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挑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挑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谨彦沉下了脸,冷冷的说道,“请十皇子拿出证据来,空口无凭,本官可不认罪。

    本官也曾在大理寺待过,跟过郭大人一段时间,虽说不会断案,不过,流程还是知道的。

    还麻烦十皇子拿出人证物证来指证本官,要不然,本官不介意和十皇子一起面见圣颜,请皇上还本官一个清白。

    本官虽只是三品女官,不过,也很注重自己的名声,这种黑锅,本官可不背。”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更何况,物证,没有。

    因为七皇子请封的折子,早被她在红馆给处理掉干干净净了。

    人证,有,红馆的暗探。

    可你也得有那本事,把那天的暗探给挖出来。

    挖出来之后,你还要保证,他还真的运气特好的看见了自己所作的一切。

    要不然,那人证也是空话。

    所以,她很放心。

    七皇子听到这儿,就知道,这事儿基本就是沈谨彦干的了。

    他就不明白了,为谨沅请封这件事,难道对她这个同胞妹妹没好处吗?

    她为什么要横插一手?

    难道两姐妹之间,有自己不知道的隔阂?

    可哪怕有,也是嫡亲两姐妹,怎么就下得了这种黑手?

    只不过,正如沈谨彦说的,他们没有证据。

    到时候,这事儿闹大了,吃亏的还是自己和谨沅。

    至于沈谨彦,最多罚个俸,挨几句骂。

    现在妙书也走了,玉冰也成了自己的妻子,另外的那些女官也去了别的宫,和娘娘们培养婆媳妇感情。

    除非父皇彻底撤掉女官这个机构,要不然,这种小事,还真的动不了沈谨彦。

    “十弟,别闹了,我们还要去面见父皇呢,沈右使,请。”

    这时,一向中立的五皇子开口说道。

    虽说五皇子和二皇子是同胞兄弟,只不过,五皇子一向身体赢弱,所以,压根不掺和夺嫡的事。

    反正二皇子赢了,也亏不了他。

    二皇子输了,凭他啥也不掺和,上去的那位兄弟,只要脑子不是糊涂的,面子上,总也要善待下手足吧。

    因此,五皇子和众皇子的关系都还过得去。

    大家也知道,真闹开,老十肯定是讨不了好,栽赃你还是得有证据。

    因此,老七便朝老十使了个眼色。

    老十恨恨的吐了个唾沫,然后道,“你给爷走着瞧,别犯爷手上,哼。”

    说完便率先走进御书房。

    八皇子冲谨彦笑了笑,“我十弟脾气不好,一向被我们宠惯了,沈右使别见怪。”

    “谨彦不敢。”

    谨彦很是恭敬的回道,然后又轻轻的用大家伙都听得到的声音道,“稀奇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真没见过这么关心兄长内院妻妾问题,子女有多少的弟弟。”

    诸皇子一听,自然也都是微微变了脸色。

    十皇子至此之后,和谨彦的梁子就结下了。

    虽说九皇子有劝过他,觉得和沈谨彦的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呢?

    无论在哪儿,都是多一个朋友比较好。

    十皇子虽说母妃早夭,但人家的亲妹那是养在皇后宫里的。

    早年的时候,他的日子是不好过,但年纪渐长,靠着亲妹的关系,人家和皇后也渐渐走得近了起来。

    早几年的时候,还有人建议过,让皇后把十皇子给养在名下,特别是皇后的娘家人。

    诸皇子中,也就七,十两位皇子是母妃病逝的。

    皇后的娘家人是觉得,万一哪tiān huáng后不在了,他们和宫里的纽带也就断了。

    可倘若十皇子成了皇后的儿子,那又就不同了。

    再加上去年他的表姐因为神似他的母妃,也进了宫伴了驾。

    虽说只封了婕妤,但还挺得宠的。

    因此,十皇子便有种以半个嫡皇子自居的感觉了。

    十皇子打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下谨彦。

    省得这家伙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他十皇子的心胸有“多宽广”!!

    九皇子见十皇子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虽说多个朋友是好,不过,他们身为皇子,也不介意多个像谨彦这样的敌人!

    十皇子要对付谨彦的事儿,谨彦自然是第一时间收到了风。

    只不过,现在公事繁忙,再加上,皇宫也够大。

    御书房和藏书阁毕竟是她的地盘,她又避着十皇子,还真的没让十皇子找着机会对付她。

    但朝堂上的一些事,则让谨彦有些看不太懂。

    比方说,原先乐清波和她说过的,杜次辅要退下来,但到了腊月二十七的时候,还是依旧看见了他精神抖擞的给庆丰帝请安问好。

    而且好像大年初一大朝会的名单,杜次辅还是依然在列么。

    倒是诸五辅,据说是过年前和同僚晚上喝了点酒,所以,感冒发烧起不来了。

    虽说病得不是很严重,不过,庆丰帝已经派了好几拨太医前去医治。

    到了大年二十七的时候,据说是连起身也起不了了。

    而二十七晚上,据谨彦最新得知的消息,已经有太医委婉的表示,后事可以准备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的事儿多了,谨彦觉得,那诸五辅不会是被人害了吧。

    “诸五辅的身体一向不好,年纪大了,一次风寒,倒了,也正常。”

    乐清波见谨彦翻查着通政司的一些资料,便很热情的提供消息。

    然后又道,“我听说十皇子可是已经说通了赵婕妤,准备去皇后娘娘哪儿告你一状。

    再加上六公主在皇后哪儿敲敲边鼓。

    谨彦哪,公公知道你为人良善,只不过,在宫里,退一步那就是万劫不复啊!!”

    “多谢乐公公提醒,只可惜,我只会守,不会攻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哦,对了,今儿个是那赵婕妤侍寝?”

    谨彦一边询问乐清波,一边摸着自己的脖子道。

    乐清波点了点头,心道,自己暗示得这么明显,这家伙也不动动手脚的,真是蠢死了,摸脖子干嘛,摸脖子难道你有主意了?

    侍寝的名单是皇后拟立的,可也会送藏书阁来啊,你不会抢先在这儿动手脚么。

    你新官上任,想来皇后也会卖你面子不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