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崇祯十五年 > 第526章 固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26章 固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红旗和蒙古人只所以在明军的鸟铳面前吃了大亏,除了新式的遂发qiāng,朱慈烺改进了弹丸和增加了huǒ yào的威力之外,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纸包弹。

    过去,火绳qiāng时代,一个合格的鸟铳兵从装引药、装huǒ yào、装弹到击发,一共十几道程序,前后需要一分钟的时间,现在步骤简化到五六步,最多只需要三十秒钟,效率提高了一倍,换句话说,一个鸟铳兵的击发效率,等于过去的两个人。

    加上精武营鸟铳兵的数量,远远超过噶达浑的想象,他被打的猝不及防、落花流水,最后身死疆场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并非没有忧虑。

    遂发qiāng对三重铁甲的有效杀伤距离是六十步,最佳是五十步,而六十步的距离,骑兵一个急冲就可以到,噶达浑率领的骑兵不多,只一千人,鸟铳兵有六百,六百对他一千,数量不吃亏。如果对方骑兵是两千,或者三千,然后不顾死伤,连续不停的冲锋,六百鸟铳兵以遂发qiāng三十秒一发的装填射击速度,根本压制不住。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有大批的建虏重甲骑兵冲到阵前,和明军展开近身肉搏。

    即便有一人高的长盾和密集长qiāng,即便有shǒu liú dàn,但以建虏的悍勇和重甲保护,最后的胜利天平,未必就会倾向大明。

    当然了,大明人多,这种人命换人命、精锐换精锐的血战,一场大战役下来,就足以令建虏亡国。

    但精武营是朱慈烺的心血,是他荡涤天下、重整江山的基石,非到必要,就算是建虏想换,他也未必会同意呢。

    另外,建虏骑兵在冲锋的同时,会不停的倾射箭雨,长盾兵和长qiāng兵都是静止的,前后左右都有同袍铠甲的保护,防御力比较好,鸟铳兵却一直在运动,前近射击,后退装弹,进退之间缺乏保护,就刚才的交锋看,倒在建虏箭雨之下的,八成都是鸟铳手。

    这两点,都需要改进。

    最后,亲眼目睹正红旗精锐骑兵的冲锋,朱慈烺对八旗兵的战力,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

    从一开始,朱慈烺就不敢对八旗兵有任何的小视,十万不到的八旗兵,最后能裹挟着汉军旗和蒙古旗,加上一些杂牌汉奸兵,就席卷了大明的天下,靠的绝不是侥幸,在这个时代里,在东亚这片区域里,能和八旗铁骑正面抗衡的部队,还没有诞生。

    即便有了遂发qiāng,在残酷训练下,有了一支能打硬仗的精武营,面对建虏八旗时,也要万分小心。

    李岩有句话说的是对的,李自成可以败,八旗兵也可以败,但他朱慈烺不能败。

    一旦败了,原本就对他领兵有所不满的朝臣,必然会群起攻击,“请”他回宫读书,专职学习治国理政之能。

    就现在的朝局,他不敢保证父皇不会改变心意。

    “噶达浑主子死了……”

    噶达浑被杨轩一qiāng击毙,当那披挂着三重铁甲,前心后背却出现一个血洞的尸体砰然倒地时,后续上冲的建虏骑兵一阵惊呼,冲到明军阵前的也回头观望,然后发一声喊,不再攻击明军的盾阵,而是拼命来抢噶达浑的尸体。

    砰砰砰砰……鸟铳连续集放。

    后方。

    两百步之外。

    看到前冲的八旗勇士在明军鸟铳的攻击下,瞬间就倒下了一大片,就如被秋风扫落叶一般,满达海惊的脸色发白,他万万没有想到,明军的鸟铳竟然如此厉害,八旗勇士的双重甚至三重铁甲,在刚才的那一刹那,好像是失去了效能。尤其当噶达浑落马时,他脸色刚苍白,脑子嗡嗡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生火铳,自生火铳……这一定就是明国太子在开封使用的自生火铳!”

