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一百十四章 无法开启的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十四章 无法开启的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又过了一会儿,便有太监来唤,据说庆丰帝有事找莫侍卫。

    等莫侍卫走了之后,谨彦使了个眼色和周泊桐一起离开了御书房。

    走在宫中甬道里的时候,周泊桐才轻声问道,“那莫侍卫你觉得有可疑?”

    可问题,他真没感觉出来啊!!

    “没有,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嘛,他妹妹死了,他好像也不怎么伤感。

    想当年,我姐死的时候,我哥不知有多伤感了。”

    哪怕谨行也知道,谨沅是假死,其实还活着。

    可谨行说,他的谨沅妹妹死了,以后,再也不能叫五妹妹了,所以,他伤感。

    至于那时候得知谨沅没了孩子,伤了身子骨,谨行可是伤心到不行。

    虽说像谨行这样爱妹控是比较少。

    可好像莫侍卫这样冷漠的人,应该也不多见吧?

    “你不知道,莫姑娘是嫡女,而莫侍卫则是庶出,虽说是同个父亲的,但是……”

    周泊桐给了谨彦一个,你应该懂的眼神。

    “等下,你这方向不是出宫,你打算去藏书阁?”

    周泊桐意识到方向不对,问道。

    “是啊,来都来了,自然得去红馆瞧瞧,哪儿是案发现场,其实到现在,我一直都不明白,为啥要选哪儿。

    咱俩偷偷进去试下看。”

    谨彦轻声的说道。

    “试什么?”

    “试暗探呀,这点,我也是刚才被莫侍卫提醒才想到的。

    你想,红馆有暗探这事儿,大家伙都知道,无论白天黑夜都有。

    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的是,暗探有几人。

    倘若只有一个人,那不是太好操作了?

    比任何一个值班侍卫都要方便,最要紧的是,还没人发现!!”

    这是她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

    莫侍卫表明,自己没有双胞胎兄弟,肯定也不会撒谎,要不然,一查也就知道了。

    那么,到底是谁欺骗了杜姑娘?

    刚才出御书房的时候,谨彦突然想到,倘若欺骗杜姑娘的人,就是红馆的暗探,那么,一切就比较解释得通了。

    她的假设是这样的,比方说,在一次特殊的情况下,某暗探查探到,杜姑娘对莫侍卫芳心暗许。

    然后这个暗探刚好也看中杜姑娘了。

    接着,那暗探就移花接目的骗了杜姑娘。

    至于说身形和相貌还有声音和杜侍卫有些像,那对那些暗探来说,实在太简单了。

    暗探总得会一些技能吧?

    以前书看好些,那些暗探除了脸不像周泊桐这样,文武方面,简直无所不能啊!!

    指不定人家的技能就是如此呢?

    谨彦把自己的分析和周泊桐一说。

    周泊桐一听,顿时无语了,“暗探怎么可能会背叛皇上做出这种事来的?

    夺人清白这种事,绝无可能。

    他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更何况,有些事儿,也说不通啊!!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那莫侍卫有可疑,现在怎么觉得,他不可疑,是被人陷害的了?”

    “暗探也是人,也会有喜欢的姑娘,也会干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来。

    更何况,指不定,有些事儿,人家早就是熟门熟路了……”

    毕竟,宫里的空闺怨妇这么多……

    一想到这儿,谨彦突然觉得,庆丰帝头上有些绿油油的哇!!

    怪不得庆丰帝有些阻挠不想查呢。

    你想,万一真是暗探干的,大家伙会不会也有自己这样“不成熟”的想法,觉得庆丰帝头上是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啊?

    二人很快的走到了红馆前,谨彦掏出了坤牌,把坤牌塞进了那凹槽孔,然后向左扭了三圈,向右扭了两圈,那道大闸门便缓缓的打开了。

    到了第二道闸门的时候,谨彦和周泊桐道,“你知道吧,我其实有一点,是感觉很奇怪的。

    妙书姐姐和我说,坤牌每个月开闸门的次数是有xiàn zhì的。

    你说啊,这闸门难道有自动记忆功能的?

    还有一点,就算真正的坤牌有两面,你想,我临走前,坤牌是用了一次的吧?

    那么,杜姑娘和那个谁进红馆用了一次。

    第二次莫姑娘被杀又用了一次。

    那怎么还会打得开的?”

    “你傻不傻,坤牌一个月开两次,那你手里的,是其中一面,人家手里的,也是真坤牌,自然也能开两次,不是对得上吗?”

    周泊桐觉得,这种算术也不难的吧???

    谨彦有些郁闷了,真是的,自己说得这么明白了好么!!

    因此,在心里叹了口气,便道,“我之前得了坤牌之后,有翻查过记录,坤牌只制作了一面的。

    红馆这儿的记录不会造假,也没那必要。”

    “你不会想说的是,其实那和杜姑娘相会的人,使用的是乾令?

    然后在发现莫姑娘被杀之后,把假的坤牌丢莫姑娘身上,以转视听?

    可也不对啊,这理儿说不通。

    人又不是他杀的,他转移这种视线干嘛?

    还有,郭大人应该是验证过那面坤牌不是吗?

    我觉得,你不要老注意这些不是关键的小细节。

    虽说有些细节确实能帮破案,可也不是每个细节都能帮上忙的。

    倒是想想,怎么协助莫侍卫抓骗走杜姑娘身子的身子来得强些。”

    “世子,我老觉得吧,我倘若能想通一些细节的问题,就能破案了。

    对了,倘若我破不了案,皇上会怎么处罚我啊?

    不会贬我的官吧?

    或者罢我的官?

    其实吧,皇上只要不杀我,做不做官,我倒是真无所谓的。

    我三个弟弟才刚出生呢,我得看得他们长大才行。

    你要知道,小孩子没有姐姐照顾,是很可怜的。”

    谨彦可怜巴巴的扯着周泊桐的袖子说道。

    周泊桐瞅着自己那可怜的袖子,很是无奈的说道,“你放心,大周朝自有女官制度以来,只有指婚嫁人的女官,没有被罢的女官。

    你不要脸面,朝廷还要脸面,皇上还要脸面呢。

    好了,你别说了,把第二道闸门给开启吧。”

    刚才这家伙左扭三圈,右扭两圈的开门,怎么看怎么不吉利。

    话说,是谁设置的啊?

    好好的,搞三长两短干嘛?

    谨彦见周泊桐有些不耐烦了,便把坤牌的另一面,放到了第二道闸门的凹槽里。

    然后又开始扭圈,扭完以后,按照理论,那门还是会打开的。

    可哪成想,门居然纹丝不动,压根没有开启的迹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