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清泉剑神 > 第七十五章 装扮成大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五章 装扮成大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接着说,挨个说,如有半点假话,后果你们也知道。”聂飞转动了一下手中的飞镖。

    这个家奴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从刚开始坐山匪,到现如今跟着麻子脸以做生意的幌子,继续做着打家劫舍类似强盗的勾当,说了整整一个时辰,直说的口干舌燥。

    聂飞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年龄二十六七左右,长相也是文质彬彬的,再搭配上衣服,就好像一个教书先生,如果不说,还真不会让人相信,他就是山匪,一个手里背负着二十几条人命的杀入狂魔。

    “很好,我最近准备组织一只山匪的队伍,实力越强,罪恶越大越好,总共十个名额,没有进入名额的,死!”

    听到聂飞这么一说,这些山匪的心思就动起来了,原本他们以为他们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够坏的人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比他们还坏,要组织罪残忍的队伍,为了存活,他们开始将自己最丑恶的行径大说特说起来。

    当然也有的故意胡编乱造,但是当其中一个被同伙拆穿以后,聂飞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这下没人敢说谎了,只是如实讲述。

    中间的有几个察觉到情形不对,起身想逃跑,依然被聂飞毫不留情的杀死。

    三个时辰以后,天黑了,聂飞让三角眼去掌灯,接着继续审问,一个时辰以后,麻子脸的这些家奴全部讲述完毕。

    除了两个刚加入的十八岁的年轻人没有杀过人以外,在场的还活着的三十个山匪,每个人身上都背了两条人命。

    “很好。”

    聂飞缓缓的站起来,手中清泉宝剑缓缓出鞘,内力灌输于宝剑之上,一缕缕剑气在上面环绕。

    “唰唰唰。”清泉宝剑一抖,数十道剑气朝着下面的人全部射去。

    剑气所过之处,山匪无一不中剑倒地。

    即使是杀了不少人的三角眼看到这种情况,也吓得两腿一抖,尿了裤子。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聂飞问三角眼。

    “不,不,不知道。”三角眼嘴唇颤巍巍的说道。

    “带着这两个年轻人,变卖家产,兑换的钱去补偿那些被你们坑害的家庭,算是赎罪,你可以不做,也可以逃跑,后果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是,是是。”三角眼跪在地上砰砰的磕起头来。

    聂飞一招手,飞回来的黑炭落在他的肩膀上了。

    “找到了魔教的据点?”聂飞轻轻的抚摸着黑炭问道。

    黑炭点点头。

    “走。”

    “扑棱棱。”黑炭再次起飞。

    聂飞架起飞剑紧随而上。

    有了黑炭的领路,飞行了两个时辰,来到另外一座城市。

    到了一座很是气派的府邸,牌匾上一个大大的赵字,显然是赵府。

    聂飞想之前赵员外不就是姓赵?

    门外有专门的值守的,每个人扶着一把大刀,笔直的站立着。

    聂飞仔细观察一阵,这两个门卫的实力可不一般,后天后期的实力。

    这让聂飞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飞剑派现在已经有八个先天,值守的人员除了领头的以外,还真不可能让后天后期的高手来值守。

    “应该是这里没错。”聂飞确认了地方,并没有冒然进去,而是找了一家城边的客栈。

    “啊…客官那里来的。”老板打着哈欠,揉揉眼睛问道。

    聂飞心理嘀咕:“我住店,还需要汇报从哪里来的,这是打算干什么?”

    “东南方向,家中的侄子要结婚,千里迢迢的赶来参加喜筵,准备露宿一夜,明天就走。”聂飞随便编了一个谎言,此刻他带着假胡子,看年龄四十多岁。

    “奥,一两银子。”老板伸出两个指头说道。

    看着对方的言行不一致,聂飞并没有吭声,拿出一个五两的银子,直接递过去。

    老板一看,迷糊的状态清醒了几分,嘴里喃喃自语:“装什么有钱人,你手里不是有一两的,怎么给我这么大的,还得给你找零。”

    现在聂飞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他觉得这个老板脑子进屎了,他这是打算奖励给这个老板的。

    “不用找了。”聂飞说道。

    “哎,爷,爷,你真是我的爷,里边请。”老板的眼睛这回明亮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客人,大方,出手阔绰。

    聂飞鄙视这个老板,果然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被安排了房间以后,聂飞又吩咐老板弄了几个菜,犒劳了一下肚子和黑炭。

    吃过饭到头便睡。

    这一觉聂飞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他弄了一套算卦的行头,沿街走了起来。

    一边走,一边吆喝,算不准不要钱。

    说来也巧,在到了府邸跟前的时候,一个妇女来找聂飞算命。

    “大师俺老公最近每天晚上不回家,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没有!”聂飞回答的很干脆。

    “你咋知道,不准,俺可是不能不给钱。”妇女一听,觉得聂飞是骗人,什么也不问,就这么回答,未免太草率了。

    聂飞一听,哈哈一笑,把旗杆往地上一插,笑道:“帮个忙,把人吸引过来,我就告诉你。”

    “奥。”这个妇人不明白聂飞什么意思,直接次扯开嗓子大声的喊起来:“非礼!非礼!”

    她这一喊,立即就有人围了过来,而且人越来越多。

    “额”聂飞被这个妇人奇葩的方式搞的无言已对。

    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妇人一叉腰:“这是个骗子,我说我老公夜不归宿,外面有女人,他连算都不算说没有,你们说是不是骗子。”

    “肯定是啊。”

    “我看是。”

    “揍他。”

    看着激愤的吃瓜群众,聂飞双手抬起往下按了按说道:“大家安静,我给你们说说啊。”

    还别说,聂飞自带着一故气势,很快的鸦雀无声。

    “晚上不回家,回家的男人分以下几种,你们对号入座。”

    “天一黑就回家的男人,地位低,没有应酬,穷鬼,回去的晚的有应酬,自然是酒鬼,半夜回家的呢,绝对是外边有人了,色鬼,至于整夜或者后半夜回家的是赌鬼,认为我说的对的鼓掌。”

    聂飞刚说完以后,人群中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太准了,我是穷鬼,可是我很幸福。”

    “真准,我是酒鬼,不乱搞。”

    “哈哈,老婆,听到了吧,我是赌鬼,也不乱搞。

    “啊…张三,你给老娘站住,我杀了你这个乱搞的额色鬼。”

    听着人群之中的热闹,聂飞微微一笑撇了一眼气派的赵府,从里面出来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