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二十一章 关起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关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知道谨沅是重生的,也知道,谨沅用这么强有力的火去攻下七皇子,七皇子有可能是下一位帝王。

    可是讲真,她还真看不出七皇子有什么潜龙的特质或者优势在,除了是皇帝亲生的。

    而且就那破身体,不是自己看不起他,能不能比当今圣上活得长久还是个问题。

    那时候,她们复选完,就传出七皇子又又又病倒的消息。

    太医院又又又开出了“病危通知单”。

    更何况,省得一身剐,能将皇帝拉下马。

    某人还不是皇帝呢!

    自己好歹有强健的体魄,还有大长公主和妙书在,自己就不信帮不上倒忙,给七皇子在皇帝哪儿刷“好感度”!

    反正自己也不想嫁皇子,谁当下一任的皇帝,对自己来说也无所谓。

    但绝对不可以是七皇子,这家伙对自己的观感太差。

    万一他上位,听了沈谨沅的话,咪西了自己怎么办?

    七皇子对谨彦的印像差,大半来自于谨沅,小半来自于周泊桐。

    在谨沅的口中,谨彦就是个口蜜腹剑的家伙,在家里,靠着嘴甜舌滑讨得杨氏和沈三的欢心。

    使得家里人都喜欢谨彦而老是针对她。

    再加上谨沅自幼独自在京城长大,也确实是个事实,自然是引得七皇子更加怜爱,对谨彦的观感更加差了。

    杨氏和谨行听了谨彦的话,便把目光转向了谨沅哪儿。

    谨沅笑了笑,“是么,七皇子说你什么了?”

    “七皇子说我,除了好事,偷蒙拐骗抢,五毒俱全……”

    谨彦还没说完,谨行立即道,“七皇子怎么可以含血喷人,信口雌黄,无的放矢,不行,咱得找他理论去。

    妹妹放心,哥哥绝对不会因为他是皇子,就让他这么侮辱你的。”

    在谨行看来,自己的妹妹最是单纯不过,每次都是她吃亏,别人占便宜的。

    要不然,怎么四妹妹七妹妹都愿意和她玩?

    她们二人还是一起长大呢,还住同一府,血缘来说,还更加亲近些,怎么不愿意玩一起?

    杨氏是个聪明人,看了长女的脸色,又看了看小女儿的,皱了皱眉,喝止儿子道,“听你妹妹说完。”

    倘若皇帝真信了,那女儿哪里还可能留在宫里。

    她可是有回娘家找父亲打听过的。

    父亲说了,只要谨彦能乖乖待藏书阁几年,别惹事,别说对沈三和谨行的仕途有好处。

    哪怕对他们杨家人,那也是有好处的。

    也就沈家老大老二那些目光短浅的人才会觉得,以联姻为目的,送女儿当皇子小妾有前途。

    而且对小女儿的个性,她也了解。

    小女儿表面看上去是呆呆笨笨的,不过,也真没谁能在她手里沾便宜。

    除非她乐意。

    而她乐意也就两种情况,一种是她放在心里的人,比方说自己和谨行。

    另一种,那就是有用处的人。

    她才不信那七皇子在女儿手里能讨得好处呢。

    “哥哥放心,皇上哪里会偏听偏信呀,皇上不信我,也得信大长公主的眼光。”

    谨彦笑着安慰谨行,然后话峰一转又道,“说来也挺奇怪的,哥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那时候不是在会稽县义卖赈灾么,我们还特地表演了烤鱼给大家伙吃。

    那时候特地排队来买咱们烤的鱼的富绅可多了,可是筹集了不少善款,哥哥,你还记得不?”

    谨行一听,自然点头道,“这个是自然的,我们还得了青藤先生的赞扬。”

    对于这点,谨行觉得挺对不起妹妹的,因为妹妹把所有的功劳都算在了自己头上。

    正是因为有了青藤先生的表扬和引荐,他在父亲带着母亲妹妹去广州任上,他才能到京城的国子监来读书。

    虽然到现在也没中进士,花了银子去兵部当个笔贴式。

    不过,因为青藤先生的信,也使得他当年在国子监读书的时候,挺受祭酒大人重视的。

    无他,青藤先生乃是仁宗皇帝的师叔。

    当年青藤先生还在京城的时候,也是仁宗皇帝的棋友。

    只不过,青藤先生在五十岁那年不知怎么回事,放弃京城的一切,去了江南开了书院,教书育人。

    虽然再也不曾踏足京城半步,可他的当年的风采,现在京城的老少说起来,还是津津乐道的。

    谨彦点了点头,又道,“哥哥,你说好笑不,会稽县最多的就是河鱼了,怎么捉也是捉不完的,可你猜七皇子说我啥?

    他说我偷鱼拿去卖银子?

    还是偷了观音庙里的放生鱼去卖!!”

    会稽县水多桥多河多,鱼是怎么捉也捉不完。

    富人嫌弃有腥味,qióng rén呢嫌它难侍候,刺儿多,会卡喉咙。

    所以,在会稽县的菜市场,真没人卖鱼。

    要吃鱼多简单,你一出家门,都不用走几步路,直接下个网子就成。

    这也是谨彦和谨行捕鱼然后剥鱼,再来进行烧烤义卖会被青藤先生高看一眼的缘故了。

    因为二人的义卖压根不用花什么银子的本钱。

    而那鱼呢,烤得也挺不错,青藤先生亲自尝过,腥味没了,口感也好,特别香。

    特别是谨彦还说,这烤鱼是哥哥教她的,她哥哥常给她烤鱼吃呢。

    他们兄妹俩的感情好得巴拉巴啦的。

    那时候谨彦才七岁,梳着双丫髻,粉雕玉琢的样儿,可爱得不得了。

    再加上谨行在书院成绩不错,又关爱妹妹,还是沈三的儿子。

    沈三虽然不擅长拍上司马屁,但是,对于农事水利方面,是极为专注,也肯下功夫。

    在会稽县的民声,还是挺不错的。

    所以,对于青藤先生来说,谨行自然是个愿意值得培养栽培的对像。

    而同样一件事,用不同的角度和语气来描述,在七皇子看来,就成了谨彦偷蒙拐骗抢了。

    鱼不花银子买的,是事实,那是因为多的是。

    可在七皇子看来,不花银子,不是偷,那自然是拐骗了。

    至于把偷或者拐骗来的鱼拿来卖,自然算是抢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是谁把事颠倒和七皇子说的。

    虽然谨沅摆着一幅与我无关,我是无辜的样子,可是,杨氏和谨行压根不信。

    杨氏是个果断的人,第一时间让薛妈妈“送”了谨沅回院子。

    并且把谨沅院子里从一等到粗使给全部给关了起来让薛妈妈好好审问一二。

    谨沅这些日子来,没有出过房门,但是对一些事儿,还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之前杨氏是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这肯定是不行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