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两方反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两方反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谨彦见葛女官如此,便在心里点了点头。

    本来她也比较属意葛女官。

    虽说她倒是不怕,只不过,父亲和兄长的前途还在人家祖父手里捏着呢。

    父亲哪儿还好些,怎么说也是正三品。

    可是兄长哪儿,吏部的人想动些手脚,简直是太容易了。

    见葛女官这么上道,谨彦便提起了二人这段时间的表现。

    然后又把一边积压的文件指给了葛黄二人。

    黄女官一见谨彦的说道,她便觉得谨彦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在她看,那真不是什么大事。

    本来她们进宫,那就是来渡金,加强家里和宫里的联系,然后再钓个金龟婿。

    难道是真来干活的啊?

    宫里又不缺那奴才。

    那沈谨彦还以为被赐婚给靖南王世子有多了不起。

    那靖南王世子现在失宠了好不好。

    办不好差事,还害得十皇子受了重伤。

    倘若不是铁帽子唯一的儿子,看他脱不脱层皮,光长得好有什么用!!

    嫁给一个这样的世子,她的前途将来也是看得出来的。

    更何况,她在宫里这些日子也看明白了,那沈谨彦别说不得庆丰帝的宠,哪怕和太后皇后的关系也一般。

    再加上她的父亲也只不过是三品,比自己的父亲还低呢,凭什么啊?

    经过这些日子,她和高贵妃为首的一些娘娘们打得火热呢。

    一看那桌上的文件,估计没个七八天,也处理不了。

    倘若七八天不和娘娘们来往,到时候,谁还记得她啊。

    毕竟,娘娘们身边,也有新来的女官在侍候的。

    因此,她便站在哪儿,堵气不说话。

    她才不信沈谨彦真敢这么做呢,最多也就吓吓自己。

    她爹可是户部侍郎,比人家的爹官职要高多了!!

    堂兄弟,亲兄长们也在京城当官,比人家那个大理寺的兄长品阶也要高多了。

    到了最后,谨彦便和二人道,“今儿个,葛女官既然道歉了,本官就既往不咎,但是,绝对没有第二次。

    从明儿个开始,你们二人好好遵守藏书阁的规矩,我不管你们二人背后有谁撑腰。

    但进了藏书阁,就得按照藏书阁的规矩来。”

    说完,又把藏书阁太监总管朱公公给唤了进来,“朱公公,从明日开始,她们二人,没有本官的许可,不得出藏书阁一步……”

    黄女官一听,立即双目一瞪,不干了,“你敢?”

    葛女官虽说不乐意,不过,见黄女官做了那墙头草,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脚。

    反正黄女官反抗成功了,自己也能出去。

    失败了,倒霉的是那黄女官。

    谨彦一看,便冷笑着说道,“你可以看看,本官有没有这个胆量,敢不敢。

    藏书阁可不是黄侍郎府,是能由着你横着走的。

    朱公公,把黄女官请下去!!”

    朱公公把黄女官给拖下去之后,屋子里静得一根针掉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出来。

    沉默了半晌,谨彦才道,“本官听说,葛夫人和许三辅家的大太太关系不错。”

    她虽说卸任了通政司的右使之职,只不过,一些文书方面的事,谨彦还是在帮着乐清波和薛公公处理的。

    属于不拿银子只干活的那种。

    其实严格说来,她之前也是只拿一份俸禄,干好几份活的。

    她那时候觉得,古代的皇帝实在是很会差谴人啊,偏偏,那些当臣子还很乐意。

    之前她不明白,现在她明白了。

    就拿她来说,倘若不是从通政司得知这些,现在,也不会和葛姑娘这样坐下来说话。

    真要和人家干上,首先,你也得有那靠山,或者是你有那稳赢的把柄。

    要不然,和zì shā也差不多。

    葛女官一听谨彦的话,便知道,谨彦是知道一些事了。

    只不过,她和许家的往来,一向光明正大。

    有些事儿,大家伙也没捅破。

    所以,还真的不怕谨彦。

    葛女官原先还以为谨彦会继续说下去,哪里知道,她开始说起自己的事来。

    说着说着,葛女官便明白谨彦的意思了。

    藏书阁的工作,有一部分是要配合御书房的工作。

    以前无论是妙书还是谨彦,都完成得很好。

    现在呢,虽说也没捅出大篓子,不过,御书房哪儿是颇有微词。

    藏书阁和之前最大的差别是多了两个女官,谨彦退居二线备嫁。

    谨彦的工作态度也好,人品问题也好,那些相爷们还是认可的,所以,时间长了,其实倒霉的还是她和黄女官。

    别人不会说谨彦不会教,或者怎么样,只会说二人蠢,两个人干一个人的活也干不了。

    再加上二人时常出入六宫,到时候……

    她这些日子被宫妃们夸奖,有些得意忘形了,确实忘记了一些事儿。

    谨彦现在这么说了一顿,她立即就明白了。

    谨彦一见葛女官的样儿,便知道,她懂了。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有这么一点好,提个头,人家就明白了。

    见葛女官明白,又上道,谨彦又道,“那些文书的事儿,你和黄女官越快处理越好。

    倘若到时候,她不愿意……”

    看得出,那黄女官肯定是会懈怠罢工的。

    “大人放心,臻儿一定会办妥此事的。”

    葛女官不等谨彦说完,便立即接口说道。

    谨彦见状,便点了点头。

    到了第二天,又有六宫的宫女来藏书阁请黄葛女官。

    葛女官让侍候自己的宫女出去和来请的宫女表示,由于藏书阁事务繁忙,所以,她先把手头的事务处理完再去给娘娘请安。

    还让宫女帮自己赔罪,递给来请宫女的赔罪荷包也不算小。

    来请的宫女倒也没当回事。

    毕竟,以前六宫来请藏书阁的,妙书在时,只有慈宁宫和坤宁宫的请得动。

    哪怕高贵妃哪儿,妙书也是不理会的。

    至于到了谨彦这儿,一般情况下,她也不在藏书阁。

    六宫的妃嫔早上都会去太后还有皇后哪儿请安。

    请完安,大家说笑一会儿,再走回自己的宫室,基本也要中午了。

    那个时候,谨彦不是已经在御书房,就在去御书房的路上。

    一般宫里的宫女也好,女官也好,也没那胆子去御书房请人。

    留了口信在藏书阁,她给的回信倒是快。

    可问题是,人也未必去。

    也就太后和皇后哪儿,是会当天传唤,当天到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