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 第1808章 全文大结局(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08章 全文大结局(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吃完饭,何弘凤陪她四处看了看。

    这里的百姓,如今都忙着重建家园,都在搭建房了,女人们不少在晒海带和鱼干。

    何弘凤平时并不怎么给百姓亲近,他不擅交际,为人木愣,跟百姓说话的皆是易及代劳。然他所到之处,百姓还是会跟他问好,神态之间对他十分的恭敬。

    阿白心想,在竹林跟他话别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会是个好官呢!

    “我带了一些银子过来,就当是我捐助给云台村的百姓吧!”阿白说。

    何弘凤听着这话,心神一动看她。

    他一直知道,她不是不同的,她贵为公主,那么尊贵,却肯跟他来渔村,吃着海鲜面。

    “下官替这里的所有的百姓谢谢公主。”说着他行了个书生礼。

    阿白凝视着他:“我倒不需要百姓谢我,你好好谢我就是了。”

    公主让他谢,他要怎么谢才好呢?

    “那下官……”

    “又说下官,我才不要做你上峰呢!”她俏皮一笑,往前大步去。

    公主是什么意思呢?

    “主子,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月白说。

    “我送你回去。”何弘凤立即说。

    “你不是要忙吗?”阿白说。

    “这里交给何师爷就行了。”何弘凤说。

    他扶她上了自己的驴子,因为出村的这条路实在不好走,他也不骑马,就在前面牵着驴子走。

    阿白坐在驴上,看着他的侧影,心满意足。

    回到县城,她说:“你不是说陪我去山水桥吗?”

    “这里离山水桥并不远,我们走过去就是了。”何弘凤说。

    “好。”

    两人信步往伪山湖而去,所谓伪山湖,便是山在湖中,湖在山中,山岚百状奇形,水波碧绿清澈山水这间,拱桥搭起,百姓来来往往,将山水串连,繁华热闹又美好。

    阿白见此景,不由说:“你建山水桥,后世必定会记得你。”

    “我、也不算什么……”何弘凤一愣,他倒没想过要让后世记得他,他只是做这地方官,尽己本份,为百姓做一些事便可。

    阿白记得姐夫跟她说过何弘凤,说他天生就是适合做官的。他并不是真的呆傻,相反他很是聪明,很是勤奋,又会干实事,必会有一番前途。

    这两年,皇嫂和姐姐不是没给她张罗驸马。其中不凡世家极好,一表人才者。她并非眼高于顶,而是无数次几乎要点头时,脑海之中总没有忘记那个竹林里拒绝过她的书生。

    姐姐说,人一生大概总有一个人会让自己魂牵梦扰,难以放下。何弘凤于她,便是那个人了吧!

    所以,她来了!

    不远千里,千方百计的走到这里,出现在他面前。

    “我们去坐船吧!”阿白说。

    “好。”

    不一会儿,他们坐到一艘摇船上。

    王奇站在船头,两个丫环都识相的去了船的另一头。

    何弘凤与阿白坐在船的另一头,摇船顺着碧波绿水而走。

    “这里真美,难怪你当初情愿来这儿,也不愿做我的驸马。”阿白说。

    何弘凤听着脸一红,忙道:“公主,下……学生并非不愿做公主的驸马,只是、只是男子志在四方,我自小生平愿望便是读书育人,做一方官员能造祝福百姓……”

    其实来这里,他无数梦里皆是她,后来甚至想,让自己再来一次,会不会答应了公主。她这么好,若是能一生一世能跟她在一起,该有多好呢!

    “我姐夫说,你会是个好官,跤州也需要你这样的官。”阿白说。

    何弘凤自然知道她姐夫是何人?那是是他最最敬仰的宁侯!

    “你到了跤州,就没有人给你介绍娶亲?”阿白道。

    “自然、自然是有的……”何弘凤道。

    “那你为何不成亲?”

    “我总想,总要做出一些成绩,如此以后有一天能有面目见你。”他说。

    “见我做什么,说不下我都已经有驸马了。”她说。

    “公主有驸马了?”何弘凤脸一白,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

    “你不想做我驸马,总有人想做我的驸马。”阿白故意逗他。

    “是的,公主这么好,若能做公主的驸马,必下是三生之幸。”何弘凤他脸色白的吓人,手心更是一片冰冷。

    阿白看他这模样,一时心不忍,不再逗他:“骗你的……”

    “那必定是极好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公主,一下……”何弘凤压根没听到她说什么,脑海中只想到她有驸马了!她有驸马了!

