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圣职者的灵气无限 > 第429章 狂牛奥拉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29章 狂牛奥拉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板,你的脸疼么?”

    沈默看着围拢过来的奥拉夫等人,眉头不由微蹙起来,这脸打的有些快,令他错不及防。

    但沈默不能在南南面前认怂,他必须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

    “南南,你这就不懂了,每一位领袖手下总会有一些愚蠢的角色,他们的存在虽然会拉低领袖们的格调,但却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南南嘟着小嘴,不以为然,“那你倒是说说,他们有什么用?给自己的老板找麻烦么?”

    “不,他们只是来试探我的深浅的。”

    “咦?这不是你经常干的事情么?”

    “”

    就在沈默与南南神交之际,奥拉夫等人已经将沈默围了起来,为首的纹身男奥拉夫一脸杀气地挑衅道,“小子,听说你打败了瑟琳娜?”

    “麻烦再帮我调一份刚刚的烈焰红唇,你的调酒技术相当不错呢。”

    沈默没有回应奥拉夫,反而对着吧台内的调酒师小姐微笑着,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十美金的钞票,当作小费压在之前喝光的空酒杯下面,缓缓推了过去。

    “很利益为您效劳。”

    调酒师小姐虽然知道沈默正面临着什么,但她怎么会跟送到眼前的美金过不去呢?她一边应承着沈默,一边将十美金以及空酒杯收敛起来,熟练地从吧台后面抽出调酒器皿,开始为沈默重新调制烈焰红唇。

    “该死的混蛋,你没有听见我的话么?”

    面对沈默的无视,奥拉夫暴躁的性格显然忍受不了,他扯着大嗓门,又向前逼近一步,粗壮地肌肉臌胀,青筋暴起的血管犹如蚯蚓盘扎在皮肤下面。

    “你们有一杯酒的时间,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沈默转动屁股下面的转椅,轻蔑地瞥了奥拉夫等人一眼。

    “你说什么?!”奥拉夫有些吃惊,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刚听见了什么?这个人居然主动求教训,还要求群殴。

    嘿嘿,在地狱火,除了肖恩弗朗斯克,没有人胆敢挑衅他狂牛奥拉夫。

    你完蛋了!

    咔嚓!奥拉夫的拳头紧握,发出骨骼弹动的脆响,他的肌肉瞬间充血膨胀,胜于浸淫健身房多年的健美先生,同时也显得更加野蛮与狂暴。

    “不用他们出手,我一个就能把你的头塞进你的屁股里。”

    沈默耸耸肩,“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建议,我这辈子还真的没这么做过。既然你提出来了,我无论如何都应该满足你不是?”

    奥拉夫冷笑一声,犹如看傻子一般盯着沈默,“一会儿,你就说不出这样的话了,因为你只能发出猪蝼一般的惨叫。”

    轰!奥拉夫轰然爆发,沙包般巨大的拳头狠狠地炸向沈默的脑袋,就在众人以为沈默必定会在这一拳下怀疑人生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沈默轻描淡写地缓缓抬起手来,以一种以慢制快地节奏感,拦停了奥拉夫的铁拳,并用五指死死地扣住后者的拳头。

    “额?什么?”

    “他居然接住了奥拉夫的拳头?就凭他的小身板,难道他跟狂牛奥拉夫一样,都属于力量型的能力者?”

    “不可能!即便同为力量型能力者,狂牛奥拉夫的力量也是数一数二的,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就被挡下。”

    同样震惊地还有奥拉夫本人,相比于旁观者地感受,他的感受更为清晰,在他的感知下,自己的拳头仿若被万斤液压泵死死地焊住,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对方的束缚,更加令奥拉夫背脊生寒的是,对方一直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甚至连一丝热汗都没有留下

    他还没有尽全力!他还有力气!

