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93 长眉陷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93 长眉陷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地之间一片漆黑,五色虹光闪过之后,只剩下闷如潮涌的雷声带动大地不停震颤,地面上冰封的厚厚冰壳支离破碎,转眼间传递到近前,激得沿岸数百座大小冰雪丘陵渐次崩裂,恶浪翻涌,天摇海动。

    傅则阳感受到外面的动荡,从云中殿出来,降落到船头,他一双魔眼穿透黑暗,看见有一道寒光急速向这边飞射过来,后面一道五色长虹紧紧跟随。二者光芒不亮,距离又远,被浓密的冰霰乱雪遮盖,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大家退后,那两人往这边来了!”傅则阳让众人不要聚集在船头。

    忽然,风中传来几声急促的鹤啸,夹杂着一连串的雷声。

    “怎么回事?”众人面面相觑,这么凛冽的寒风中,怎么可能有仙鹤存活?

    傅则阳看见五只体型硕大的仙鹤排成一排,奋力拍打翅膀,冒雪突风,向寒光后面迎去,做出攻击姿态。它们似乎与寒光是一伙,要攻击后面那人,却被敌人发出五色豪光,青红光白黑,每道光芒罩住一只,强行裹住。

    仙鹤们落在光中,被五行真气治得痛苦万分,奋力争扎,却无济于事。

    他们双方都是旁门路数,傅则阳不愿意多管闲事,突然看见九天之上一个巨大的黑影似离弦的箭般射下来,双翼激荡,卷起能够粉碎岩石的罡风,将那人困在风暴中心,再低头张口,喷出一道乌黑的丹气,是一股酷寒的极地寒潮,似冰河开泄,席卷大地。

    玄翼!傅则阳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家伙是当年自己在天山顶上收的那只乌鹏,多年未见,他的体型更加巨大,双翼张开,将近五十米长,相当于从原来的歼二零变成运二零。现在的他才更像一直传说中的大鹏,遮天蔽日,钢羽铁翎,在凛冽酷寒的极地罡风中来去自如,还能运用寒罡去攻击敌人。

    只是他那敌人法力太高,根本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见他喷吐丹气,又放出一股五色豪光向上喷袭,先对上那丹气寒潮,略一僵持便将丹气逼迫向上。玄翼发现不好,急忙振翅高飞,下方彩光疾速倒卷上来,要似那五只仙鹤一般,将他困住。

    傅则阳自然不能让人随便欺负自家的宝贝,他使出小诸天遁法,瞬息间来到玄翼的身下,对方使用的先天五行精气虽然不如陈紫芹,但另有神妙之处,等闲手段都抵挡不住。

    傅则阳将这些在海上祭炼的诸天星辰秘魔神梭放出,左手梭迎着五色神光向下猛冲,梭尖前端迸射出许多金色光线,线头处闪耀无量金星,生生将五行真气强行破开,压着冲向敌人。右手操纵另一道神梭横空截去,一道金光利闪,把青红黄白黑五股困住仙鹤的精气截断,五只仙鹤齐声鸣叫,奋力振翅高飞。

    这诸天星辰秘魔神梭蕴藏极强威力和无穷奥妙,乌灵珠得到的时候只祭炼了一半,相当于完成了所有的架构和外壳,里面的太虚煞火装填不多。傅则阳嫌弃乌灵珠手法太差,把里面的太虚煞火汲取出来,掺杂五行精英和元磁精英,以魔神血焰重新祭炼填装。如今依然没有练成,但已经具有相当厉害的妙用。

    玄翼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他早通人性,经过这许多年的修炼,更加聪明,看出傅则阳有意帮他,并没有攻击傅则阳,而是振翅高飞,召唤五只仙鹤到他身前,像母鸡护小鸡一样将仙鹤护住,直上九天。

    傅则阳双手骈指,两枚神梭在他指间前端耸立旋转,金星乱冒。那敌人在黑暗中发出长啸,双手十指张开,各色彩光轮番迸射,傅则阳意在检验双梭的威力,只守不攻,把对方射过来的五行真气全部击散。

    大船上面,慧珠、二凤、钱莱、朱逍遥、桓超群、秋云共六道剑光齐往这边飞来,用五行真气的敌人见他们这里有群殴的架势,恨恨地咒骂一声,合身化成一道百余米长的五色神光,往西北方向飞去,翻过连绵雪峰,顷刻不见。

    傅则阳也不追赶,见玄翼带着五只仙鹤已经飞回陷空岛方向,想是分别多年,自己又已经转了一世,玄翼没有认出来他,掉头迎上众人,齐归船上。

    先前那道寒光已经逃到船上,佝偻着一手撑地坐在甲板上,是个五十多岁模样的道人,穿着蓝布道袍,脸色惨白,不断呕血。他被五行真气伤了元神,伐筋销骨,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即使用仙药救回来也成了废人。

    “多谢诸位道友施以援手,贫道寒光感激不尽!敢问诸位恩公尊姓大名?”听得众人余娲、林幽、天痴等名号,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么多高人聚集到一起来北极,想必要再生一场大事故,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安心去转世了,敌人再凶蛮也不敢来这里撒野。

    “寒光道人!”林幽听说过他,“你已经成道多年,怎地落得如此地步?方才追你的那人是谁?竟然能把你伤到这种地步!”

