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58总不能是不满意(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58总不能是不满意(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郁初北直觉反应是,你是不是上错床了?你是不是眼花?你不是冷淡吗?你的房间在对面?!

    顾君之闭上眼,薄毯工整的盖在他身上,一丝褶皱都没有,整个人犹如刻板的教科书,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呼吸,半夜看到了还有毛骨悚然的效果!

    郁初北转过头,烦躁的打开吹风机,开到最大!在风速中含蓄不清的开口道:“我告诉你!在这里睡是要献身的!你确定你要在这里睡!我可跟你说了,你别后悔!你不走我就当你同意了!”什么事,要跟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还要经过男朋友的同意。

    郁初北不想吹了,将吹风机拔下!想起自己根本还没有洗澡,更烦了,拽过毛巾,转身去了浴室!

    *

    半个小时后。

    郁初北站在床边,目光灼灼的看着‘熟睡’的顾君之:“诶——”

    床上静悄悄的,房间里也静悄悄的。

    “诶——”

    床上静悄悄的,房间里依旧静悄悄的。

    郁初北不想搭理他,但想想,自己都撩失败了,他为什么还要凑过来,回你的房间睡不是更好吗?

    就这么离不开自己?这种自恋的想法就是想想,人既然再来,她当然想报刚刚被赶出来的仇:“你睡了吗……”郁初北声音温柔,带着一丝撩人的沙哑……

    房间里静悄悄的。

    郁初北翻个白眼,却立即神色如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长长的睫毛密集的覆盖在他眼睑上,长长的一片,他肌肤细腻,出手温柔,眉毛浓黑,鼻子尤其好看,唇色浓淡事宜,笑的时候有浅浅的酒窝。

    即便此刻少了心灵的窗户像样板人一样躺在那里,也是难得漂亮的样板美人,看着便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心生向往:“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吧……”

    床上静悄悄的。

    “我可是说了,那我就要办到。”是你挑衅在先的懂吗!拥有过整片紫禁城的大哥!

    郁初北见他依旧不动,快速脱了上衣,掀开他的毯子……

    顾君之快速伸出手,握住毯子的一角,紧紧一个动作,不等她扑下来!毯子又工整的回到他身上!一丝褶皱都没有!

    郁初北无语!更多的是郁闷!怎么做到的,神功吗?干了多少年保洁总结出的经验?这个不是重点,重点现在开始——

    郁初北直接扑上去……

    蜻蜓落在花苞上……

    粉白的花苞在晚霞中迎着潺潺的月色,娇俏的屹立在翠绿的枝头,犹如羞涩的少年,不动,不听,不想。

    蜻蜓震动着翅膀,飞起落下,掀起一阵轻风。

    风吹过花苞,缓缓地抚过它为舒展的花瓣、花苞上的露水、托住露水的碧叶,露水受到重压缓缓滚下,滚入池塘中,引起一阵涟漪,但花苞依旧停在指头,不动、不听、不想。

    五分钟后。

    郁初北从他身上下来,转过身,瞬间蒙上毯子,自己睡在左半天。

    可睡了没一分钟,想想今天的日子,和他不能长久停药的话,郁初北瞬间坐起来,看向他:“你不动就不动了我也不是非让你动,但你也稍微配合一下,我和君之的时间很宝贵,想要一个孩子,一次都没有成功……”顾君之半真半假开始抽噎:“我也不是要逼你,可是你也知道,停药时间长了不好,你也希望他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吧,你就是不喜欢我,要给为他想想是不是,我也不容易……”

    床上静悄悄的。

    郁初北收回不存在的眼泪,软硬不吃:“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半个小时后。

    郁初北气喘吁吁的从他那边下来,没成功,瘫在床上,好累,前面的豪言壮语当她没说,今天不想孩子的事了,她要休息……

    花开需要的养分太过浓郁,你还是别开了,精华什么的留着你自己吃吧:“晚安……”郁初北手指颤抖的揪过毯子,睡觉。

    ……

    夜静悄悄的,顾君之见她睡了,不易察觉的松口气,侧过身,盖上被子,也睡了……

    ……

    晨光落下,弱小的手机铃声响起。

    郁初北从毯子里伸出手按了手机铃,又躺了一会,才伸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挠挠头,下意识的看向睡在一旁的男人:“诶,起床了。”下床准备洗涑。

    郁初北猛然想起什么,看向他!

