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恐怖悬疑 > 青鸟异闻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个逼装得就很有点水准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个逼装得就很有点水准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刚刚是不是想到而向迟?”兰陵突然就问道。

    古青鸟矢口否认:“我没有!”

    兰陵看着她的样子,突然就笑了,笑得很开心,说道:“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吃醋的,你想要回去看看,那天抽空就去一趟,或者你不愿意一个人去,我陪着你去也可以,不过得等我稍微有空一点了,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因为临近年关,而且之前我出去的时间太长,也积压下来了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一下。”

    古青鸟点点头,轻声应了下来。

    齐炎最近感觉十分的不顺,自从上次兰朔对他说,将来要承担下逢城的担子之后,她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想要让自己继承逢城护持的职位,现在又被上一任的镇守给亲自点了名,那自己想要脱离这个世界的想法,根本痴心妄想了,所以干脆他就努力了一半,想要做一个好的玄门认识2,做一个好的护持,给他们看看,然后打着注意好好干几年,等尚未了额之后,快点培养出来一个继承人,之后自己就可以继续逍遥了。结果没想到,刚开始认真起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来到逢城的投资商,名字叫做李海诚,今年五十三四,也算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商人。李海诚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个码头抗包的工人,为了养活家里人东奔西走,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多赚点钱,他就私下里做一些小麦苗。那个时候,从外地来的一个人,有个卖皮鞋的到了他们的村子里面,很多人都被忽悠着买了他的皮鞋,其实这些皮鞋都是那些小作坊的劣质货色,但是村子里的人没有见过世面,以为是好东西,所以纷纷掏钱买了皮鞋,还以为他们得到了多大的便宜,但是水也没有想过,这些皮鞋如果是好东西,那么为什么他们会拿到村子里来卖,而不是摆在奢饰品的柜台上面。但是李海诚想到了,他找到了这个人,想要入伙,然后他们合伙做了很多的生意,这个外地的小商贩很有头脑,也很有门路,他认识很多的后门,也认识很多的供货商,就这样他们在码头上做了很多的买卖,包括劣质香烟、牙膏、牙刷、脸盆、毛巾等日用品之类的产品,当然都是小作坊的产品,质量虽然不能够保证,但是价钱相对要低廉一些,所以相当受到码头工人的好评,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占了便宜。但是后来,李海诚的这个合伙人,野心实在是太大了,觉得这样薄利多销实在是有些太慢了一点,虽然人数多,但是一天也赚不到多少钱,于是他就弄来了一批更加劣质的毛巾产品,然后送到了李海诚的手里,李海诚不疑有他,还以为是以前的产品,所以就卖给了工人们,没过多久,工人们就产生了皮肤病,病得很厉害,很多人都因此而矿工,花费了好多钱去治疗,然后就有人知道,是李海诚卖给他们的毛巾上面出了问题,他们找到李海诚说要赔钱,李海诚瞠目结舌,等到先要找自己的合伙人的时候,这个家伙早就听到了风声跑路了,再也找不到了,于是工人们就只有找李海诚要钱,李海诚私自倒卖东西的消息也传到了码头的上面,而那个年代的时候,是不允许个人是私自买卖商品的,这是大问题。所以李海诚不仅背上了巨额债务,还北码头开出,再也没有了工作。

    离开了码头的李海诚,承诺给工人们赔偿他们的损失,同时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险恶,之前跟着那个合伙人一起跑生意的时候,李海诚也认识了一些门路,当初都是那个人亲自去拿货的,但是现在那个人跑路了,供货商也少了一个出货渠道,李海诚找到供货商,正好解决了双方的大问题,于是他们一拍即合,开始了新的合作,李海诚是个老实人,就算是做生意他也不会偷奸耍滑,所以资本积累的很慢,基本上除了一家人的生活,一个月都省不了几个钱,而且剩下的这些钱也要全都拿出去还债,给那些工人们赔偿医药费,赔偿他们的损失。所以海城的生活相当的潦倒,依然还是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这样的情况下,李海诚的第二个儿子又出生了,生活变得更加的糟糕。一次去取货的时候,李海诚愁眉苦脸的样子被一个供货商老哥给看到了,这个供货商老哥,是一个小作坊的厂主,说是小作坊,其实就是在自己的家里面,找了几个女工一起赚外快,这些女工都是他老婆工厂里面的工友,因为想要多赚点钱,所以他们合伙高了这么一个小作坊出来,偷偷地生产东西,偷偷地拿出去卖。老哥看到李海诚的样子,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海诚老老实实地将生活的困难说给了老哥听,老哥一拍大腿,决定和李海诚干一个更大的事业。最近刚刚好,老哥的老家和他老婆的老家,也有好多人动了心思,想要多赚点钱,于是他们就打算将小作坊扩建,变成了地下的大作坊,但是变成了大作坊之后,生产出来的商品肯定不能够在本地卖,如果被本地的派出所发现大量的产品流入市场之后,肯定会被调查,如果查到他们的头上,到时候大家一起倒霉,但是老哥又要在这边组织小作坊生产,于是询问李海诚,有没有兴趣出去走走,把产品的订单,弄到外地去。也就是说,以后李海诚就是他们的销售经理了,不再继续那这东西挨家挨户的卖给别人,而是将东西批发给外地的那些和李海诚相似的小商贩。李海诚因为家里面实在是缺钱花,所以答应了老哥,说他试试。