    奥拉夫心中惊讶,不敢再小瞧沈默,只见他深吸一口气,体内发出雷鸣般地异响,无数骨骼弹响,肌肉虬结臌胀,血液在血管在流淌的速度陡然增加,令他的皮肤显得格外鲜红。

    “狂化了!狂牛奥拉夫狂化了!他要动真格了,大家快散开!”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纷纷向后散去,从他们的脸色与行为不难猜出,狂牛奥拉夫狂化后的力量是多么狂躁与强大。超级工业霸主

    “小子,你完蛋了!我要把你的”

    奥拉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眼前闪烁出一道亮光,乳白色的光晕瞬间将他笼罩起来,一副平静祥和安逸地情愫不由从心底升起,刚刚进入狂化状态的奥拉夫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力量随着乳白色光晕的洗礼如胡夫大坝决堤一般直转极下,甚至于他的脑子也变得格外冷静与理智,或者说聪明了那么一点点。

    “额?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刚刚施展完净化之力的沈默笑而不语,紧握奥拉夫拳头的手掌一松,九牛二虎之力瞬间爆发,以势不可挡之锐气袭上对方头颅,下一刻,凄厉地惨叫声在地狱火酒吧响起,所有人的后脊发凉,后门爆紧,不忍直视。

    奥拉夫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了常人永远都体验不到的痛苦与快乐。

    他叫的很凄惨,就像猪蝼被一刀放血时的惨叫一样,他挣扎着想要摆脱这种痛苦与恐惧,却发现自己越是挣扎,那痛彻大肠的痛苦就越发强烈,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痛苦,终于晕死过去

    众人纷纷向后退怯,没有人胆敢靠近沈默丝毫,前车之门,历历在目,后车之师,谁敢冒头?

    沈默的眼眸再次扫视众人,低声念叨,“还有谁?”

    众人被沈默的眼神扫过,不由一阵哆嗦,不敢应声,狂牛奥拉夫的惨败,已经令他们见识到沈默的强大,所以,他们不敢再造次。

    酒吧吧台后面的调酒师小姐,也在错愕片刻后,终于将最后一道工序完成,新的烈焰红唇被缓缓递到沈默面前。

    “先生,您的烈焰红唇!”

    “不,是你的烈焰红唇!”

    沈默将酒杯推给调酒师小姐,露出益达式的微笑,他并不是在调戏调酒师小姐,而是他已经注意到酒吧的舞池中凭空多出一个人,显然已经没有时间,让他继续坐在这里品酒论调了。

    “沈先生,我是流光。肖恩先生,请您见面一叙。”

    自称为流光的白人男子,就是沈默所感知到凭空出现的人,他一席白衣胜雪,却系着鲜红色的圆口领带,温文尔雅的气质与这间酒吧显得格格不入,举手投足间能够看出他出身上流社会,有着极为深厚的文化底蕴。

    至于个人品性,沈默一时间看不出来。

    “瑟琳娜呢?”

    沈默从转椅上起身,心眼感知却没有发现瑟琳娜的身影。

    “她的所在,不必沈先生挂心,肖恩先生自由决断。”

    沈默沉默不语,心中似有所觉,示意对方带路,便不再多说什么。

    在流光的带领下,沈默穿过数道暗门,终于来到一处地下暗室,这里比想象中的更加宽敞与奢华,十八世纪末,因为禁酒令的原因,很多酒吧都在秘密售酒,这里显然是当时建造出来的地下酒吧,鼎盛时期,足以容下百人在其中狂欢。

    而现在,这里已经被改造的极具现代风格,一切装饰极简低调,却又显得大方得体。

    沈默目光扫视,一眼就看到了房间中央的巨大圆桌,不由让他响起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与圆桌会议。

    此刻坐在首位的是一名看上去平平无奇,放在人群中根本找不出来的瘦弱少年。

    他的身边围绕着圆桌,依次坐落着十一名地狱火元老,随着流光落座,领袖,烈焰,音波,风暴,狂鲨,植皇,毒蛇,剑士,贤者,僵尸,护卫皆在这里。

    瑟琳娜呢?沈默四下寻找,依旧没有发现瑟琳娜的所在。

    沈默将目光再次落在首位的瘦弱少年身上,对方的目光从沈默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从没有从沈默的身上移开过。

    “沈先生是在找她么?”