    宁完我脸色苍白的喃喃自语。

    明国官军在开封大败李自成的一些细节,建虏隐藏在明国的谍工,回报了不少,其中就有明国官军在开封使用了一种不用火绳点火的新式火qiāng的重要情报,黄太吉听后极为重视,出征临行时,他分别叮嘱多铎和阿巴泰,要他两人一定小心明国的新式火qiāng。

    不过除黄太吉一人之外,建虏其他将领,包括宁完我这个自认为聪明绝顶的谋士,都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就在这一刻,在正红旗重甲骑兵不住落马之时,宁完我忽然“觉悟”了。本尊独孤剑魔

    “主子,明军火qiāng厉害,硬冲是冲不过去的,令噶达浑回来,我们和伊拜会和,往南面杀!”

    宁完我把目光从战场上收回来,低声向满达海建议。

    作为一个通晓政事和军事的老汉奸,他清楚意识到了险境的临近,今日所见的明军,和他印象中的明军截然不同,不但火器犀利,而且甲胄齐全,不慌不忙,面对建虏铁骑的冲击,竟然有巍然不动的气势。

    满达海已经没主意了,点头:“好,那就令噶达浑回来……”

    就在此时,明军此起彼伏的鸟铳声忽然停住了。远望去,笼罩在明军盾阵上空的硝烟正随着北风飘荡。

    前方忽然响起一片惊呼。

    接着,三百多个正红旗骑兵从前方败退而回,大哭:“主子不好了,噶达浑阵亡了!”

    冲阵一千人,只回来三百多人。

    “什么?”满达海脸色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拨马上前,正看到被正红旗骑兵拼命抢回的,搭在一匹黑色战马上的噶达浑的尸体。看到那熟悉的盔甲和身形,特别是后背的那个大血洞,满达海身子一晃,差点从马上栽下来。

    噶达浑可是我正红旗的勇将啊,怎么可能……

    “主子莫要着急~~”宁完我急忙扶住满达海,咬牙道:“伊拜还在,我们和他合兵一处,一定能从这里杀出去!”

    满达海正要回答,就听见马蹄急促,一大队的蒙古从前方退了回来。四千多蒙古兵,现在退回来的连一千人都不到,一个个都是脸色惊恐,恍如刚从地狱之中逃出来的惊弓之鸟。

    “我们伊拜主子,在山上战死了……”有蒙古兵大哭。

    “啊?”

    这一次,连宁完我都无法掩饰脸上的惊慌和恐惧了,不过他仍然竭力控制情绪,大声进言道:“主子莫要慌,我们可以想办法渡河,最重要的是,我大清主力还在,奉命大将军得到消息,一定会派大军来救我们的!”

    满达海满头冷汗的不说话,只看向潮白河的对岸。

    和刚才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潮白河的对岸,出现了一股明军,人数并不多,只五百六人,此时正沿河巡视,八旗骑兵九成九都不会游泳,一人深的河水,趟下去必死无疑,即便是能找到浮木之类的渡河工具,泗水过河,等到了河岸边,迎接他们的,也必然是明军的刀qiāng剑戟。

    所以,渡河没有生机。

    那么好像就只剩下固守待援的一个选择了。

    但明军大炮却一直在轰鸣,每一声炮响,都意味着八旗勇士的伤亡,身边没有一寸土地是安全的,没有城墙,也没有遮挡物,没有“固”,又怎么能待援呢?

    “往山上杀!”满达海抬起头,红着眼珠子,困兽犹斗的吼道:“我大清勇士天下无敌,山上的明军虽然多,但未必能拦住我们!”

    宁完我摇头:“明军诡计多端,做了这个局,绝对不会留给我们上山脱困的机会。我料山上必有陷阱。不然伊拜也不会轻易阵亡。再者,我大清勇士是重甲,仰攻徒耗体力,脱去甲胄,又难以抵抗明军的箭矢和鸟铳,所以主子,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回河边固守!这里距离怀柔不过二十余里,相信奉命大将军此时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然后不管满达海同意不同意,冲他身边的白甲兵吼道:“愣住干什么?还不快保护主子撤到河边,下马固守!”

