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什么活的平庸小调 > 第六十四章 得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四章 得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可可,你真以为工作中仅仅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做到最好就万事大吉了?”于晓銮一副看孩子的眼神。

    “不然呢?我还要费心去照顾那些不乖的宝宝们的心情吗?我总不能关注别人的手、脚、还有嘴吧!就像陈列,咱们总不能每次他约老秦出来的时候,都像今天这样跟着吧!”白可可也不觉得于晓銮在工作之外钻营的方法是对的,自己工作已经忙的够焦头烂额了,还要再去考虑那些小人行径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有能力谁是害群之马,难道还要去自己表白吗?公司就是一个大的赛场,有能力的就上,没有能力的,影响公司发展的人就应该会慢慢被公司放弃掉,淘汰掉!难道光拍马屁,打小报告就能升职加薪吗?”

    “你也太理想化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是他们没有决策权,害群之马不需要蒙蔽所有群众的眼睛,他们只要让自己想要表现的东西给那几个领导看一下就可以了!”于晓銮真是恨铁不成钢,白可可平时挺灵透的小姑娘,怎么今天这么轴。

    “一个能建立、经营优质企业的领导,并且是从基层干起来的领导,自己的员工是什么样子自己就一点数都没有吗?”白可可觉得,秦枫莎有时候会少根筋但是不至于会犯傻,一天不知道,难道十天、两个月,半年甚至一年还看不出来一个人的本质吗?再说谢总和赵总也都不是那种大条的人,总不会是傻子吧!

    “他们是真没数!他们整天看见的和考虑的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东西,他们就算是不想片面的看问题,但是他们不一定能看到事实事件的本来面目!有些人就是很能装!而且咱们这种人就是会输的很惨!”于晓銮其实也不是没有吃过类似的亏。为什么会这么小心的维系自己和老秦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小心翼翼尽量的做到不出任何纰漏,就是要保证自己的工作能够尽量的不犯错。她珍惜这次工作的机会,也看好公司的发展,所以她才会用心思,用手段。“白可可,我明白和你说,如果你总是我行我素,是可能会得罪人的!”

    “我做事坦荡荡的,都是凭良心,能得罪的也就是个小人!”白可可很是看不上那些小人行径。之前自己的饭店里还是真的有想要搞小动作的人,不过她都婉言辞退了,她的环境里不需要那么多的小心眼儿。如今这个个公司,她也会严格把关人力资源。

    “你真是,今天怎么这么轴?”于晓銮很无语。“蒋勤正,你赶紧的,帮我说说她!”

    本来蒋勤正就有话想说,可是想到他们之间只有两面之缘的交情,就凭白可可和于晓銮的关系,她们聊着天的时候,好像自己也不是很有立场开口,此刻于晓銮主动要求他开口,他就当仁不让了。“白经理!说句话,你别不爱听,这个企业里的事情呀,还真就没有那么多黑白分明的时候,有时候宁愿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可是话说回来,君子不一定好找,但是小人可能比较容易遇到。”

    “哎!就是这个话,很在理儿!我就是这个意思。白可可,你今天其实就挺冒险的,你和陈列那样的人应该是能不起矛盾就不起矛盾的。宁愿违心的和他嘻嘻哈哈,也不要和他正面冲突,他那种人可能真的一点忙都帮不上,但是他要是想要害你一下,那你就是防不胜防!”于晓銮说的很正式,按她的个性,她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同事之间的交情也好,矛盾也罢,只要不会影响到她,她实在是懒得管,可是白可可这个姑娘,做事儿麻利,为人也公正,算是心比较正的人,和她合作总比以后万一真的换个不着调又喜欢搞事情的人来合作好。再说,当朋友看缘分,现在的白可可,于晓銮看着顺眼。

    虽然白可可的情绪有点小激动,但是她知道于晓銮说的话在情在理,也就是真心拿她当朋友了,才说的这么直白这么语重心长。自己要是再拧巴着聊,就有点儿不识趣了。于是她叹了口气,缓和了口气。“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我好!最近可能工作压力大,神经崩的有点紧。所以做事情有点欠考虑!不过要是再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要用同样的处理办法!脾气有点儿犟,劲儿上来了,有点儿不好控制!”

    “谁说的?你今天就控制的很好!陈列那样的人,本来就是要给他点警告他才会收敛的那种,你一味得顺着他,他才会蹬鼻子上脸呢!不过我就是想提醒你,今天这种处理方法就已经够火候了,以后不要做得太生硬!要圆滑一点,但是要防备他!”于晓銮也觉得自己之前说的有点夸张,其实今天白可可基本上也都处理的到位了。“你看看他今天那个见谁都想踩一脚的样子,不就是想要在谢总和秦总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吗?”

    “我觉得,他这种人,不见得是有本事拿回业绩来的优质销售!我看着渠道部里,随便拿出一位来,都是比他要强上一大截的人!”白可可是一点儿都不看好这个嘴巴巨夸张的陈列同志。

    “起码人家那几个,思维正常!”白可可觉得,自己和陈列这种人,思维根本就搭不上。

    其实,白可可不知道的是,在今天的此时此刻,不光白可可和于晓銮在讨论陈列同志,某快捷酒店里,还有三个人在讨论者类似的话题。

    “你们说,那个叫陈列的大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啥意思,就是显摆自己能呗!”

    “我怎么觉得,他有什么事儿似的?感觉看谁不顺眼呢!是不是和那个叫白可可的小姑娘有矛盾?”

    “不是吧!听那口气他们俩之前也不认识,不认识有什么矛盾?”

    “人家可可不是说了吗?哎呀!陈老师的事儿!不开电话,结果白可可联系不上他了,加班给他打电话,他还嫌人家口气不好!哎呀我去,给他打电话就不错了?让我就直接给他发个短信,爱看不看,爱来不来!”

    “人家小姑娘先给他道歉了,喝了酒,一口闷了!”

    “要我说,那个姓陈的,还不如人家一小姑娘呢!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男人。”

    “还翘兰花指!”某人还学了兰花指的样子。

    “我说,我看这个陈老师可不咋顺眼?咱们要不整他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