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六十六章 想自赎的刁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六章 想自赎的刁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二上的是香片,你知道吧,妙书姐姐私下最爱喝香片了。

    可御书房的那些老大人们,喝的最多的,却是西湖龙井,信阳毛尖。

    当然了,你可以说小二上的香片是个巧合。

    可进茶馆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底下大堂空无一人,你觉得合理?

    还有,我们下马车的时候,一没马车停靠,也没马匹,轿夫的。

    小二还和我们说,临街的包厢全部被订满了,有客人。

    闻香馆的消费并不便宜,我们兄妹一个月的月银,也就能上闻香馆消费一次罢了。

    可是,奇了怪了,那些被占了包厢的客人,都是步行来的?”

    其实从一进茶馆,她就有好些疑问。

    茶馆和酒楼或者别的铺子不一样,人家走的确实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消费高,布置也雅静。

    大堂消费的人,肯定少,但不会一个人也没有。

    这年头,文人雅士还是不少的,特别是今年加开了恩科,来京城的学子不要太多。

    自家铺子后面的宅院,自从让掌柜和账房一家搬出去,稍稍修整之后,就租了出去。

    虽然是整个小院租出去的,不过,价格也并不便宜,足足租了四十两银子。

    虽说要提供一个婆子帮住在那小院的学子们做一日三餐,还要帮那几个学子缝缝补补。

    但整的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进项。

    可比给掌柜账房一家免费居住强多了。

    自家那宅子还是开年后张罗出租的呢,而且还是小街小巷的呢。

    可想而知,京城是聚集了多少的进京考恩科的学子,和他们的家仆啊。

    因此,哪怕以前上座率只有一两成的茶馆茶楼,现在的满座率也有六七成。

    更何况闻香茶馆了!

    耳目稍微灵通些的学子,估计都能知道,闻香茶馆那是首辅林大人次子林二公子名下的产业。

    虽说首辅大人很少出任主考官。

    不过,还是有不少的京城文人雅士喜欢来闻香茶馆小聚的。

    而现在恩科还没开始,有些学子就会趁机来这种名人雅士聚集地打响自己的名头。

    现在哪个茶楼茶馆酒楼不热闹的?

    怎么闻香茶馆就成了一片净土了?

    至于楼上的包厢,也是沉静如水,宛如一个人也没有。

    要知道,这年头的隔音效果确实不错,可是,文人雅士不可能一个人来的吧?

    相约而来,肯定也会有迟到早到之人吧?

    这年头,也没QQ微信和对方说,我们在哪号包厢。

    一般么,都是有小厮会守在包厢口,或者守在楼梯旁,等着主人的朋友到来。

    然后帮着引客人去包厢。

    要不然,难道还要迟来的人,一间一间包厢的找过去啊?

    最最要紧的是还是那个可疑的店小二。

    谨彦来京城才几年,出门不多,可是,她当年在会稽和广州府的时候,出门逛的机会还是不少的。

    因此,也接触过不少店小二。

    讲真,她是真没碰到哪个店小二的腰杆子笔直笔直的。

    大部分的铺子在找店小二的时候,基本个子都不会高,哪怕偶有几个个子高的。

    人家因为要招呼客户,所以,也习惯性弯腰了。

    而且在引路的时候,她还发现,那店小二的手不仅手掌特别厚实,手上有层厚厚的老茧。

    茶馆的店小二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差事。

    可是拥有这种手的人,肯定不会是店小二,明显是个有功夫的武夫!!

    所有的加起来,再加上皇帝拥有的独特龙涎香,倘若谨彦还猜不出来,那就真的奇怪了!!

    “哥哥,这事儿吧,别和爹娘说,待会儿回府,就和娘说,是因为铺子的事吧。”

    谨行听了谨彦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对谨彦道,“妹妹,前几天我去铺子后面的宅子,突然想到,咱们其实可以多买几间宅子下来,拿来出租的。”

    谨彦一听,便来劲了。

    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兄长提出要开源的一个方法,这可是好事,因此,便专心的听起谨行说起来。

    据谨行所说,他已经做过市场调查了。

    他们铺子后面的宅子,由于属于深街小巷,房价并不贵,特别是那种没有井的院子,价格更是低得离谱。

    所以,谨行的想法是,倘若买几座相连的宅子下来,到时候,好好改造一番,继续租给学子们,还是比较有市场前景的。

    “哥哥,今年是因为有恩科,可是科考每三年才一次,恩科也不是时常有的。

    那平时的话,怎么办?”

    总不能空起来吧?

    而且像他们的宅子之前之所以租的价格比较高,是因为有井,另一方面,还提供了可靠的婆子给他们缝缝补补,做一日三餐。

    最要紧的是,由于那几个学子人数也不多,所以,也答应了他们,可以让他们由铺子出入。

    这样,省了他们多兜几个圈才能回宅子了。

    再加上他们由于进京城晚了,又想清静,又想有一定宽敞的院子。

    多种因素凑起来,才租了出去。

    倘若买下几个院子,那么,进出的人员多了,铺子的安全怎么办?

    他们的铺子是做粮油米面的生意,这可是食品,安全问题可是大问题。

    “妹妹放心,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不是有两间铺子嘛,到时候,隔个小走廊出来,好方便宅子里的人进出。

    不过为了方便管理,每天只开两次门,总得有时间的xiàn zhì吧?

    至于粮油铺子的话,掌柜和账房一家表示,他们想自赎,我倒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本来你不是就想关了的吗?

    就让他们自赎吧。

    到时候,两间铺子楼上楼下加上库房整体租出去,再加那些宅子的进账,肯定不会比做买卖少的。”

    谨彦一听掌柜和账房一家准备自赎,倒是觉得是不错的建议。

    倘若关了门,让两家人去哪儿,都不适合,转卖那两房人,也不适合。

    本来是想交还给东府,不过,自赎倒确实是个最最佳的建议了。

    “那他们打算出多少银子自赎?”

    谨行见妹妹松口了,便松出了五根手指。

    “一人五两?”

    那岂不是太过便宜他们了?

    “不是一人五两,是两家人,五十两!!”

    谨行艰难的开口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