这种事情,怪力乱神,直接就让金湎魂不附体。

    此时他哆嗦着,感觉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掐住了他的咽喉,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此时,林西呲着牙,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副完全懵逼不解的样子,似乎涎水都要不自主地滴落。

    鲍老爹此时,却是彻底的浑浑噩噩了。

    有一个声音,像是从梦境之升起,似乎一种至高无上的神灵在威严地话。

    “这是天谴。

    坏事做多了,就要被天谴。

    做了坏事的人,这是幡然悔悟,要重新做人了呜呜呜……”

    鲍老爹的浑浊的眼睛,此时回光返照一般,盯着林西憨傻的表情。

    心惊涛骇浪。

    “是他吗?

    是这个傻长生吗?

    天谴也能听他的?

    不然他为什么好像,预先就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

    天啊天啊,我可是无神论者……”

    天机明,本就是认为人定胜天,以人的智慧,征服自然,征服宇宙,从来不相信什么神灵存在。

    他们之所以猎神,只是认为,这些所谓的神灵,不过是通过开自身内宇宙,走了一条另外的进化之路。

    是一种进化了的生命。

    至于说神,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但是现在生的事情,怎么解释?

    这么多的城卫军、护卫军、保安自动来自,一个个显然遭遇到了,身不由己的天谴。

    而这种天谴,显然不主动投案,就不会停止。

    直到将他们爆成虚无,连一丝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一个个冲进执fǎ yuàn的自者,癫狂大笑。

    “执法官呢?

    快来审判我们。

    我们来自,天谴就停止。

    我们要转身,天谴就开始。

    我的天啊!

    神灵在上,我等愿意洗心革面,做好人,办好事,再也不敢无视天谴,为恶行凶了嗷嗷嗷!”

    而此时,一个个的保安,此时看到了金湎,皆都朝着金湎这边恶狠狠地看了过来。

    有些来的迟了,内脏已经爆掉很大一部分的保安,此时气急败坏。

    “金湎,就是你这个混蛋,指使我们前往水流云那边,杀人抢劫。

    不然我等怎会有今日劫难,天谴折磨?

    你丫的快来自,承认自己罪行,不然迟早也要被天谴光顾,生不如死!”

    这些保安,本来敬畏金湎如神灵。

    但是此时,才知道金湎在真正的天谴面前,屁也不是。

    面对死亡,金家算什么?

    金家的白手套算什么?

    必须揭露出来,才能减轻天谴的烈度。

    必须指证金湎,才能停止天谴的摧残。

    此时一个个的,都开始涌动,带动了其他两类军士,也开始诅咒咆哮,指证金湎,乃是幕后黑手。

    此时金湎吓坏了,直接释放出一只星碟,想要驾驭逃走。

    但是就在此时,他身旁前后左右的千余打手,突然有许多人口喷黑血,也开始遭遇天谴。

    见到金湎想逃,直接祭出毁灭光弩,齐齐对准他的肉身。

    “金湎休走!

    胆敢再动,别怪我等光弩不认识你!

    赶紧进入执fǎ yuàn,向执法官陈述你的罪恶,我们一起认罪伏法,受到惩处,不然这天谴不走啊!”

    所有人都惊呆。

    原来这两天,震惊天机城的水流云小院抢劫案,竟然是金湎指使的。

    金家虽然是主家,所以外姓势力,都是附庸。

    但是,这是什么地方?

    天机城,九沌大陆囚笼之的天机城。

    天机城本身就是一个自囚的牢笼。

    九沌大陆是一个大一些的牢笼。

    大家本应守望相助,熬过这段黑暗的时期。

    但是,金湎你特么在做什么?

    敲骨吸髓,放gāo lì dài,设计套路贷也就罢了。

    现在当起土匪来了?

    明火执仗开杀开抢了?

    就是因为,人家水流西,手里有长生酒的方子,这就犯了死罪了?

    无数人愤怒,开始高呼口号,要求执法官出现,当众审理这一案子。

    那些遭遇天谴的家伙,更是急躁。

    执法官不出现,每一秒自己都活在恐惧之。

    稍有表现平淡,脏腑之的细胞,就开始一粒粒bào zhà。

    这是要死人的啊!

    “执法官给老子出来!

    你们不是说,没有证据证明,说是那些流浪汉作案,根本就不立案吗?

    老子们就是案犯,现在前来自,躲着不出来,是想让我等掀翻这座大院吗?”

    自者谁都暴躁,谁都着急,有的甚至开始捣毁执fǎ yuàn的门户,甚至催异能,要火烧执fǎ yuàn了。

    这么大的动静,执fǎ yuàn法官,一个人是绝对不敢出现。

    一出现,就是一大帮子。

    从执fǎ yuàn院长,到审判庭执法官,皆都惶恐出现,大汗淋漓。

    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啊!

    有一个半个自的,哪里有数以万计的人自的?

    而更多的执法军出现,将这些自者,逼到执fǎ yuàn外面。

    答应他们,要在执fǎ yuàn外广场,当场立案,当场审理。

    这才将要杀人要放火的大批自者劝离隔离出来。

    此时,林西袖子抹了一把哈喇子,盯着金湎,难以置信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

    你个狗东西,竟然是你指使的那些人,毁了我姐的院子,抢了我的长生酒。

    啊啊啊!

    今天又来忽悠抢我的酒方子。

    啊啊啊!

    你这畜生,你这强盗,我跟你拼了!”

    林西抵着脑袋,仿佛一条疯牛,就要朝着金湎冲撞而去。

    此时,鲍老爹等一群鲍家人,一个个慌忙上前拦住。

    更有不知道何时,悲愤出现的老孙家一帮流浪汉强者,连拉带拽。

    “恩人,相信律法的公正,相信执fǎ yuàn,一定会给您一个公道!”

    林西啊啊啊挣扎嘶吼。

    “还我姐的院子,还我的长生酒!

    你们这群gǒu rì de,你们就是欺负我是一个傻子啊!

    老子不活了,老子和你们磓命!”

    此时,有一个人,站在远处,眼皮直跳,心慌意乱。

    这个人,竟是摸金手的老大墨老板。

    他随着林西他们,一直跟到执fǎ yuàn。

    看到大量的人自。

    心仿佛也要有天谴降临一般,魂不附体。

    “平了他院子的,抢了他酒的,都遭了天谴。

    我怎么办?我是不是也要去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