    “唉!”道人叹气,“你们道那人是谁?他便是终南三煞里的五方神叟朱缺!这个缺了大德的狗东西,自从随他师父铁鼓仙来北极,横行霸道,肆意妄为,见我养的五只仙鹤神异,便想强要了去。那些仙鹤是我从壳里孵化养到现在,极为通灵,焉能给他?他仗着那五行真气厉害,与我前后三次斗法,今夜更是暗施诡计,破了我的大周天吸星大法,调转五行,挪移周天,几乎把我埋在雪山底下。我虽然拼死逃了出来,却被他暗伏的五星神雷炸伤,若非遇到诸位道友,非得被他擒去,摄了生魂打入某个畜生体内,几百年不能解脱!”

    铁鼓仙周萌!傅则阳知道,这是神驼乙休的师叔,合沙道长的师弟,当年曾经跟师兄在东海,与太元真人、樗散子、连山大师三人合力埋伏准备诛杀轩辕法王满门,最后只跑了轩辕法王和他师父,其余师弟们都被消灭。其中樗散子是长眉真人的师父,于另外两人被后人合称峨眉三老,因此这铁鼓仙是长眉这人的师叔辈,其门中的五行真气,与峨眉派的太清玄门有无形剑气威力不分伯仲。

    方才交手,那朱缺的五行真气果然厉害,自己若是不用法宝,只血影神光能够勉强匹敌,他都这般强大,那周萌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傅则阳问:“铁鼓仙怎么跑到北极来了?”

    记得周萌一心要学他师兄合沙道长肉身成圣,金仙飞升,却始终不能如愿,这世界上的仙道,可不是只有功法就能修成,同样的旁门功夫,合沙道长位证金仙,周萌在师兄之后,又苦修数百年,依然不能修成,最后被孽徒朱缺暗算伤了躯壳,尸解飞升。现在朱缺还没有弑师,不够他们也不应该来北极啊。

    寒光道人解释:“当年血神童子师真童被两仪微尘阵擒住,哭着向长眉真人讨饶,发誓改过自新。长眉真人看在他当年的师父小男真人的情分上,饶了他一命,因要往南追拿血神子邓隐,只把他封印在在这西北两千六百里外的低吼峰下的洞窟里,让他反省自修,化魔炼魂,用三甲子的时间炼化元神里的魔性,再去转世投胎,重新做人。因天下皆知他修炼血神经的上册,又从邓隐那里得到了部分血神经下册,不少人都动了心想要争夺,长眉真人摆脱铁鼓仙帮他在这里看守一个甲子,铁鼓仙就带三个徒弟来这里坐镇。”

    傅则阳问:“长眉真人饶过师真童,给他脱魔入道的机会?”

    “正是。”寒光道人说,“不过也有传说,长眉真人是故意留着他在这里,把天底下觊觎血神经的旁门左道之士都如钓鱼一般钓过来,好一网打尽,尤其是血神童子同时修炼了善恶两侧血神经,别的不管修炼上册的还是修炼下册的,都会想来夺得另外的部分。听说如今天下修炼血神经的已经不止一人,都隐藏在世界各处默默修炼,讲来一旦出世作恶,后果之烈,将无法顾及,长眉真人得昔年石神宫主所托,要阻止血神经滥传,能想出这样的对策也是极妙的了,只是不知其他修炼血神经的会不会上钩。”

    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转到傅则阳身上,个个面露古怪。

    余娲不服气:“那合沙道长的名号我听说过,当年大溟真人韩霄借他金刀兵解,不过那周萌也是散仙一流,法力再高也有限度,我就不信他还能抵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她跟傅则阳说,“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会会他,借着为寒光道友报仇的由头,也似前些时那两个和尚般来个师出有名,将他和他的徒弟杀了,掳了那师真童走。”

    傅则阳笑着摇头:“不必不必,此事从长再议!”血神经下册对于他来说自然有无穷的吸引力,但此事不能莽撞,长眉真人摆明了做下一个圈套给他们这些修炼血神经的人跳。铁鼓仙周萌作为长眉真人的师叔辈,修到如今,至少得有八九百年道行,甚至超过一千年多年,法力比之陈紫芹只强不弱。但他一个就极难对付,长眉老妖行事不可预测,周萌放在明处,谁知道他在暗处还设下了什么埋伏?

    如果自己不去惹他,他来找自己,就难免有替陈紫芹出头之嫌,他法力再高,也不能欺心。但如果人家摆下陷阱,还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自己硬往里面跳,人家还不是亲自出手,那就纯粹是自己找死,与人家长眉无关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