    于是老哥开始组织大作坊,李海诚则带着他们的产品样品来到了外地,他到了临省的地界,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的李海诚,开始有些蒙圈了,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寻找想要找的小商贩。他在大城市里面带了好久,结果发现人家都不用这样的产品,还有好几次差点被举报,然后被人撵着跑,好在李海诚身强力壮的,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后来李海诚就学乖了,他学聪明了,学会了对别人说三份的真话,其他的全是假话,这样的情况下,很少就有人能够看得出他的真实意图,于是李海诚不断试探着,结果发现大城市根本就没有前途。于是他想到了当初自己的那个合伙人找到的自己的时候,就开始意识到,真正的小商贩,都不是再这样的大城市里面的,而是在那些小城市或者乡村里面,因为这样的地方才有广大的市场,也有比较宽松的环境,人们对于劣质产品的接受能力也很强大。于是李海诚再次从大城市到了小城市,然后又从小城市到了乡村。但是因为他是外地人的原因,他们没有当地的市场基础,所以李海诚的推销过程非常艰辛,很多的小商贩都是从当地拿货的,根本就不想从外地拿货,也不相信李海诚的那一番言论,他们相信外地人都是坑人的骗子,李海诚举步维艰,一个多月了只找到了一两个愿意合作的人。如果就这样回到家里面去,恐怕就会让大作坊的老哥失望了,他们的大作坊理想也会彻底崩塌,于是她有些不敢的继续在这个地方寻找着商机,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李海诚看到自己那个合伙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呆住了,然后第二反应就是追了过去。那个倒霉催的家伙也看到了李海诚,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就是当初被自己坑了的那个家伙,因为李海诚现在的样貌变了,不在码头干活之后,李海诚改头换面,为了买东西好好地捯饬了自己的形象,所以乍一看的情况下根本就认不出来,但是看到李海诚怨愤的目光,他就开始明白了什么,这个人骗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靠着这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被自己坑过的人,然后一边跑,一边回忆着,就想起了李海诚。结果李海诚是劳工出身,身体素质不知道比这个家伙强出了几条街,没过多久就将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摁在了地上摩擦,他大声求饶着,李李海诚将她打了一顿之后,想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如果说真要把这个家伙送到派出所,那当年他们的事情,还有现在李海诚正在做的事情就全都回曝光,如果不让这个家伙赔偿自己的损失,那自己的心里也咽不下这一口气。似乎看出了李海诚的想法,这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家伙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得出来,李海诚是在这个地方寻找合作伙伴,于是他提出,由自己来带着李海诚去见这里的小商贩,因为他经验丰富,而且在这个地方也已经混熟了,认识的人多而且也有门路,所以李海诚想了想,决定答应他这个请求。当然,李海诚是不可能完全相信他的,所以时时刻刻都在盯着他,你搞得他神经兮兮的,一再保证自己不会在这方面坑害李海诚,然后他们就走访了很多的地方。这个家伙果然是个老油条,李海诚也不是当初的傻蛋了,他跟着这个家伙的过程中,见识了很多的人,学到了很多的技巧,知道怎么谈才能够让对方对自己的产品感兴趣,怎么谈才能够让自己得到的利益更多,也学到了许许多多应付那些更加厉害的人的手段,如何趋利避害,如何钻空子,如何躲过审查,于是生意就这样谈成了,李海诚按照约定将这个家伙放走,然后带着大笔的订单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将订单交给了老哥,老哥大喜过望,当天晚上两个人好好喝了一顿,第二天大作坊就开始开工了。