    顾君之瞬间从鼓起的杂乱薄毯里伸出胳膊,将她按回去,覆了上去……

    青草连天的草地上,不远处的血河慢慢的流淌,蝴蝶张开翅膀停在一株枝杈诡异的树上。

    白衣少年站在座椅前望着不断流逝的河水,伸出手,看着指间,等了很久,手中没有任何变化。

    不行?

    白衣少年茫然放下手指,看着不远处重新开始飞起的蝴蝶,看向残破的少年,他半吊在树上,随着风悠闲的晃动。

    他明明如半截少年一样,走了一遍,竟然没有用?难道结症不是他的生活方式?

    突然丝丝缕缕的金光从树洞处蔓延出来,洒在树洞周围的草地上,地上的小草探出头,开始疯狂滋长,光化作金沙,随着风一起从树洞范围内飘出,洒向整片空间。

    在树洞的周围,一株小树在发芽滋长……

    平日奔腾的血河,渐渐静谧,鼓起的血泡一点点减少……蝴蝶跃起,向有光的地方飞去……

    光影环绕,飞过白衣少年手边,白衣少年接过光,光影穿透他的手掌,穿透,飘远。

    白衣少年重新抽取一缕半截少年的神识,激动、亢奋、慵懒……

    白衣少年松开手,面色平静,看不出不同点在哪里,他也做了,虽然她看起来不太满意,却没有任何改变。可能错在了心境上……总不能错在她不满意。

    白衣少年抬步向那片隐隐只能看到轮廓的山峰走不,一夕间消失在这片大地。

    ……

    郁初北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喜欢自己家的小君之,连他早上破例,都没有太生气。

    她的小君之回来了!她的小宝贝果然还是最粘她。

    看看多可爱,看人的样子多温柔,让人融化到骨头里了。

    郁初北拽上他向外走:“不做饭了,找易朗月吃点,快迟到了。”

    十分钟,郁初北已经收拾整齐,容光焕发的出现在小区楼上,脖子上戴着一条珍珠项链,手腕上一枚通透玉镯,头发梳了半边编起来,身上穿着今夏复古新装,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漂亮有气质。

    ……

    “郁经理早。”

    “早。”

    赵英呆呆的咬到手指头,不自觉的看向秦姐:这……是初北……

    容光焕发,肌肤充满光泽,笑盈盈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秦姐还看着郁初北,手里的茶叶蛋都忘了吃,直到她进了办公室才回过神来。

    两人同时向副经理办公室冲去:“你这条裙子哪里买的真好看?”

    赵英也惊叹:“谁家的,我也买一件,刺绣做的真精致,很多家卖复古系列做的不伦不类,可你这件真好看,更时尚,咦?你带了镯子,什么时候买的,没见过啊。”

    秦姐闻言也看了过去:“这枚手镯挺润,有年头了吧,你又不经常养,从哪买的,质地这么好?”说完又研究她的裙子,能在复古系列里一眼看出时尚的,她还是第一次见,非常好看。

    赵英不懂什么是‘润养’,刚才就是觉得好看,随便一说,见秦姐说的头头是道,抬起郁初北的手看了一眼,还是看不出什么:“多少钱,很贵吧?”

    秦姐惦记着衣服:“衣服先给个链接地址,这做工和设计没有一千肯定那不下来。”

    郁初北包还半挂在胳膊上,人已经完全被秦姐和赵姐揪住了:“两位姐,先饶了我,让我喘口气行吗?”

    “不行,你不重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