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儿大不由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四章 儿大不由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皇上,这臣是可以嫁人的?”

    不是说不能嫁人吗?

    这是可以的?

    果然是皇权最集中的年代啊,皇帝说啥就是啥!!

    可庆丰帝不能先问问自己,对他挑中的男人,自己喜不喜欢,看不看得顺眼嘛!

    “当然。”

    庆丰帝狐疑地看了眼谨彦,觉得这孩子也太奇怪了。

    她表面得这么明显,一天到晚想跑靖南王府,难道自己还会看不出来。

    自己又不瞎的!

    至于这段时间不跑了,他也知道,不就是被太后抓到把柄嘛。

    这孩子也是的,如此小心,既然二人成了一起吃早膳的伙伴,自己还是可以保护她一二的。

    想去见就去见,有什么大不了的。

    都是年轻男女嘛,他也曾年轻过,自然明白了。

    本来吧,妙书走了,他倒还是真想让谨彦再多干几年的。

    可是,前段时间也让周泊桐受委屈了,那也是时候补偿人家一番。

    他也有听说了,这段时间靖南王妃进宫,可是受了不少白眼。

    他看在眼里,心里都明白着。

    他一直当靖南王是自己最最得利的助手,想当年,南征北战的。

    可不知道为啥,突然性情突变,居然爱美人起来了。

    男子爱美人,庆丰帝是觉得,他可以理解。

    他也爱美人。

    可是,为了美人居然不上朝,你说这叫人怎么容忍?

    他一直觉得,是不是靖南王受到了谁的逼迫。

    可是,他一直视靖南王为左膀右臂。

    再加上靖南王本来就是铁帽子,他就不明白了,有谁能逼迫得了他?

    这些年来,他也一直在查,可是,收效甚微。

    幸好,周泊桐不像他老子。

    可是,他又怕,周泊桐到了一定的年纪,也像他老子,那可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的,还是赏个周泊桐也喜欢的姑娘,到时候省得周泊桐走他父亲的老路。

    最要紧的是,他听说这沈谨彦挺对靖南王胃口的,据说二人在王府的花园里相谈甚欢。

    沈谨彦是他的人,想来,也能帮他打听出,为啥靖南王怎么会如此颓废的由来吧?

    只要知道原因,到时候对症下药就成。

    一想到沈谨彦对了靖南王的胃口,庆丰帝总觉得怪怪的。

    你说怎么自己看重的人,都会喜欢沈谨彦呢?

    他觉得,自己和自己欣赏的重臣,奴才的眼光和喜好,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吧?

    可怎么在看待沈谨彦方面,就有了那么大的距离?

    庆丰帝觉得,这事儿他挺想不明白的。

    谨彦一听说庆丰帝要给自己赐婚,头一个念头就是,谁这么倒霉啊,要娶自己。

    别人不知道,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啊,庆丰帝对自己的喜欢,还比不得乐清波呢。

    这人肯定不得庆丰帝的喜欢,要不然,怎么会赐婚的?

    第二个念头则是,也不知道这男方家里人好不好相处的。

    倘若不好相处,那可怎么办?

    你说庆丰帝也不知道先询问下男方或者自己的。

    第三个念头则是,这段时间,也没见庆丰帝召见什么青年才俊啊。

    不会是让自己去给什么年纪大的人当续弦吧?

    小妾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自己好歹也是三品女官,庆丰帝没这么傻,自己打自己的脸。

    让自己开口问吧,多不好意思。

    这可是古代,女生还是要含蓄些。

    你说那薛公公是怎么回事,老低着头,也不知道给自己回个眼色的。

    自己递了那么多眼色给他,让他帮着自己问下,你说大家都是同僚,这人怎么这样哪!!

    难道是给自己选的人,很糟糕?

    所以,薛公公感觉回应自己很不好意思?

    想到这儿,谨彦觉得,有些事儿,还是得自己开口好,把希望寄托于别人身上,不好。

    因此,谨彦鼓起了勇气,然后假装撒娇,扯着庆丰帝的龙袖道,“皇上,你帮谨彦相中了谁?咱可事先说好,长得不可心的,谨彦可不要,年纪太大的,谨彦也不要啊。”

    庆丰帝一听,便笑着说道,“你觉得靖南王……”

    谨彦一听庆丰帝提起靖南王差点吓趴下,心道,难道庆丰帝知道自己知道靖南王和皇家的关系了?

    可没理由啊,倘若那天薛公公是跟着庆丰帝一起下秘道的,那么,有可能会知道有自己的存在。

    可薛公公并没有下秘道。

    还有,自己在离去之前,可是有好好的打量过,保证没留下一丝痕迹才离开的。

    连地上有没有掉头发丝,都检查得很仔细。

    这年头,虽说庆丰帝的头发也很长。

    可是,那长度和自己的也还是有区别。

    最重要的还是发色和发质的区别。

    自己如此小心,不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啊!!

    庆丰帝见自己说起靖南王,谨彦便哭丧着脸,便打算不和这孩子开玩笑了,又道,“靖南王的世子我看和你来往得很频繁,想来你也不反感他,他也不反感你,朕是觉得,你们两人也挺配的。

    这孩子朕从小看到他,你将来可别欺负他啊!!”

    谨彦一听,是周泊桐,不过,随即一想,其实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啊。

    靖南王就他一个儿子,估计将来周泊桐也是会知道的。

    那么,万一人家父子想干点啥,比方说夺回属于他们的江山,到时候,自己是听从呢?

    还是去告发啊??

    还有一点比较可气的是,凭毛是自己欺负周泊桐?

    自己什么时候欺负过他啊?

    明明自己一向是被欺负对像的。

    “皇上,我和周世子的往来,一直都是公事,真的从来不曾私下往来过。”

    谨彦觉得,虽说庆丰帝把这事给定下了,但有些事儿,自己还是要解释的。

    要不然,将来别人觉得自己私相授受,那就不好了,多影响自己的名声。

    “唔,朕知道,你们二人往来都是公事,你每次出宫见他不都向薛公公请示过嘛。

    放心,朕都知道。”

    庆丰帝一见谨彦那模样就不由得从心里笑得出来。

    瞧瞧,一听说是周泊桐,也不反对了。

    也没有露出女儿家不好意思啊,羞涩的样子来。

    你说难道自己会不知道某些事儿?

    怎么和你兄长嫂子的来往就让侍卫帮你带信。

    和周泊桐非要自己亲自去人家王府。

    真当自己是瞎子吗?

    算了算了,儿大不由娘。

    当娘的都管不了,自己这个当主子的,更加管不了。

    就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