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五十八章 必须要问关清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八章 必须要问关清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是说要向人家报仇,而是至少知道是谁对外祖父动的手。

    要不然,你不知道,将来成了儿女亲家的,可怎么办?

    毕竟,曾经很多内务府属家,好些都成了儿女亲家的。

    外祖父虽然过世了,可三位舅舅依旧在内务府任职。

    官位虽然不显,可和好些的内务府的小吏都成了儿女亲家的。

    谨行听了谨彦的分析,便道,“妹妹,能让皇上下旨安抚的,想来也是有些身份和地位的吧?”

    “行哥儿说得在理儿,乖囡,这事儿,暂时先别和你娘她说,唉,岳父死得冤,可是……”

    谨彦明白沈三接下去想讲的话,也知道,这事儿,也只能就此打住。

    “爹,娘现在身子不便,我看,你暂时别和娘去庄子上了,现在娘好容易孕吐少了些,还是少动为好。

    而且庄子上也没啥好大夫,万一需要大夫呢?”

    谨彦和沈三打着商量说道。

    沈三听了,点点头,他也有这个想法。

    在他看来,现在没有什么比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的了。

    他们西府人口实在是太少了。

    讲真,他还真的挺羡慕杨府的,这么多孩子,多热闹!!

    就拿岳父这次的白事来说,由于子孙多,所以,虽然费的银钱也不少,可至少人不累些。

    你说万一哪天他和妻子走了,到时候,就两个孩子,还不是累死他们?

    不能把所有的压力全压在儿子身上不是?

    谨彦见沈三有了打算,给谨行使了个眼色之后,二人便退了出去。

    “哥哥去你哪儿,我有事儿和你讲。”

    到了屋子之后,谨彦推开了屋子的窗,然后让苏叶坐到了屋外的墙角下,一边帮自己盯着,一边做针线。

    “妹妹,怎么了?”谨行一见妹妹的样子,便知道妹妹有重要话和他讲。

    妹妹有和他说过,真要说重要的话,一定要在屋子里,而且要把屋子的门和窗户全部打开。

    一方面,你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进院子的人,万一手里有不想被人发现的东西,也能找地儿收藏。

    另一方面,有丫头在屋外,也能抵挡一番。

    最要紧的是,你关紧了门窗,一般人的头一个想法就是觉得,你们肯定在说悄悄话,在说什么坏话诸如此类的。

    可门户大开,相反,会起疑的人就少些。

    “哥哥,你要想办法问问世子,姐姐的事儿怎么样了?”

    对于谨沅的事儿,谨彦是真觉得有些头疼。

    你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的都奔着给皇子当小妾,当婢妾而去。

    给人当正妻不好吗?

    表妹哪儿也就算了,人家是没办法,为了父亲和兄长的将来。

    而且真有事,也不会牵连到父兄身上。

    可是,谨沅真有事,绝对会害家里人没命的。

    这种事,她也不可能写在纸上问妙书,还不如直接问问周泊桐呢。

    “妹妹,你的意思是?”

    “我之前有写信和妙书姐姐说过家里的事,外祖父过世,我要服小功,肯定无法入宫当差了。

    倘若妙书姐姐没回信,或者是说让我好好服小功,我也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可妙书姐姐的回信挺奇怪的,她说,藏书阁的事儿,还等着我。

    哥哥你想,这事儿虽然瞒了很多人,可皇上和妙书姐姐没理由会不知道的吧?

    我也没多才多艺到妙书姐姐和老大人们离不得我吧?”

    一开始谨彦也没多想,主要也是没时间多想。

    不过,后来每天下午在给外祖父守灵烧纸的时候,她就想啊想的,终于让她品出有些不大对头来。

    谨行一听自家妹妹的话,便道,“难道因为五妹妹的事儿真惹得上头震怒,所以,一杯酒下去……”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不迁怒到六妹妹身上的?

    “大哥,这事儿,就是我们自个儿在猜,到底是哪样,我们也不知道。

    但周世子的消息总是比我们灵通些,问问总没有错的,我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这段时间,总是一团乱的,而且老是心绪不宁,到底是因为外祖父的事呢,还是谨沅的事,还真说不好。

    所以,前几天,她就在屋子里列表,要把想做的事,一一给列了出来。

    比方说送苏叶出嫁,本来她过完年就要嫁人的,只不过,因为外祖父过世,所以推迟了。

    还有就是管教小丫头的事儿,粮油铺子,买地的事儿,这些都是事关整个西府发展的头等大事。

    而有些事,是可以让兄长来完成的,比方说粮油铺子的事儿。

    至于买地,则可以让父亲带着自己。

    倘若自己还是可以进宫当差,对于田地方面的事,不求事事精通,可万一庆丰帝问起来,总得有问必答吧?

    倘若不进宫当差,那对于田地方面的事知道得多些,也没坏事,技多不压身。

    自己总要嫁人,然后自己打理庄子田地的。

    “我明后天捎个口信给周兄,妹妹,你嫂子娘家有口信过来,说我岳父和两位兄长的禄米,到时候可以放我们铺子卖。

    倘若是这样,我们还要把那铺子给收起来吗?”

    谨行也不怕别的,就怕变革太大,到时候,万一害得铺子开不下去了,可怎么办?

    总是亲祖母留下来的,也是点念想。

    “哥哥,你是不是不想收那铺子?”

    谨彦一听,立即明白谨行的意思了。

    “东西府刚分家,我们就把铺子结束,特别是外祖父这边又过世,我们这儿闹得太大,也不好。”

    “那这事儿,我们再和爹,还有和嫂子商量商量,我也就提个意见,还得爹来做主。

    就是别问娘了,娘好容易有了些胃口,一些糟心事别烦她。

    你记得,有些事儿千万别提啊,倘若娘问你为啥愁眉不展的,你就说想念外祖父了。”

    “妹妹,我是真的很想外祖父的。”

    谨行低声的说道。

    谨彦也知道二人之间的感情,就没敢出声。

    “妹妹,你放心,娘哪儿,我知道会怎么回复的,周兄哪儿是约出来,还是请他来咱们家里?”

    好像他们也是守着孝的,让周泊桐来府里,不是很恰当吧?

    “要么我扮哥哥的小厮,到时候和哥哥一起去茶楼,或者书局的?”

    谨彦出主意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