    满达海身边的牙巴喇白甲兵们相互一看,知道宁完我所说是唯一办法,不能上山,不能下河,那就只能固守待援了。于是轰然一声答应,护卫着满达海撤到河边,下马结阵,将满达海护卫在中间,用战马或者是战马的尸体当成是抵御明军炮火的屏障。残余的蒙古兵也加入其中,一起负隅顽抗。

    ……

    半山腰。

    朱慈烺放下千里镜,微微松口气:“看来建虏是想要固守待援了。”帝少凌天穹

    吴甡抚掌笑道:“垂死挣扎,于事无补。”

    他和太子都担心建虏骑兵会继续猛冲杨轩队的防线,虽然杨轩队火器犀利,但建虏骑兵的冲击力道却也是相当猛烈,如果满达海孤注一掷,带领所有的白甲兵拼力冲击,杨轩就算能守住,怕也是要伤亡过半。

    现在建虏放弃冲击,选择在河边固守,等于是坐以待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此时,吴三桂和徐文朴追击溃败的蒙古骑兵,已经从西头追到了东头,东西两路的明军,很快就会合围,而往山上逃去的蒙古兵不是死于陷阱,就是倒在弓箭鸟铳之下,剩下的纷纷跪地投降。

    到此,大局已定。

    “报~~”

    脚步急促,一名武襄左卫满头大汗的奔上半山腰,报道:“殿下,前方探报,有一大队的建虏骑兵正向牛栏山奔来!”

    朱慈烺脸色一紧,建虏援兵,终于是来了。

    ……

    怀柔。

    建虏奉命大将军爱新觉罗-阿巴泰,带着两个儿子和祖润泽,一共两千余骑兵,一路疾驰,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怀柔。怀柔县四门紧闭,明军防守严密,看到又来了一支新的建虏骑兵,怀柔县丞又出现在了城垛口,挽起袖子,准备骂战。

    不过阿巴泰并没有急于劝降,而是先详细的了解满达海追击的情况--满达海并没有带全部的兵马追击而去,现场留了一百红甲骑兵盯着怀柔县的动静,同时也是等阿巴泰的到来。

    听完汇报,阿巴泰微微皱眉,对满达海追击的决定,他没有意见,如果当时他在场,他也会下令追击的,不过正红旗两千精锐,其中还有五百是精锐牙巴喇白甲兵,连同蒙古正白旗骑兵,一共六千余人去追击区区一千多明军骑兵,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即便明军带队的是一个总兵官,满达海也有点过了,令伊拜的蒙古兵追击即可,心知是满达海年轻气盛,急于立功,所以才会亲自去追击。

    不过阿巴泰并没有太担心,明军孱弱,历次入塞,除了第一次入塞是火中取栗,担负了极大的风险,侥幸取胜之外,剩下的几次全部都是无惊无险,明军根本不敢应战,只敢躲在城中死守,都期盼着建虏不来打自己,即便不远处的城池危在旦夕,求救不断,他们也不敢派兵支援。

    不但是守城将官,就算是统领全局的督抚,除了一个卢象升,其他人也都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这一次应该也一样。而松锦之战后,明军精锐尽失,整个大明朝已经完全被大清铁骑吓破了胆,加上满达海又有宁完我当军师,所带领的两千骑都是正红旗的精锐,所以阿巴泰就更不担心了。

    “告诉你们主子,能追就追,不能追就速速回军。”

    阿巴泰令那一队正红旗红甲兵去通知满达海。

    “辄!”

    一百正红旗骑兵离开怀柔,向西南方向追去。

    阿巴泰这才把目光转向怀柔县。

    和刚才满达海一样,他也派人劝降,然后又遭到了怀柔县丞的一番痛骂,不过不同于满达海的暴怒,阿巴泰却很平和,他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这么多年的屈辱,被兄弟们瞧不起,脾气早就磨平了,听到怀柔县丞的怒骂,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当一回事,但他的两个儿子,博和托和岳乐却是受不了,要请战攻城,被他冷眼喝退。

    怀柔是小城,虽然位在明国京畿,但并非是战略要地,能则能攻,不能攻就绕行,完全没必要浪费兵力,阿巴泰只所以在怀柔城下停留,主要是为了等待后续的步兵主力。

    时间已经是午时末,建虏埋锅造饭,阿巴泰也下马休息,不想,一碗热水刚下肚,就听见马蹄急促,一匹快马风驰电池的从前方奔驰而回,马上骑士一身红甲,远远地就扯开嗓子喊:“报~~”

    声音惶恐又着急。一听就知道是有紧急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