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423章 取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23章 取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顺军城往西百里,是一座规模虽不甚大,却驻扎着数千夏军精锐的小城,名为摊粮。这里不光是西夏朝廷往顺军城运送粮草物资的必经之路,也是细封氏储存军用粮草的重地。

    如果说善于经商的细封常管着顺军城数万百姓的吃穿用度的话,那这摊粮城则是关系到细封氏全族,甚至是整个西夏东线的稳定了。正因为此地有着如此关键的作用,所以每过一两个月,细封野畅便会亲自跑来查看一番。

    今日也是一样,一大早,细封野畅就在上百亲卫的簇拥下在这个小城的几十处粮仓里转悠起来,一边还听着此地守将跟他禀报着这段时日以来的粮草出入用度,脸上凝重,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直到下属将一切禀报完毕,确认无误后,细封野畅才笑着道:“你做得不错,有此丰足的准备,今年冬天我们就不必发愁了。到时候我自会重重地赏赐你。”这名守着如此要紧城池的将领自是他细封氏的亲信族人,所以也不用说什么奏请朝廷封赏了。

    直到他将这边的正事处理完毕,才有一名近身的亲卫上前来,小声地禀报道:“族长,顺军城刚传回消息,八公子手下的所有人都出了城……”

    听到这话的细封野畅的眉眼微微一挑:“到底是沉不住气啊,他也离城了吗?”

    “八公子应该不在城内,但我们也未发现他与孙千里等人同行。”

    “哼,这个孙千里也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真就敢带了人去和马贼交锋,就因为想救他的那个朋友吗?”细封野畅顿时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来:“要是细封常真因此有所损伤,我扒了他的皮!”话说到这儿,本来看着颇为儒雅温和的细封野畅身上顿时就有股森然的杀意涌出,唬得周围众人一阵心惊胆战,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作为西夏国镇守东线边地多年的统兵将领,作为能让细封氏一族在夏国皇权不断膨胀的情况下依然不倒的一族之长,细封野畅当然不可能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随和了。曾经的他也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人物,因他之令而死之人何止千万,哪怕如今已经低调温和了许多,可一旦怒起,依然是能让手下人等惊惧不已。

    另外,身为顺军城的主将,这城里发生的大小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耳目呢?细封建自以为高明的手段其实早在实施之前就已被他查知,他这次所以离城来到摊粮城,其实就是为了促成这两个儿子间的这场争斗,他要看看细封建与细封常两人谁更为优秀。

    但现在两个儿子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却让他很不满意,等回到自己的别院时,细封野畅的脸上依旧是阴沉沉的:“这两人还是太嫩,问题太多。细封建自以为实力高过弟弟,就可以肆无忌惮,居然还和马贼勾结在了一起,要是真有个差错,我看他如何收场!还有细封常,既然明知道不是细封建的对手,这时候该做的就是隐忍,要么放弃这批

    货物,又或是乖乖认输拿金子换回人和货,那至少还是个明智的选择。

    “可他都做了什么?居然试图以自己手底下那点兵力去和数倍之敌死磕到底,他以为自己真强大到可以以一敌百吗?还有那孙千里,居然怂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真是该杀!”

    细封野畅愤怒的表现让跟前那些心腹一个个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声。只有一人在他发泄了一阵后开口道:“族长,其实这事真怪不得细封常。他手下本就没什么可用之人,又一直被细封建压着,再有那孙千里一怂恿,自然是想着要出口恶气了。”

    “哼,这才是我认为他做得最错的地方。孙千里说到底只是一个新近来投的下属,而且还是辽国汉人,怎能如此信他?要是我等都像他这样,我细封氏一族早在几十年前就和其他几族一样被人吞得连骨头都没有了,还有今日这般光景吗?”

    顿了一下,他还是叹了声道:“叫那边的人照看着,死些人倒算不得什么,但细封常还是要保的,他毕竟是我儿子。”

    “族长放心,我已经一早就让顺军城外的西关军过去接应了,出不了事。”

    听到这话,细封野畅脸色才好看了些:“还是野利你办事妥当,看来这次回去,这两个儿子都要暂时压一压他们了。本来我还想着让细封常这次代我去兴庆府为皇帝贺寿,现在可得换人了,要不就由你去这一趟?”

