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二百零七章 席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七章 席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谨彦和杨氏三人沉默也没多久,丁氏和邹氏便带着她们的女儿过来了。

    过了会儿,杨家的舅母和小杨氏也到了,屋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以前杨家的人围在一起,总是围在小杨氏身边,谁叫人家有个肚皮争气的女儿呢。

    可现在不同了。

    谨彦是世子妃。

    虽说铁帽子世子的等级是比皇子要低。

    可谁叫心秀只是侧妃呢?

    杨家的人以前愿意捧着小杨氏,自然是因为小杨氏能给大家带来好处。

    可现在,心秀能顾上自己就算不错了。

    因此,那些舅母姨母还有表姐表妹的,都围着谨彦和杨氏打转。

    谨彦和杨氏应酬得那叫一个心力交瘁啊!!

    终于等吃过了午饭,送走了宾客,杨氏和谨彦才坐下来谈起一些事。

    之前沈三回来,有一点是没和谨彦说的。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来接手他的职位了。

    也就是说,沈三的位置要动一动了。

    可具体去哪儿,沈三也不知道。

    “能在京城,那自然是最好的,只不过,现在京城……”

    谨彦皱着眉头很是无奈的说道。

    按照太医的说法,庆丰帝的身体,也就只能撑个两三年。

    这还是调理得不错的情况下。

    倘若受下cì jī什么的,指不定就一年半载。

    偏偏庆丰帝也没立储的倾向,这种事儿,你又不能问他。

    要不然,那真是大逆不道了,铁定你一问出口,立马被他给米西了。

    而据自己了解,四皇子那是铁定与皇位无缘。

    至于另外的皇子,她也没那慧眼看出来,谁才是最后的得利者。

    所以,沈三能出京城吧,还是出京城。

    “你说得对,京城现在龙蛇混杂,只不过,地方上,也没你想得那么太平。

    那个位置,只要是皇子,谁都想,只不过,他们不明白的是,那位置,也不是他们想,就能得到的。

    最要紧的,还是看皇上看得中谁罢了。”

    在杨氏看来,那些皇子受宫里的师傅教导,无论谁坐上那龙椅,都不会差到哪儿去。

    毕竟都是同个爹,同批师傅教出来的。

    虽说资质有些差别,但资质这种东西还真的说不好。

    擅长读书的,未必擅长当皇帝。

    擅长当皇帝的,还未必擅长会读书。

    所以,杨氏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个小女人看得懂的,那些皇子怎么就看不懂。

    不知道多做多错的道理啊?

    “娘,我觉得吧,皇上对爹应该还是满意的,到时候,皇上肯定会有安排。

    静观其变吧,唉,其实我最怕的,反倒不是爹是否不能当官,反是爹当了大官。”

    按照沈三之前的职位,倘若要在京城谋缺,还真的不是特别难。

    一般来说,地方官转京城的,降一级任职,那算是平调。

    哪怕是降两级也是有可能的。

    京城升官的机会相对多些,也快些。

    四皇子倘若要动手,像沈三同级的官位,他做不了手脚。

    可倘若降一级,降两级的,他做手脚压根不是太难。

    虽说谨行从大理寺被调到兵部,已经成了事实,无可挽回。

    但是沈三的去向,还是够让谨彦操心的。

    “你说得也是,不过,四皇子应该只能动兵部的吧?升了你哥,你爹哪儿……”

    杨氏一听谨彦的意思,立即明白谨彦的言下之意。

    “我回去和周泊桐商量商量,大哥的事已成定局,爹的事,他总得帮着一二吧。”

    谨彦不假思索的说道。

    杨氏听了,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能和世子有商有量的自然是最好,不过,你也是的,怎么能叫世子名字?”

    谨彦一听,一嘟嘴,“娘,这名字取了,就是被人来叫的嘛,要不然,你说叫啥?”

    倘若自己嗲声嗲气的叫声爷,或者叫世~子~爷~,也不知道会不会把他吓死哦。

    他的胆儿,好像不是很大,心脏的起跳能力也很一般啊!!

    杨氏听了,很是无语,你说这女儿平时也挺聪明,也很机灵,怎么碰上夫妻之间的事儿,就像她爹那根木头了?

    兄妹俩都是一搭一搭的,都一个样儿。

    偏偏在这方面最有天赋的谨沅呢,又不学好……

    杨氏有的时候真的很忧伤了,几个孩子真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还有那三胞胎呢!!

    这年头,娘不好当啊!!

    相比较谨彦和杨氏,周泊桐的环境就好些了。

    一开始吧,谨行还真的想灌他的。

    只不过后来一想,不对啊,这家伙成了自己的妹夫。

    这妹夫丢脸,好像妹妹颜面也无光啊。

    而且喝酒伤身……

    你说吧,周泊桐伤了身,到时候,还不是自家妹妹吃亏?

    然后,便成了,一开始他和堂兄弟们说好,要灌周泊桐酒的,到了后来,变成全部都是谨行在挡酒了。

    搞得那些堂兄弟觉得,谨行这人也太没义气了。

    合着恶人都是他们做了,好人全归他了啊??

    虽说人家是亲舅爷,可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所以,后来也没啥灌酒的恶事,大家处得挺合乐融融的。

    谨瑞几人也在当差,也向周泊桐请教了一些官场上的事儿。

    周泊桐事先呢,也是做过调查的。

    针对谨瑞等人的上司,他让人详细调查了一番。

    然后一一和人家说了上司的喜好和性格品性。

    有些嗜酒的,有些怕老婆的,有些偏疼二房的。

    让大家伙对自己的上司也有了重新的了解。

    因此,饭桌上大家伙相处得很是愉快。

    至于沈大伯,也觉得,这侄女婿倒是个不错的。

    有心想问问自己自己过些日子脱了妻子的服之后,应该要如何筹谋。

    但他又觉得,几个儿子侄儿的前程,这个侄女婿也挺上心的,没理由自己的,人家不上心吧?

    更何况,哪里有做长辈去请示晚辈的?

    因此,在宴席上,只是捋着胡须,笑意盈盈地看着周泊桐,和几个兄弟表示,谨彦这个侄女嫁给周泊桐是嫁对了。

    对沈家大伯这种官迷心里想的是什么,周泊桐自然是知道的。

    只不过,他觉得,沈大伯这样的个性,还是多在家里几年好。

    省得出来做官,到时候闯祸,要自己来帮着收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