    从此之后,李海诚就开始了自己的地下销售事业。没过多久,码头工人就得到了李海诚的赔偿,而且当初生病的那些人,李李海诚还多给了一些钱作为当初的道歉,他们都非常好奇,李海诚到底是做了什么发了大财,但是当时那个世道,做小买卖被人查处是要坐牢的,所以李海成也就什么都不说,只是告诉他们自己有了钱就完事儿了。李海诚的第二个儿子得到了很好的生活条件,大儿子也有钱买书看了,李海诚觉自己现在已经非常的满足了。但是大作坊的老哥并不满足,老哥觉得自己应该赚到更多的钱,他想要小洋楼,想要吃肉,想要穿外国的名牌衣服,想要带手表,还想要电视冰箱洗衣机,所以他想要将工厂扩大到一种匪夷所思的规模。李海诚心惊胆战,他告诉老哥,他们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生产许可,偷偷生产就已经非常小心了,如果再继续张扬下去,连带着他们这些人都要遭殃。但是老哥告诉他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算是将来被查到了,到时候他们也可以趁着铺子摊开那么大,他们调查的时候查的太慢,趁机就跑路就行了。李海诚觉得还是不靠谱,想要稳扎稳打,结果老哥就问他,大家兄弟一场的,当初你家里困难是我帮了你,现在大家都想要发财,你到底帮不帮我?李海诚还能说什么?他虽然已经学的不老实了,但是知恩图报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于是他答应了老哥的要求,再去其他的三个省跑订单,而老哥则在不同的城市里面找到了不同的关系,让其他的女工像自己家里这样,弄了好几个大作坊,然后生产各种各样的劣质日用品。李海诚不负众望,从其他的三个省里面都签下了好多的订单,然后送到了老哥的手里,产品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到外地,然后钞票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他们到手里面,两个人也是按照当初说好的分成分开,大家一起赚钱,一起开心。但是李海诚依然是提心吊胆,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在走钢丝,而且还是一条越来越细,根本就看不到尽头的钢丝。

    李海诚跟家里面说了情况,妻子也是有些担心,他们想要过上好日子,但是不想要这样危险的好日子,于是妻子找到了自己的弟弟,那个在当一个国营工厂当一个主任的弟弟,这个弟弟非常哟经济头脑,对于实际上的经济政策和国家的变动也非常的了解,在听到姐夫这个情况之后,他马上就让姐夫抽手,因为最近上面可能要严厉查处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个清查本来就是为了将来彻底打开经济局面开始的,首先将市场全都清理干净,然后开始开放正常的营业,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于是李海诚找到了老哥,想要让老哥就此收手,等待时机。但是老哥对于李海诚的说法嗤之以鼻,他们都觉得,国家政策一百年都不会变,他们的社会形态是这样的,他们的国情是这样的,所以情况依然还会一直持续下去。李海诚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在外面跑了很多的地方,对于现在的情况要比别人了解的更多,老哥的想法显然是错误的,如果是几年前,可能他也会这么想,但是现在,他的心里明白,小舅子说的才是正确的,于是他两次三番的劝说老哥,但是老哥依然还是不同意,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个人一边喝酒谈心,一边说起这件事情,李海诚一再坚持,但是老哥还是不同意,两个人大吵了一架,第二天的时候,李海诚就决定和老哥分开干。李海诚将自己手里的出货渠道交给了老哥的另一个亲戚,然后拿着自己应得的那一大笔钱回到了家里面,将这些钱藏起来,李海诚等待时机的到来。

    果然,没过多久之后,老哥就歇菜了。没有了李海诚的帮助,外地的那些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们的新供货商,这些小商贩很实际,他们根本就不认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作坊的人,他们只知道,当初给自己说下那些订单的人是李海诚,而他们一个不是正规工厂,一个不是正规分销商,没有合同只有口头协议,所以他们只知道跟他们大成协议的人是李海诚,换了新人之后,他们就开始怀疑,你还是不是当初那个作坊的人?他们又不能追到外地去查看你到底是不是从老地方拿货,何况他们也不知道老地方是哪,所以新人一上来,出货量就少了一大半,很多的小商贩都拒绝再和他们继续合作,毕竟他们也都只是一些像当初的李海诚那样的小人物,利润相当少,而且好多人也都被骗过,所以但凡有一点风险的味道,他们就会抽身而退。老哥愁眉不展,想要将李海诚找回来,但是李海诚根本就没打算在重出江湖,一心想要等待时机。结果没过多久,老哥在外地的一个大作坊果然被人查出来了,而且现实很残酷,他们也并没有像老哥当初说得那样,因为铺子摊得非常的大,调查起来很缓慢。就在老哥收到风声刚昂准备要跑路的时候,调查的人就到了他的门口将他给抓了进去。

