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多角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多角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时候,苏氏刚怀孕,东府的几个堂兄弟自然是笑闹着说要送丫头给谨行。

    谨行一听,自然是表示不要,这妻子怀孕了,怎么能找通房丫头呢。

    万一让妻子不高兴,到时候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个爱捣蛋的那就不好了。

    而堂兄弟们则表示,谁家的妻子怀孕了,都会给丫头或者陪嫁丫头开脸的。

    他们个个都是如此,京城的官二代们都是如此的。

    有个堂兄还表示,倘若谨行嫌府里的丫头无趣,他们堂兄弟可以凑些银子,让谨行去享受些扬州瘦马的绝技。

    保证谨行享受过之后,乐而忘返,乐不思蜀。

    谨行觉得和堂兄弟说这些很无聊,便打着哈哈应付过去。

    谨彦那时候听丫头提起此事,自然是放心不下,立马赶了过去。

    自家兄长最是老实,万一被堂兄弟们带坏了,那可不妙了。

    谨彦倒是没说别的,而是说起了自己和兄长小的时候。

    这种事情,哪怕是自己的兄长,你也不能明刀明枪的来,只能用打比喻的方式。

    要不然,万一兄长起了逆反心理,那就不妙了。

    那时候沈三有个通房,是老杨氏安排的,在京城的时候很是听话乖巧。

    最重要的是家生子,知根知底,家里男丁比较多。

    因此,老杨氏便安排给了嗣子当通房。

    一方面是为杨氏的身体着想,另一方面,也是缓解西府的添丁压力。

    哪怕是庶子,也是子。

    西府已经断过一回嗣了,不能再只有谨行一个男丁了。

    可是,哪里知道,到了会稽之后,那通房居然吃了豹子胆,居然想谋害谨彦和谨行。

    谨彦之所以会穿越,就是真正的谨彦被谋害了,她这个异世的魂才穿越了过来。

    一开始的时候,她哪里知道这些,也是自己后来慢慢从贴身丫头,自己小院里的婆子哪儿听来的。

    “哥哥,倘若那个通房心养大了,也来谋害你的孩子怎么办?”

    “哥哥,倘若你也喜欢那通房,通房也生下了你的孩子,到时候,万一那通房还是要来害嫂子的孩子怎么办?”

    “哥哥,咱们经历过的事儿,就别再让侄儿侄女们经历了,就让他们快快乐乐的成长,健健康康的成长,不是很好?”

    谨彦说的这些,谨行是懂的,那时候被通房害,他的年纪可是要比谨彦大些的,自然是有些印像的。

    他本来就没打算要通房,只不过,看着妹妹一脸紧张的样儿,想继续看看妹妹还会说些别的啥。

    谨彦一向在自家兄长哪儿挺说得开的。

    便开始数落起通房和扬州瘦马的诸多缺点来了。

    谁叫那些堂兄弟们说要带兄长去见识呢?

    谨彦说,你想啊,那些瘦马,她其实是很同情的,小小年纪就要出来接客。

    可是,同情归同情,有些事儿还要分开来看。

    瘦马接的客多了,多少脏。

    不是她嫌弃,也不是她势利眼,这就和马桶一样。

    你说吧,家里的马桶干净,还是外面公共茅房的马桶干净?

    你别看那些瘦马很会服侍人,那是因为人家想从你身上掏银子。

    人家能这么待你,自然也会这么待别的恩客。

    倘若你没银子,那不好意思,人家翻脸比翻书还快。

    当然了,不排除有些瘦马有情有义。

    可这太难了,你觉得你有这运气?

    周泊桐呢,还真的不是故意偷听的。

    他正好有事过来,这不,听谨彦和谨行说,便这么听着了。

    他呢,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把瘦马比作公共马桶的。

    要知道,他以前在江南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用瘦马来招待过他。

    虽说谨彦说得粗俗不堪,又让人觉得恶心。

    可细细一品味吧,好像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和公共马桶确实没啥分别。

    他一向知道谨彦思路和想法吧,和别人不同。

    不过,不同成这样,还真是头次碰到。

    你说被她这么形容过,倘若自己还会对扬州瘦马起点心思,那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

    光一想到扬州瘦马,就会把那大街上,露天的公共马桶给结合起来的。

    一想到这,他就想呕……

    而接下去说通房的,她就说得更加有些接地气了。

    西府的家境是比不得东府的,所以,谨彦一开始以养通房费银子来比喻。

    你想,那养了通房,你得多养几个丫头婆子来侍候她吧,这是笔支出。

    有了通房,还得顺便养人家的家人吧?

    人活在世上,谁没个几十个亲戚不是?

    妻子,人家那是有陪嫁的。

    家境好些的,妻子嫁进夫家,一辈子不吃夫家米都是有的。

    可通房就不同了。

    用谨彦的话来说,那完全就是笔亏本的买卖。

    首先,你有了通房,会和妻子不和吧。

    不信,麻烦转头瞧瞧东府几个堂兄弟的内院。

    或者瞧瞧大伯二伯的后宅也就知了。

    其次,倘若有了孩子,你也得培养吧?

    可通房,说真的,见识有限,培养出来的孩子会有嫡出的优秀?

    自家父亲为啥会这么优秀,那是因为运气好,成了西府的承嗣子。

    倘若你还不信,再看看东府庶出的那些堂兄弟和堂姐妹们。

    哪个有嫡出的优秀?

    为啥同个爹出的,就因为娘亲不同,孩子就不同?

    所以,无论是从经济成本角度来说,还是从遗传角度来说,这通房绝对是笔亏本的买卖。

    最最要紧的是,有了妻妾,你还想有安宁生活?

    别指望了!!

    不信,继续看东府每天上演的戏码!!

    看别家的,自然是好。

    可倘若是自家呢?

    周泊桐听了谨彦和谨行说的话,觉得,有些话挺有道理的。

    他是靖南王府唯一的世子,所以,再多的侧妃,妾侍通房也养得起。

    可他想到母亲有的时候落泪孤单的身影,觉得,将来真要让自己的妻子也如此?

    最要紧的是,谨彦有一点是说到重点了。

    那就是,靖南王府为啥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苗?

    他可不想让自己将来的孩子也受到这种危险。

    周泊桐想通了这些,因此,对那些想爬上他塌的女人,就没啥兴趣了。

    养那些女人的一家没啥问题。

    可怕的是,万一自己将来的孩子的小命,因此断送在那些人手里,他就承受不起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