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酒中踏歌行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似梦似幻亦如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二章 似梦似幻亦如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别动,安心调养,可别再着凉。”

    这对商徵羽来说不算什么,但商徵羽还是摆出了一幅有些劳累的模样,江巧巧这才想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左顾右盼之间却发现自己家徒四壁,几乎什么都没有,思前想后才跑到边上给商徵羽端来一碗热水,里面有着一小撮刚刚泡上的茶叶,看那茶叶的样子显然不是什么好茶。

    有些忐忑的将这碗茶端到商徵羽面前,本以为商徵羽会嫌弃的放到一边,没想道商徵羽却将其一饮而尽,哈哈笑道:“你快去煎药吧,不要误了时辰。”

    “啊好!”

    江巧巧早就惦记着想给江城煎药,商徵羽这么一说他顿时就小跑着想奔向外院。如今严冬以至,院内冷风嗖嗖的,原本江巧巧都已经将做饭的地方搬到了屋内,但今天却将火炉要煎药的砂锅统统搬到了外边,正在寒风中抱着双肩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火势,虽然两颊被冻得通红,但脸上的喜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在外面做什么,你也想生病吗!”江巧巧一抬头,正撞见商徵羽一脸怒意的盯着自己。

    “我……我怕烟尘熏到公子,所以我……”

    江巧巧有些手足无措,但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已让商徵羽在说不出什么话来。

    或许是为了吸引客人,又或许是单纯的没有多余的钱银购置衣物,江巧巧依旧穿着一身单薄的纱裙。看起来确实柔美,在大中午头也并无大碍,但如今已至傍晚,寒风猎猎,如此下去总有扛不住的时候。

    商徵羽也不说其他,而是直接拍出一掌,掌风在院内盘旋起来,如同一堵高墙将寒风阻隔在外。更是有一股淡淡的暖意充斥这个院子,让江巧巧感觉如沐春风。江巧巧知道商徵羽是武林高手,却没见过这等神乎其技的手段,顿时惊讶的不知所措。

    商徵羽在门口站定,似乎也没有进屋的打算,他冷冷道:“煎完药赶紧回来,以后就在家里做。”说完就出去了。

    江巧巧望着商徵羽的背影有些呆呆的点了点头。

    不过让江巧巧有些诧异的是,商徵羽居然没有返回之前住的客栈,而是到外面转了一圈,更是带了好些酒菜回来。

    “姐姐,有肉……”

    原本喝了药有些昏昏沉沉想要睡过去的江城闻到香味,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但他知道好歹,只是情不自禁的小声嘟囔了一句就再没有说话,翻身用被子死死把头蒙住,整个人缩在这个不算宽厚的被子里,不让香味再透进来半分。

    “江巧巧,叫江城起来吃饭。”商徵羽把酒菜往桌上一放,第一句话就把江巧巧又听得愣在了原地。

    商徵羽微微蹙眉:“愣着干嘛?莫非要我去?”

    江巧巧今日就一直感

    觉自己好像处在云雾之中,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仿佛这一切都是幻觉。

    不过当商徵羽将眼前切好的牛肉摆到江巧巧和江城的面前时,喷香的气味顿时让他们如梦方醒。

    “江城只能吃三片,江巧巧你多吃点,太瘦了。”

    说完商徵羽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仿佛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不过这也正常,都是商徵羽买的,江巧巧和江城也是沾了商徵羽的光。

    不过到了晚上江巧巧却又不淡定了,因为商徵羽说以后自己就不走了,要和他们姐弟两个住在一起。

    其实这也是商徵羽来此的目的之一。

    经过上次的经验商徵羽也想明白了,每次官兵盘查重点检查的都是燕京的各个客栈,自己住在客栈虽然舒服,而且也不缺钱,但终归是目标太大。自己今后在燕京的动作不会少,需要另寻一个好的去处。江巧巧这里虽然简陋,但地处偏僻,又是本地人家,确实是个好的选择。

    不过者此话一出江巧巧顿时红了脸。

    商徵羽怎么可能去住江城的房间,那自然是自己那了!