    李海诚心惊肉跳,庆幸着自己抽身即时,看到老哥的下场,李海诚的心里庆幸着,同时也在等待着小舅子所说的时代的到来。于是在小舅子的指导下,李海诚开始了自己创业之旅,先是和国家的企业合作,然后谈开了铺子,李海诚的眼界开始更广了,从大企业的手里接受了委托之后,李海诚开始和各方面的人呢进行会面核谈判,在这个时候,在外面跑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新手,李海诚靠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踏实肯干的态度,取得了非常显眼的成就,企业将李海诚作为了自己的首要合作伙伴之一,有了企业帮助,李海诚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专门为了企业进行销售业务,后来甚至将生意坐到了海外,一步先步步先,李海诚先行一步拿下了代理权,然后又开办了公司,和外国人进行了洽谈,后来李海成趁着改革的东风将自己的企业做成了跨过的贸易公司,专门负责一些专业器械和日用品的销售业务,生意越做越大,但是李海诚稳扎稳打,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很多人在这个时候赚到了大钱,然后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结果被人坑的倾家荡产,或者是因为出了什么纰漏,被一撸到底。但是李海诚一直都是勤勤恳恳,不到三十多岁,就已经两鬓斑白。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李海诚的事业终于稳定二楼下来,变成了全国首屈一指的企业家之一,并且开始进入了投资领域,将自己的钱投资给各种各样的行业和地区,来进行多方面的合作,这一举动也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于是李海诚越来越厉害,钱越来越多,名声也越来越大。

    这一次李海诚来到逢城投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李海诚能够来到逢城,说明逢城已经具备了被李海诚看好的资本,在李海诚这样的商业大人手底下,能扔出去的钱越多,就意味着在李海诚的眼中,你这里的发展前景越好,所李海诚的投资到来,所带来的肯定是其他投资商的蜂拥而至,还有在全国上下的名声,所以说,逢城上面非常重视这一次的合作。但是越是重视,越是容易出现问题,好不容易都谈妥了,所有的东西都商量好了,这边的所有产业和地皮已经准备好要交付,就差李海诚把钱打过来,把人带过来,结果突然之间,李海诚就在逢城的地皮上面生了病,而且昏迷不醒,连大夫都不着调到底出了还说呢么事情。李海诚的儿子来到了逢城,希望能够带着李海诚回到他们那边治疗,但是逢城这边怎么可能答应?让李海诚回去治疗,那就意味着这一次的投资差不多就要泡汤了,李海诚虽然是个厉害人物,但是现在他企业也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儿子在管理,而且还有其他的股东,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对于李海诚的名声影响有多大,都在他们的风险预估之中,到时候他们还会兴安情愿的给逢城大钱吗?想想就觉得不可能,于是上面让大夫将李海诚的家人稳住,直接找到了齐炎的父亲,齐炎的父亲作为当地的护持,自然也是希望逢城越来越好,于是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马上就到了医院里米昂诶李海诚检查,结果发现是有人做了手脚,但是这种问题齐炎的父亲也没有见过,只是偶尔在一本古籍上面看到过,而且这本古籍还不是自己的,是当初齐炎拿着这个东西过来询问,他才知道的。当时他们父子两个也商量了很久,结果得到的结论是这个东西好像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解决,但是后来齐炎没有放弃,他因为护持的工作太多,也没有管,所以现在想到之后,有点期待齐炎是不是已经把之前那本书给研究透彻了,于是叫齐炎过来,同时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镇守,让兰陵心里有数。