    一时间,仿佛天崩地裂,他几乎窒息。

    “……”阿白没有想到,自己赌气的一句话,竟把他吓成这样。

    “何探花,我说了我没有……”

    何弘凤站了起来,慌乱无措的见礼:“下官、学生恭喜公主,我……”

    他话没说话,船突然晃了一下,他本来就头晕目眩,身体一歪直直摔到湖里走了。

    “……”阿白懵了,没有犹豫也跟着跳到了湖里。

    她跟着哥哥学过游泳,水性不可以,见何弘凤在水里扑腾,游过去抱住了他。

    “何弘凤,你怎么会这么傻啊!。”阿白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他如此。

    “公主。”何弘凤也是会水的,只是太慌太乱,一落水就呛了几口水,才会如此。此时公主抓着他,他就顺势浮起来了。

    “你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阿白也顾不得一身湿,“我说我骗你的,我若是有驸马了,怎么会来这里找你?”

    这下,何弘凤才真的听清楚他说的话:“没有驸马……”

    “没有驸马!”阿白笑了,一时间对他的爱意更深,“真是傻子!”

    月白风清等皆在船上,她们知道主子会水,但还是在船边注意水中动向。

    “主子,先上来吧。”月白大声说

    何弘凤在水里,又反手搂住了她,像是要再确认:“没有驸马?”

    “对,我故意逗你的。”阿白又想起来他之前被哥哥捉弄的模样,又看他现在这模样,不由开心的笑出声来。

    “你说,你是特意来找我的。”何弘凤说着一双手将她搂的更紧些。

    “看来你不傻吗”

    “你是来找我的,你也喜欢我的。”他又重复了一遍。

    “不然这里山高水远,我坐那么多天的船是来干什么。”她说。

    “你是来找我的。”他高兴了,太欢喜了,不由额头抵在她的额头,“没有驸马,你是来找我的。”

    “是,是,我来找你的。”阿白被他搂着,见他这般傻气,自然诚实的承认。

    “我好高兴。”也不知他哪里来的勇气,就在水紧紧搂着她,然后重重亲上去。

    阿白一下子懵了!

    这最规矩的书呆子,竟敢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待她!

    等上岸,回到琼琚别苑时,阿白沐浴更衣时,还不时想到在水里的那个亲吻不由摸摸自己的唇。

    “公主,那书呆子真是大胆,我看他一点都不傻嘛!”月白说。

    “他的确不傻啊!”她说。

    等她换完衣裳,何弘凤也换完衣裳。他穿的是阿白自己带来的男装,没想到他穿她的衣裳居然也能穿,就是稍稍小些,他穿着更显俊美。

    “公主……”他几步走到她面前。

    “这衣裳你穿竟也很适合啊!”她说。

    “嗯……”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公主,我……我写信给皇上,求娶你好不好?”

    “你觉得我皇兄会答意你吗?”她说。

    “我总一封封信求就是了。”他说。

    何弘凤在这方面就是个直性子,他要跟朝廷要东西,一次不行就第二次,第二次就第三次。他的上峰郝怀古常常被他缠没办法,十次里有六次还是会允了他。

    “……”阿白不由想笑,“真是傻。”

    “我是傻,可是我心里只喜欢你,只想娶你,我会待你好的,会很好很好的。”何弘凤道。

    “你要是做了驸马,我皇兄不让你做官了怎么办?”阿白道。

    “那我就写书,我就去做个先生,我做先生还是可以的。”何弘凤道。

    “我姐夫说的对,你一点都不傻,没人比你更聪明了。”阿白道。

    何弘凤摇头:“我爹总说我不聪明的。”

    “我说你聪明就是聪明,你听不听我的?”

    “自然是听你的。”他以后都听她的。

    在这一刻,阿白知道她来这里没错,她的玉手抚上他的脸,轻喃一声:“傻子。”

    一年后。

    柔嘉公主大婚,嫁给跤州知府何弘凤。

    皇帝就这么一个亲妹妹,无比珍视,大婚自然十分隆重。

    何家一有皆入东安城。

    何弘凤的父亲何惠,乃当世大儒,他万万没有想到儿子有一天会娶公主。

    不仅如此,他们成婚后公主竟会跟何弘凤去跤州。

    皇帝似乎还打算重用何弘凤,只要何弘凤在跤州做出成绩,以后入京是迟早的事。

    成婚之后,何弘凤就得南下走了。

    静平去送妹妹。到底是宠在心尖尖的妹妹,她万分舍不得,拭去眼角的泪:“要常常回来。”

    “我会的。”阿白抱了抱姐姐。

    目送妹妹离开,静平很是难过。

    “我好像一次次送他们离开。”静平对丈夫说。

    “别怕,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宁毅搂紧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