    被白色长袍所包裹的老者缓缓站起身来,他微微扬起手臂,一道一米见宽的圆形通道浮现,如镜花水月般浮现出瑟琳娜的身影,她像是古堡中沉睡着的睡美人,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王子。

    沈默默然无语,脸上看不出表情变化,不难猜出,瑟琳娜是被白袍老者利用能力囚禁在某处,不过眼下看来,瑟琳娜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地狱火要杀她,她早就已经死了。

    现在看来,地狱火是想借此瞧一瞧沈默跟瑟琳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你们地狱火连自己人都不放过么?”

    沈默嘲讽一句,直视首位瘦弱少年的眼眸,后者嘴角扬起,缓缓抬起手来,示意白袍老者坐下。

    “贤者,你不该给我们的客人看瑟琳娜的,她现在正在为自己所犯下的错承担应有的责任。作为地狱火的成员,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即便是我也不例外,是我太过信任瑟琳娜的能力,认为他能够完成那个任务,却没想到沈先生的实力真是神秘莫测。”

    瘦弱少年说着,从他的位置上起身,披在身上的红衣随之滑落,露出布满刀痕的上身。

    沈默的眉头紧锁,他没有想到瘦弱少年的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伤痕,而且每一处伤痕都是极为致命的创伤,普通人出现一个,都是从地狱里走了一遭,瘦弱少年身上居然有这么多

    “沈先生,我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除了心口这一刀来自于我的母亲,其余都是来自于我自己。”

    沈默:“”

    瘦弱少年不仅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还是一个极度喜欢自残的人。

    不!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这么变态的自残自己的身体,除非他的能力跟他的自残有关。

    沈默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就见瘦弱少年已经拿起一柄锋利地bǐ shǒu,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狠狠地扎向自己的腹腔,并极为熟练与残忍地在里面一阵搅动,鲜血与器官随之喷溅,染红了少年面前的圆桌。

    沈默看的心惊肉跳,其余是一位地狱火元老却是习以为常。

    我去,不至于吧!我还没动手,你就自裁了?!这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吧!

    就在沈默以为瘦弱少年必死无疑之际,诡异地一幕发生了。

    只见瘦弱少年的尸体一阵巨颤,旋即出现无数虚影重叠,有老人,有壮年,有俊男,有美女,有大叔,有萝莉直到最后一秒定格,瘦弱少年已然化身为一名身着公主裙的双马尾萝莉。

    沈默:“”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眸,在心眼感知下,眼前的萝莉与之前的瘦弱少年有着相同的灵魂,他们绝对是一个人,但现在看来,他们的表现当真是千差万别,直接就变了态了。

    “嘤!”双马尾萝莉发出一声shēn yín,她用着稚嫩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已经为我的错误付出了一条生命的代价。接下来,我们该跟这位新朋友好好聊一聊了。”

    沈默心中猜测,这就是领袖的能力,他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展示了他的能力,像瑟琳娜这种存在,都无法知晓对方的能力。

    那么,面对沈默的危机,只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他像其余十一位地狱火元老一样,成为地狱火的力量,第二他是一个永远都不会说出秘密的人,这样的人,一般只有死人。

    “沈先生,我先为奥拉夫的鲁莽向您道歉。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您到底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

    地狱火十二位元老的目光尽数落在沈默的身上,他们都在等待着沈默的回答。

    沈默相信,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令他们满意,他们一定会让沈默见识到地狱火的恐怖。

    沈默沉默不语,他脚下微点,发动部分拟态能力,利用通天妖蔓在自己脚下盘绕出一把木质王座,与地狱火的十二把王座形成鲜明的对比,前者自然要高他们一截。

    见到沈默操控通天妖蔓的能力,一名画着浓厚烟熏妆,头戴粉红色玫瑰的性感女人美眸紧锁,作为植皇的她,居然无法操控与感知沈默召唤出来的藤蔓,可见沈默除了狂牛奥拉夫所测探出的神力,还有着操控植物的能力。

    植皇的眼眸与其余地狱火元老一番交流,将自己的无能为力与震惊表露出来。

    众人对于沈默的能力又多了一份忌惮与戒备,对于他的回答,更加的重视。

    独坐于王座上的沈默俯视着地狱火十二元老,他低声念叨.

    “敌人?!“

    十二地狱火元老脸色一紧。

    “朋友?!”

    十二地狱火元老:“”

    “你们觉得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