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全世界都是NPC > 第295章 敬王的下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5章 敬王的下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牛屠夫便笑道:“既然你是三娘子,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对了,李铁嘴和苗寡妇在哪?我去找他们喝一杯去。”

    叶雪英知道他的打算,这是要找李铁嘴二人求证一下。

    她含笑道:“李铁嘴现在叫李定光,如果不在宫中法师院睡大觉,就在外面混吃混喝。你的老相好苗寡妇在铁马巷。对了,你的另两个老相好,定闲和慧真也在那哦。”

    牛屠夫老脸一红,抱拳告辞走了。

    李铁嘴此时不在宫中,在外面喝花酒。

    但阴阳宗掌门要找人,那是一句话的事。

    半个小时后,牛屠夫就在绿柳街的一家青楼堵住了李铁嘴。

    看到牛屠夫,李铁嘴吓了一跳,推开怀里的舞姬,失声道:“握草,你怎么跑这来了?”

    牛屠夫挠了挠头,大笑道:“我来找你喝酒啊!”

    “狗屎,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李铁嘴骂道。

    牛屠夫离开台州可不是件易事,那是要付出重大代价的。离开一日,为了维持如潮般消退的实力,要消耗近百年积攒的神力结晶。

    非要重大事务,阴阳宗的神灵不会离开寄托元神的地方。

    牛屠夫一笑,将房中的舞姬全扔了出去,布下隔绝阵法,低声问:“陈婉是三娘子,是王语嫣?”

    李铁嘴多机智?立即反问:“你们见过面了?握草,你没惹怒她吧?”

    牛屠夫看老友的反应,就知道那位皇后真是王语嫣。

    他倒吸了口凉气,说:“特么的,还好老子出面了。”

    他现在特别后怕,庆幸自己来了,庆幸三娘子还念着台州的交情,没象对白云寺一样向阴阳宗下死手。

    李铁嘴笑道:“她还是有人情味的,多半会看你的面上,放阴阳宗一马。前提是你们别惹她。”

    牛屠夫点头,说:“特么的,我找死才会再惹她。我说,你和苗秀娟现在真跟她了?”

    李铁嘴点头,叹息道:“没办法!”

    李铁嘴是认命了,躲来躲去,总是会跟她相遇,他也是生无可恋了。只好破罐子破摔了。

    牛屠夫道:“你慢慢玩,我去找秀娟聊聊。”

    李铁嘴呸了他一口,骂道:“特么的,我点的女人都被你扔出去了,我玩个屁啊?”

    牛屠夫嘿嘿坏笑着跑了。

    李铁嘴打开阵法,重新叫过两个美丽的舞姬来,继续醉生梦死。

    牛屠夫跑到苗寡妇那,见她正搂着一个小伙子温存。

    牛屠夫一脸黑线,一指点晕了那小子,搂着苗寡妇说:“相好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苗寡妇展颜笑道:“老牛,你怎么来了?”

    牛屠夫叹息道:“别提了,一言难尽!我问件事,听说你们功德宗投奔王语嫣了?”

    苗寡妇吃了一惊,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厉声道:“你从哪得知的这消息?”

    牛屠夫见她如此,就信以为真了,陪笑道:“秀娟,不要紧张,我刚见过皇后了,是她告诉我的。”

    苗寡妇听他这么一说,神情柔和下来,说:“此事事关重大,你在外不可吐露一字,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牛屠夫吃了一惊,问:“你们宗的那些老怪,怎么都不见了?”

    苗寡妇摇头说:“我久不跟宗门联系,此事我不知情,你问我也白问。”

    牛屠夫有些疑惑,不解的盯着她看。

    苗寡妇给他看得不自在,说:“我只负责单线跟她联系,具体的事我不过问。”

    说完,她补充道:“知道越多越危险,你懂的!”

    牛屠夫默然点头。

    与苗寡妇温存了一会,牛屠夫出来,跟阴阳宗掌门和大江水神见了面,说:“她确实就是王语嫣。”

    阴阳宗掌门和大江水神心中一寒,后怕不已。

    “吴皇现在她罩着,我们不好再管了。”牛屠夫道。

    另两人都点头,王语嫣盯着的事,谁敢管?

    两位神灵各回本位,阴阳宗掌门却不敢就这样走,他又备了份厚礼再次求见皇后。

    送了礼后,他委婉表示,吴国就随便皇后玩了。若有事,只要招呼一声,阴阳宗上下无不配合。

    叶雪英见他如此识情识趣,顿时就乐了,微笑道:“敬王,靖海王,还有清江侯,这三人我很不喜。麻烦掌门出手。”

    阴阳宗掌门对敬王正恼火呢,若不是那家伙,阴阳宗何至于惹上皇后这位杀神?

    他马上点头答应了。

    事后,阴阳宗就发动自己的力量,一面向皇帝施压,一面搜寻那三人的罪证。

    罪证确凿,阴阳宗掌门亲自出面,吴皇顶不住,太上皇也顶不住这种压力。

    敬王没几天就被罗织了一堆罪名,废除爵位关入大牢了。

    靖海王同样丢了爵位,到牢中跟敬王为伴。

    清江侯最惨,被砍了头。全家被流放。没办法,敬王和靖海王是皇室成员,吴皇坚持留他们一命,然而清江侯不是皇室成员。吴皇为了保前面两人,不敢再跟阴阳宗硬顶,只好杀了他。

    敬王妃悲苦的煎了三千烦恼丝,到凌云寺跟女儿清和做伴去了。

    天牢里,敬王想破了头也不明白,自己依为长城的阴阳宗,怎么就突然翻了脸,把自己关进来了。

    没人跟他详细解释啊!

    他只知,这必是皇后出手了。但皇后怎么做到的,他就不清楚了。

    他还想向外传信,请太上皇救他,请功德宗救他。

    然而,没人跟他传信,看守他的人听他说皇后是邪魔,只当他疯了,哪敢得罪皇后去传这种信。

    传这种信,不怕满门被抄斩吗?

    阴阳宗的掌门得着信,听说敬王在天牢里仍不老实,就命人下手,直接把他弄成傻子了。

    靖海王在对面牢中看着,吓得再不敢乱说话。

    敬王倒了,端木小姐就再不来看清和了。至此,清和才看清昔日好闺蜜的嘴脸,对她恨得咬牙,却无可奈何。

    父王母妃全倒了,清和还指望着太后救她出去,对端木家恨到咬牙,还一句坏话不敢说。

    四月三十日黄昏,叶雪英放下前线传来的奏折,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到今天为止,吴国送到前线的一百六十多万小修士已阵亡殆尽,现在在前线镇守的边关的军队,除了将领还是修士,士兵已全换成了凡人士兵。前线战事已基本停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