    齐炎到了医院之后,就看到了李海诚。说实话对于齐炎来说,李海诚是个厉害人物,甚至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厉害,因为齐炎从心底里就没打算要继承护持的位置,也不是太向往玄门的人,要不是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而且天赋有非常的高,齐炎早就放弃了,结果天赋太好,放弃都放弃不了,所以只鞥呢这样下去。但是齐炎的心里还是藏着一个普通人的心,普通人最羡慕的是什么?当官的、有钱人、大明星,无非就是这几种而已,而有钱人,就是齐炎最羡慕的人之一,最向往的人之一,何况李海诚,是全国最有钱的那些人里面的一个,见到了李海诚,齐炎自然是激动万分。但是激动没有用,还是要先解决问题,齐炎查看了李海诚的身体之后,果然也发现了藏在李海诚身体里的那些东西。在那本古籍上,齐炎曾经看到过,上上个时代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的巫蛊之术,这种巫蛊之术利用诅咒和一些神鬼莫测的手段,隔着好远好远就能够诅咒别人,不过后来这种巫蛊之术在国内都销声匿迹,就只剩下南洋那边的传承,是上一个时代末位的孑余,在战乱的年代逃出去的,现在在南洋那边开枝散叶,好像还很兴盛的样子,对于国内的人来说,巫蛊之术依然还是一个过时的话题,但是现在李海诚身体里面的东西,还有表现出来的症状,都非常像书籍里面所记载着的巫蛊之术。首先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发病没有任何的前兆,除了昏迷和生命体征减弱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症状,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够有效唤醒,不是植物人,但是又不合常理的沉寂。最关键的是,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什么其他的有害物质,所以说,齐炎他们才会将这件事情定性为巫蛊之术造成的事件。

    但是对于巫蛊之术,在玄门当中的记载还是相当少的,大量的记载都是在汉到魏晋那一段时间,算是上上个末法时代之前的事情,所以典籍流逝的非常厉害,就算是有,一般也都是一些故事野史之类的记载,就算是齐炎手里的那一本,也算是孤本了,但是也依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只有一些相关信息的介绍,还有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而对于巫蛊之术的原理,还有具体的戒酒方法,根本就没有什么详细的说明。脸文字记载都没有找到,就更别说去寻找其他的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了,所以齐炎到现在还是很头大,因为在这边稍微了解巫蛊之术的,就只有自己而已,上面给的压力非常的大,所以他们很快地就决定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镇守兰陵,如果兰陵都解决不了,那么上面就没话可说了,毕竟兰陵作为逢城的镇守,兰家作为逢城的千年世家,兰陵和兰朔又是逢城的大商人,对于当地的意义也是非常大的,在选择外地投资还是选择兰家方面,上面的人心里会有杆秤,何况现在李海诚的病情也并非是简单的病情,他们也可以找点理由给自己台阶下,所以兰陵就带着古青鸟来到了医院里面。

    兰陵当然不是以镇守的身份来的,李海诚虽然也接触过玄门的人,但是就像苏清沐所说的一样,世俗的有钱人能够接触到的,都只是那些普通的玄门人士而已,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搞什么从而的高人,像兰朔和兰陵这样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们是成功的企业家,是优秀的人才,而不知道他们的身上还有这神奇的能力,所以兰陵以当地优秀青年企业家的身份,以兰朔的儿子的身份,以兰家继承人的身份来看望李海诚,还是非常合理的,李海诚的儿子也很亲切的接待了兰陵,两个人竟然是平辈论交,虽然李海诚的儿子比兰陵还大了十几岁的样子。古青鸟在身后看得很稀奇,然后跟着兰陵进入了李海诚的病房,就看到了这个经常在电视和新闻上面看到的老人,老人以前的照片和视频上都显得很精神,但是现在就不行了,躺在床上,身上连着各种的管子,看起来很憔悴的样子,脸上带着一些灰暗的气息。古青鸟看着兰陵和李海诚的儿子交谈,自然是会意,将身体里的能量灌注到了双眼当中,看向额了李海诚的身上,结果就吓了一跳,反映最多大内容来自于心眼的反馈,心眼看到了李海诚的灵魂,灵魂体摇曳不定,就好像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在灵魂的wài wéi环绕着三个带着黑色烟雾的骷髅头,显得非常诡异。而破妄之瞳的能力,则让古青鸟看到了有关李海诚的一些信息,大量的信息反馈回来,让古青鸟了解了李海诚生平事迹的的同时,也知道了李海诚身体里面的这三个骷髅头到底是从何而来。