    细封野利却立刻推辞:“皇帝寿诞在十一月,这一去恐怕今年我就回不来了,如今三国之间情势多变,我可不想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呵呵,你呀,还不是想帮我。罢了,你不想去就不去吧,人选再说,反正还有一些时间来选呢。”细封野畅并不因为对方的婉拒而不满,反倒是笑吟吟地说道,对于细封野利的忠心那还是相当满意的。

    直到这时,他因为两个儿子而生出的怒火才慢慢消散,周围那些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

    与此同时,一支两百来人的骑兵队伍已经出现在了顺军城以南百五十里外的南山盗的巢穴之外。

    那是一处喇叭形的山谷,远远的,孙途他们就能看到有几面破旧的旗帜在谷地上空迎风飘扬,谷前早有人马看到了他们的到来,所以很快地,就有数百骑兵轰隆隆地出谷迎了上来。

    与大宋一样,西夏国内此时也有不少横行四里的盗匪贼寇,不过与占山为王的宋国盗匪不同的是,这里的贼寇多是马贼,而且他们的巢穴也经常变动,这处山谷只是他们暂时的落脚点而已。

    虽然隔了些距离,但山谷那边的情况还是完全落入到了孙途眼中,直看得他连连摇头。这等贼寇巢穴根本就没有防御可言,而且人马也不多,也就在五百人左右。就这样一点人马,而且还无险可守,要是换在大宋境内,恐怕早就被地方官府给剿平肃清了。可这里倒好,听同来之

    人提及,这支南山盗在顺军城境内已为祸多年,也不知是因为找不到他们,还是因为其他缘故,居然就让细封氏对此睁只眼闭只眼。

    这些东西孙途也就随意那么一想,等对方接近上来后,他也催马迎上,不待对方开口,他已先一步喝问道:“我细封氏的人可有损伤?”

    那名模样凶蛮的壮汉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口道:“人都还活着……”而后才有些醒过味来,把眼一瞪,喝道:“今日这里做主的可不是你们,金子呢?”

    孙途这才轻轻一笑,摆了下手,便有一个骑兵上前两步,将背在身上的一个皮囊解开亮了出来,那里头金灿灿的,正是满囊的金锭,看这数量确实有好几百两之多。

    此时一抹阳光正好照在那囊中金子上,反射出道道金光,直晃得对面几名马匪两眼发花,同时也让他们都露出了贪婪的表情来。当下,为首者便急声叫道:“快把金子拿过来,不然我们这就把人都给杀了!”

    “那可不成。金子你们已经看到了,可我们要的人和货却还不曾见到呢,此时我怎敢把金子就这么交给你们?”孙途却把头一摇,随着他手一摆间,那骑兵已迅速提着皮囊勒马往后撤去。

    “你……”众马匪顿时恼火起来,一个个全都恨恨地盯着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来抢夺一般。但这时,孙途身后那些护卫已经迅速亮出了弓箭和弯刀来,这让对方不敢立刻发难,只能由那为首者恨声道:“好,我这就把货物和人给你送来,你可别耍花样,不然……”说着,他一个手势打出,便有人抬手射出了一支响箭。

    片刻后,前方山谷里又是一阵人马乱动,随即孙途他们就看到有数十辆车和百来人在两百来名手持兵器的马贼押送下走上前来。等他们走近一些,众人终于可以看清楚那车上确实装满了各种布匹、盐包等货物,至于那些俘虏,则个个都神色凄惶,眼尖的孙途更是一眼就找到了身处其中的皇甫端。

    直到见其安然无恙,孙途才稍稍松了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很快,这些人和货物就都来到了跟前,然后被马贼给拦停下来,为首之人这才盯着孙途他们道:“你们把金子交出来,货物和人都可以带走!”

    孙途却不忙着照做,只是看着这些马贼道:“你们可知道这次抢的是顺军城的货物吗?你们就不怕事后被军队围剿?我以为此时你们收手还来得及……”

    “废什么话!快把金子交过来!要是我们会怕顺军城的人,就不会在这里劫掠数年了!”为首者很不耐烦地又喝了一声。

    此时,孙途的目光突然就越过了这些被黄金迷了眼的马贼,望向他们身后的那处看似平静的山谷,嘴角微微一翘才道:“那你可不要后悔!”然后才示意那名骑兵将那装满了金子的皮囊送过去。这让对面的那些马贼顿时露出兴奋与贪婪的表情来,混不知剧变将至……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