    “我去收拾屋子。”

    江巧巧立刻转身离席,而江城看着商徵羽的脸半天,最后扒了两口饭后转身就回了屋,临走前看向商徵羽的目光满是复杂的神色。

    直到商徵羽晚上掀开被子看见只余一片袭衣的江巧巧躺在那张已经属于自己的床榻上时才顿时明白过来。

    江巧巧虽不是姿色超绝,但也算是一个清丽的美人胚子,再加上她今日又刻意打扮了一番,商徵羽顿时就气血上涌不可自抑。原本因为雨柔薇和暮非烟有了身孕,商徵羽已然一年多没经历过那房中之趣,今日被江巧巧这么一激当场就有些把持不住。

    商徵羽重重的咳嗽了两声,赶忙转身深吸两口气,好不容易才强压下心头涌起的那股邪火。

    商徵羽尴尬道:“江巧巧,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巧巧在商徵羽转身之时就突然间脸色一黯,她原本以为商徵羽是要临幸自己了,她也很愿意用自己来抵偿商徵羽的恩情,但商徵羽这般做派明显还是看不上自己。虽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江巧巧心中还是难掩失落。

    江巧巧束手束脚的从床上爬起来,从掩在床帘后的床尾处抱起自己的衣物,对着商徵羽的背影微微一欠身:“那公子你好生歇息,巧巧去江城那睡了。”说完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商徵羽分明听着脚步中有些轻颤,刚有着一丝淡淡的啜泣隐藏其中。

    不过此刻的商徵羽也不好受啊。

    商徵羽刚刚钻入被窝,那江巧巧余留在此的淡淡的香气就扑鼻而来,让商徵羽好不容易压下的邪火又有了抬头之势,商徵羽辗转反侧了半个时辰,

    最终还是没能睡着,干脆在床上盘坐起来开始修行内功心法,但就算是这样也久久才得以入定。

    第二天一大早,开门的商徵羽正撞见睡眼稀松的江巧巧,一时间一股尴尬又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早饭时谁都没有说话,反而是江城不停的在商徵羽和自己姐姐的脸上来回打量,让商徵羽异常不自在。

    “我出去一趟,江巧巧准备晚上和我去鸳衾凤枕楼。”

    最终商徵羽落荒而逃。

    ====分割线====

    鸳衾凤枕楼,桂馥兰香。

    会客厅内,卫坐在首座,脸上无悲无喜,徐长河捉剑站在卫身后一侧,气势勃然。自从安然将九龙剑取回,卫对徐长河大肆褒奖,俨然成为了天子近前的第一红人,如今的徐长河走路都要带着三道劲风。

    在卫前方跪倒的正是一脸恭敬的鸳衾凤枕楼楼主刘金奎,这是一个还算精壮的老头,虽然手头上显然有些功夫,但看在徐长河眼里却不够格。

    一个势境高手而已,做个地头蛇尚且都只能自保,又如何能在自己这头强龙面前翻起什么风浪!

    卫抬眼看着下方跪拜的刘金奎,眼中闪现一分不耐,但也没有发作,他淡淡道:“这些时日你们做的不错,之前的事朕就不再追究了。”

    “多谢陛下开恩。”刘金奎今日就是为了卫此话而来,他满脸堆笑,笑容就像是直接凝固在了他脸上,根本就不用切换别的的表情。

    之前安王曾让人放出风声,说鸳衾凤枕楼与布都御魂私通图谋不轨,再加上辛王被刺,鸳衾凤枕楼顿时就成了卫的眼中钉肉中刺,刘金奎每日都简直是如坐针毡、如履薄冰。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刘金奎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卫请到了鸳衾凤枕楼,更是将银琅献了上去,让包括徐长河在内的所有人都大为不解。

    要知道所有见过银琅的人都看出她明显已非完璧。

    不过更令人费解的是,卫不仅没有生气,在事后对刘金奎大加赞赏,更是接连数天都到这鸳衾凤枕楼内来临幸银琅,顿时让某些风言风语瞬间消失无踪。

    “朕要歇息了,去唤她进来吧。”卫有些困意,对刘金奎挥挥手。

    “是。”

    刘金奎应诺离开,徐长河也躬身告退。两人离开之后不久就有一阵香风飘进桂馥兰香,卫此刻只感觉周围的景象一阵模糊,除了自己面前那两扇安静的房门之外,眼中再也看不见其他。

    房门悄然开启,一个风华绝代的倾世佳人在门前亭亭而立,她对着卫略略欠身,娇柔的嗓音如婉转的黄鹂,脆嫩得让人心疼:

    “飞雨,见过陛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