    原来这三个骷髅头确实是巫蛊之术当中的一种,这种邪恶的东西,是将刚出生三个月大的婴儿杀死,将头颅很身体放在不同的容器当中,头颅放在阴气极盛的地方进行培养,而身体则葬在一个恶地里面,让婴儿的灵魂不得安生,然后用阴气将婴儿的头颅培养成杀人的东西,这种东西类似于恶鬼,又好像是法器,介于两者之间,然后就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只需要得到被害人身上掉一些东西,让这些培养出的鬼人头获得了对方的生命气息,鬼人头就会不远万里来到这个人的身边,然后进入她的身体里面,首先将他的灵魂彻底和外界隔绝起来,就造成了昏迷的现象,怎么教都叫不醒,因为他的灵魂根本就接收不到外面的刺激。然后,鬼人头就会将被害人的灵魂给一点点的蚕食掉,这种蚕食的速度,取决于被害人的灵魂强度以及鬼人头炼制的成功度,现在看来,在李海诚身体里面的这三个鬼人头,已经算是相当成功的巫蛊之术成果了,所以李海诚的身体还在不断地虚弱下来,等到灵魂全部被吞噬干净之后,就是李海诚丧命的时候。但是古青鸟也还注意到,鬼人头这么厉害,应该早就吞噬干净了李海诚的灵魂,但是鬼人头的行动似乎受到了什么限制,所以一直都没有伤害带李海诚的灵魂根本,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李海诚在逢城投资,但是也不想要让国内的玄门人士太过在意,所以决定先保住李海诚的性命。明白了之后,古青鸟就给兰陵使了一个眼色,兰陵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然后跟李海诚的儿子道了别之后,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之后,兰陵他们就见到了齐炎和齐炎的父亲,他们两个正式心急如焚,看到兰陵他们走出来,于是带着他们去了一件会议室里面,会议室里面那个去找兰陵的小官员也在,还有一个地位更高的官员,古青鸟隐约记得在学校的参观典礼上面看到过,于是跟在了兰陵的身后,没有多说话。他么都是打了一个招呼,兰陵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恭敬的意思,不过想想也是,兰陵的身份和成就,将来甚至都可能成神,对于这种世俗的官员怎么可能有什么敬畏之心?官员也是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似乎也很习惯,直接就问道:“看出来了什么?到底有诶有办法解决?李海诚的儿子明天就打算带着李海诚回家了。”

    兰陵点点头说道:“确实是巫蛊之术,但是具体是什么法术,我自己也看不出来。”

    “那怎么办?”屋子里的人都是着急起来。

    兰陵却笑道:“我看不出来,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出来。”

    说着,兰陵就看向额了古青鸟。说实话古青鸟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官还有点紧张地,但是看到对方听到兰陵的话之后都是惊喜异常的看向额了自己,于是就鼓起勇气解释说道:“李海诚身上的巫蛊之术,名字叫做鬼人头,原理就是利用一种神奇的方式,将刚出生三个月大的婴儿杀掉,然后人头和身体分开来装在不同的陶瓮里,人头埋在阴气极盛的地方进行培养,而身体则葬在一块恶地里面,让婴儿的灵魂永世不得安宁,得不到投胎转世。然后就可以利用阴气和婴儿的人头来培养出一种类似于恶鬼的法器,这种法器没有实际的物质形态,但是总体来说看就像是一个恶鬼的头一样,所以叫做鬼人头。鬼人头的工作原理,就是进入到人的身体里面,先将身体和灵魂分开,然后隔断灵魂对外界的感知,也就是说,李海诚现在其实是醒着的,但是他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感觉也没有了,外界刺激没有用,但是她应该能够感受到自己在一片黑暗当中,然后越来越虚弱。因为鬼人头会吞食灵魂的力量,渐渐地让人死去。”

    两个官员大吃一惊,如果真的让李海诚死在逢城,那这个梁子就结大了,以后还有谁愿意来逢城投资?

    但是古青鸟又继续说:“如果真的想要李海诚死的话,恐怕他在中这个术法的当天晚上就没命了,所以根本上来说,施法的人肯定是不想然跟李海诚死的,或者将来他们回到家之后就会好转过来,或者是有人会突然出手,假装把李海诚治好,总之鬼人头的效果被人限制住了,对方的目的其实久石让李海诚离开,这个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是不太懂的,我觉得你们应该可以调查一下,李海诚来这里投资,到底对谁的伤害最大,那么他们就可能是下手的人。”

    “那现在怎么办?”齐炎问道。

    古青鸟看向了兰陵,同样问道:“所以现在怎么办?”

    兰陵笑着说道:“既然知道了鬼人头的工作原理和基本性质,就好办了,我们只需要将鬼人头从李海诚的身体里给拿走就行了,但是毕竟涉及到了灵魂方面的事情,我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我,晚上的时候我在过来,到时候我会将鬼人头彻底从李海诚的身体里拿出来,应该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齐炎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你知道怎么解开巫蛊之术?”

    “怎么解开巫蛊之术我是不知道,但是万法想通,大道至简,至于到底是什么流派,其实都可以不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