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全世界都是NPC > 第112章 吾死道不孤(三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2章 吾死道不孤(三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叶雪英不急不徐跟在他十米外。

    在他们身后不到二十米,就是宁静的村落。

    中年书生头上顶着无天教教主的字样,是她今夜的任务。他是位仙尊,叶雪英不怕卢子才这种法师。如果卢教主是武道真仙,她还会离得远一点,防备偷袭。

    卢教主不想因战斗伤及无辜的村民,叶雪英同样如此,二人很有默契的一前一后往无人的山中走去。

    卢教主心中郁结着一团火,近日来,他派人四下奔走,联络各派,要共同对抗天道。

    谁料各派高层个个推诿敷衍,无几人肯真心拼死一战。

    气得他大骂那些家伙是无智懦夫,墓中待朽的枯骨。

    今夜,卢教主已预料到无面魔女上门,但知自己避无可避,索性打发走所有跟随的弟子,独自在家,只等一战。

    步行一里,行至一石壁,卢掌门取笔,在石壁上题下一首诗。

    人闲桂花落,秋深山溪枯。

    千载成虚度,万藏皆白书。

    天地若囚笼,阴阳如狱卒。

    月高闻鬼笑,吾死道不孤。

    后题:无天教卢子才与无面魔女决战于此,子夜绝笔。

    写下时间后,卢子才长啸一声,向山中飞去。

    叶雪英看完诗,长叹一声,默默飞起跟上。

    至山深处,卢教主虚立空中,道:“此处风景甚好,可堪埋骨!”

    叶雪英点了点头。

    二人同时动手,卢教主扬手,万道雷光向叶雪英打来。

    叶雪英汗了一下,发动瞬移术,出现在十里外,随即九条神龙长呤一声,扑向了卢教主。

    卢教主精通多种道法,风刀、金枪、冰剑、巨木、雷光和大石如洪水般打向九条神龙,声势十分惊人。

    然并卵,他仙尊的实力与九条神龙相差太远。

    三个呼吸,卢教主就灰飞了。

    叶雪英摄了卢教主的骨灰,取了一坛酒。

    选了此处向南的一个山坡,挖了个坑,将酒洒在坑前,用坛装了他的骨灰埋了。

    给他立了块碑。

    碑云:无天教卢子才埋骨处。

    叶雪英犹豫了一会,又写下“地府青牛军无面立”几个字。

    次日,无面魔女诛杀卢子才于罗山的事传遍天下,卢子才的绝笔诗也传了出去,令无数英雄为之叹息。

    九月三十日子夜,叶雪英心情忧郁的踏入青牛殿,她暗自祈祷今夜的任务不是去杀无天教的人。

    她真心不愿去杀象卢掌门和席文君那样的人。杀如此英杰人物,让她有一种负罪感。

    接到任务后,她心情一下愉快起来。

    今夜,她的任务是剿杀一群魔门弟子。

    叶雪英含笑通过传送阵,来到一块荒无人烟的沼泽地。

    此处毒雾笼罩,在不远处的一块陆地上,立着一排茅屋。屋前立着十六根柱子,每根柱子上挂着一具骷髅。

    绿草地上,散布着无数白骨。

    骨魔宗的掌门骨无恨,带着他的姬妾和子女,隐居于此。

    骨魔宗是中等魔门,门中有近千人。这是个专修骨术的魔门,经常杀人取骨以用来修练。骨无恨修到**师级别,所杀人数不下万人。

    “骨无恨,你恶贯满盈了。吾奉天道之命,前来诛杀尔等!”叶雪英心情愉悦的说。

    骨无恨听了,腾地从茅屋里飞了出来,二话不说,掉头就逃。

    什么姬妾,什么儿女,全都不管了。

    他今夜一直未睡,早将所有宝物带在身上,无面魔女不来最好,他可以继续在此隐居。一旦来了,他就立即逃跑。

    叶雪英哪肯放他跑掉,抬手一招狂雷天降。

    百里之内,尽是雷光,沼泽地如同雷泽一般,水面上闪耀着无尽电光。

    骨无恨躲闪不及,被一道雷电击中,他全身哆嗦了一下,从空中跌下,瞬间上千道电光汇集过来。

    这边,叶雪英已放出一千只金乌禁卫。

    骨无恨抵挡狂雷之际,金乌禁卫已追上他。顷刻间,将他撕碎,啄食个干净。

    此时,骨无恨的姬妾与子女方惊慌的冲出茅屋。

    叶雪英将手一指,金乌禁卫嘎嘎叫着俯冲而下。

    那边陆地上的一切,立时全灰飞了。

    十月十五日子夜,叶雪英剿灭了一伙血魔门弟子。

    十月三十日子夜,叶雪英剿灭了火魔门聚居在一处的弟子。

    她心情有点不爽了,本姑娘连续三次,加起来居然才杀了两百人,经验少得可怜。

    时间忽忽而过,到了十一月初,三妃和四嫔都急了。皇上对她们越来越冷淡了。

    这天,她们齐聚坤宁宫,要皇后管管皇上。

    皇后听了她们的抱怨,苦笑道:“你们要我怎么说?我劝皇上要雨露均沾,皇上现在是雨露均沾啊!除了含英殿去的次数稍微多点。其他日子,侍寝的人都不同。我总不能逼着皇上去你们那吧?”

    端嫔厚着脸皮说:“皇上这两月到是去了我那两次,可就是喝了口茶,聊了会天,这怎么行啊?”

    贤妃脸都红了,这端嫔脸皮太厚了,这话也能当众说得出来。

    皇后无奈的说:“他都去了你那,你留不住他,我也没办法。”

    皇后不好意思说:皇上在我这也这样呢!

    淑妃恨恨的说:“我看,就是明嫔搞的鬼。自中秋后才开始这样的,以前皇上不是这样的。”

    容嫔凉凉的说:“至少你们还能到处跑,良妃现在还在闭门思过呢!”

    丽嫔幸灾乐祸的说:“谁知她做了什么错事,激怒了皇上。”

    德妃说:“良妃的事应该另有原因,不过,官制的事一定跟明嫔脱不了关系。”

    惠嫔急问:“你可有证据?”

    官制改革,影响的不仅是德妃家,容嫔和惠嫔家同样受到冲击,权力也小了不少。

    德妃悻悻的说:“要有证据我就去找太后了。她搞那一套出来,明着是帮皇上,暗里就是冲着我来的。”

    众女觉得德妃说得有道理。

    皇后皱眉,德妃这话说过多次了,她也问过皇上,但皇上否认了,说是自己想出来的。皇后也觉得从没接触过官场的明嫔不太可能提得出一整套严密的官制来。

    “没有真凭实据的猜测就不要说了。”皇后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