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贵女当家 > 第二百十二章 想多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十二章 想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二皇子失踪?什么意思?怎么会失踪的?”

    原来不是靖南王妃,幸好,幸好!!

    不过,二皇子的失踪会不会和四皇子有关系?

    四皇子和自家好像有太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一想到这儿,谨彦的心情顿时也不好了。

    怪不得周泊桐面色如此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周泊桐觉得挺奇怪的,据线报,二皇子是在街上失踪的。

    但是,在他看来,那种算是走失吧?

    “会不会是碰上bǎng jià案了?”

    谨彦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

    周泊桐瞟了眼谨彦,很是无语。

    说话也不用用脑子的,在京城,bǎng jià二皇子?

    那得多没脑子的人才会干!!

    更何况,绑得了嘛,人家二皇子身边有侍卫的好么!!

    “哎,收起你鄙视的绿豆眼,我和你分析,比方说,二皇子某天微服出巡在啥街上,突然,碰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那个美人儿也被二皇子的翩翩风采所吸引,然后二人就这么在街上,看对了眼儿。

    那美人儿,便把二皇子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天雷勾动那个地火,干柴烧着那个烈火……

    你想,那个时候,人家侍卫不可能在二皇子身边的吧,肯定在屋外。

    然后,正当二皇子和美人儿开心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那美人儿从枕头下,拿出mí yào,瞬间把二皇子给迷倒了。

    再接着,出来几个大汉,把二皇子从那地洞带走,神不知来鬼不觉……”

    好像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虽说是狗血了些,不过,你怎么知道不会发生?

    周泊桐看了眼谨彦,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媳妇说话了。

    话说,她以前也是这么和妙书还有皇上相处的?

    真是难为二位了!!

    谨彦见周泊桐打算出门,便兴致勃勃的问道,“是不是去大理寺?我也去!!

    我也好久木有去大理寺找熟人了,一起啊!!”

    二皇子失踪这种事,庆丰帝理论上不会搞大。

    你想啊,皇子都会失踪或者被bǎng jià,老百姓得多恐慌啊。

    不过,小道消息呢,肯定会流传的。

    所以,没有比去三司更加适合的地方打探了。

    正巧,大理寺对周泊桐来说是熟门熟路的。

    那就一起去吧!!

    正好发发喜饼!!

    古代也有这种说法的吧?

    “去大理寺干嘛?”

    周泊桐皱了皱眉头,很是无语的问道。

    “去打听八卦……哦,错了,是发下喜饼啊,咱俩成亲,哪儿也算是咱俩结缘的地方,不用发喜饼?”

    谨彦装着一脸无辜脸,眨巴眨巴眼睛瞧着周泊桐。

    “那照你的思路,咱俩是在会稽县认识的,是咱俩相识之地,是不是要请全县的人喝喜酒?”

    周泊桐拍了拍谨彦的脑门,很是无语的说道。

    “要这么铺张?不好吧?现在二皇子失踪了,我们要低调点!!”

    “所以啊,发什么喜饼,什么时候有这么破规矩了,好了,我回书房看书,你和那黑白怪玩去。”

    周泊桐示意谨彦别跟着他。

    “你不出去?”

    明明好像是要出去的样儿啊!!

    “我出去干嘛,去打听二皇子失踪的事?”

    谨彦一听,立即点头,“对啊,这二皇子失踪也是大事,咱们身为大周朝子民,关心关心也是应当的。”

    至少要知道是谁bǎng jià的吧?

    周泊桐叹了口气,然后道,“我们现在放婚假,还有,这事儿是密探报上来的。

    你说我们去大理寺打听?

    人家还未必知道。

    再说了,你觉得,这世上,知道太多秘密的人会哪样?”

    谨彦一听,立即脖子一缩,“那你回书房,我回去补眠,我还没睡饱呢。”

    说完,也不等周泊桐给她回应,便闪回了屋子,用最快的速度跳上了chuang,盖上了被子。

    周泊桐:这速度,比兔子还快!!

    晚上陪靖南王妃一起吃过了晚饭,谨彦便在自己的屋子里逗着两熊猫。

    至于周泊桐则是无聊的翻着书。

    谨彦见状,挥退了左右,然后爬到周泊桐身边,“世子啊,咱俩聊聊那个心事啊?”

    真的不是她八卦,她主要是关心家里人。

    怎么说呢,她好怕这事儿和谨沅有啥关系。

    周泊桐叹了口气,“这事儿,我真不知道,现在,也不方便叫人去打听,你要么继续去睡觉?”

    谨彦一听,立即摇头,“我下午睡饱了,也不知道咋滴,刚才一盖上被子,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临近晚饭的时候,才被叫醒呢,我现在清醒得很。”

    周泊桐觉得,闲着也是闲着,更何况,屋子里也就夫妻二人,便道,“要么,你把自己分析的和我说说?

    我帮你琢磨琢磨?”

    谨彦一听,双手一摊,“我之前不是分析过了,你说不可能嘛,其实我仔细一想,也觉得不可能。

    这不是画本子上都是这么说的,所以,我就嘿嘿嘿。”

    见周泊桐的脸色慢慢地变黑,她又道,“我觉得吧,会不会又有人肖想皇位,然后特意bǎng jià二皇子,然后栽赃给四皇子啊?

    你想,现在二皇子和四皇子可是势成水火。

    万一那二皇子一死,皇上肯定对四皇子更加死心。

    好了,灭了两劲敌,另位的皇子就能上位了。”

    周泊桐心道,这家伙终于开始分析了,这才像话么!!

    不过,问题是哪位皇子呢?

    相比较周泊桐,谨彦觉得,好像除了皇子,还有人,也有可能啊!!

    那就是自己的公公靖南王!!

    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

    同理,靖南王知道自己这一支才是太祖嫡出,就没啥想法?

    倘若自己是靖南王,自己会怎么做?

    慢慢等,慢慢熬,等到一个机会,熬到一个机会?

    或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倘若庆丰帝所有的儿子内斗死了,剩下的,也不堪重用。

    比方说,身体不行的,要么是残疾的。

    那继承人,自然是得在宗室里找。

    然后,突然有人爆出,靖南王这一支才是太祖嫡宗。

    那靖南王顺理成章的登基,也是有可能的嘛。

    只不过,问题又来了。

    无论是哪种方法,你手里得有兵才成。

    枪杆子里出zhèng quán那是恒古不变的硬道理。

    可靖南王除了有银子之外,好像也没听说哪个将军和他们家来往密切啊!!

    所以,是自己想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